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妥协
    “什么女孩,你在说什么?”

    “哎呀,你赶紧打开微博吧,今天刚爆出的料,暮冬和一女孩在咱们小区被拍到疑似绯闻女友,你快看看吧。”电话那头的秋子急躁的嗓子都哑了。潇潇挂断电话后,果断打开微博,刚点开搜索,一行“何暮冬绯闻女友疑似曝光”的字眼立刻就浮现了出来,在标题后面还有一个黄框白底的热字。

    潇潇用红热的手指赶忙点开热点新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两张并不怎么清楚的照片,一张照片是何暮东陪着一个戴棒球的女孩走出酒店,另一张是在一小区里何暮冬抱着那个戴棒球帽的女孩,但这两张照片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何暮冬的正脸被拍的很容易辨认,可那个女孩相貌却模糊不清。

    “潇潇,做的怎么样啊。”潇潇听到背后语林的声音果断把手机摁成黑屏,“挺好的啊,真是谢谢你的帮助了。”说完后潇潇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语林豪爽的把手搭在潇潇的肩膀上,“姐们之间这算啥。”语林话音刚落就掏出手机打开微博,“潇潇,赶紧看看这个热点,现在公司所有的人都在关注这件事。”

    潇潇不用猜就知道语林所说的热点新闻是什么,潇潇拿过手机来假装认真的看着,看完后生气地说道:“真是的,这帮狗仔也真是闲的,明星也是人,人家就不能有点私生活啦,整天跟着人家屁股后面拍这拍那,跟偷窥狂似的。”

    “其实我对这种新闻也不感冒,我从来不喜欢八卦任何人,不管是平常人还是明星,人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权利。”语林翻了个白眼把手机收了起来,潇潇看着一脸不屑样子的语林,咬了咬嘴唇说道:“就是啊,但我感觉这样的新闻在咱们公司那群年轻女孩里肯定特受欢迎。”

    “谁让咱公司现在是涉及娱乐产业的呢,瑞丝集团的人脉广着呢,裁员后新进来的很多员工都是以前在知名的娱乐传媒公司效过力的,这不,整个公司上下都在关注这个热点呢,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已经在写公关文案了。”

    语林抱着手肘靠在墙上漠然的说道,“潇潇,你对这个叫何暮冬的男人了解吗,我只知道他之前好像是个作家,然后被影视公司发觉开始参演电影,抱歉,我对娱乐圈真的好长时间不关注了。”

    “我和你知道的其实差不多……语林,咱先不谈这些了,我饿了,咱们去吃日料吧。”潇潇拉着语林的手,“行啊,我知道附近有家特别好吃的日料店,正好一起去尝尝。”语林舔了一下嘴唇拉着潇潇的手就往公司门外走。

    在公司附近一日料店刚一落座,语林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菜单点起饭来,“我早就想吃这的鳗鱼饭了和抹茶铜锣烧了,可是一直没有人陪我来。”潇潇喝着柠檬水看着眼冒金光的语林说道:“这顿饭我请你,为了感谢你的雪中送炭,不过话说回来,那些东西你是从哪搞到的。”

    语林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日料可不便宜啊,你悠着点。”潇潇对着语林俏皮的一笑,便忐忑不安的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她想看一下那条新闻的最新进展情况,刚打开搜索栏,手机邮箱就显示收到了一封标题为“decideyourfate”邮件,潇潇迟疑了一会,就打开了这封有着诡异标题的邮件。

    邮件里的内容刚一呈现在潇潇眼前,她就感到浑身的鸡皮疙瘩起来了,面部的血液仿佛如尖针似的突刺着毛孔,她艰难的呼吸着。

    邮件里有三张照片,这三张照片里清晰的显现出一对举止暧昧的男女,照片里男孩女孩的面貌被拍的一清二楚,清楚到任何认识他(她)们的人都能一眼识别出他(她)们来,三张照片的下面有一段话:

    如果不想让这三张照片出现在网上,晚上七点来香山酒店322房间找我。

    不用想,这顿日料潇潇吃的胆战心惊的,语林也发现了,自从她点完餐,潇潇的眼神就明显充满了焦虑,吃寿司的时候潇潇也是吃一颗嚼很久,在嚼的过程中她的眼神也木然无神,吃完一盘金枪鱼寿司后,语林忍不住发问了:“潇潇,你是不是哪不舒服,我感觉你有点精神恍惚。”潇潇咳嗽了一下说道:“语林,我好像来那个了。”

    语林把筷子放下,“刚来吗,刚才还好好的呢,我给你要点红糖水去。”说完语林就急匆匆的去找服务员了,潇潇看着语林匆忙的背影,实在有点后悔,可她除了这点实在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了。

    等语林回来把热气腾腾的红糖水推到潇潇面前的时候,潇潇说:“语林,今天晚上不会加班吧。”语林拧着眉头:“应该不会,今天刚周一,加班也是从明天开始,再说了如果真加班,你就给你主管请个假,反正你身体不舒服,正好有请假的理由”

    正如语林所说的那样,各部门直到快下班到没收到加班的通知,今天笔试的成绩会在明天早上公布,所以很多员工在下班后便都各寻快活去了,语林也和她们部门的人唱k去了。

    潇潇在公司门口和同事们分别后便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香山酒店而去,在路上,潇潇不断在推测将要见到的那个人到底何方神圣,到底是什么样的娱记能如此神出鬼没的拍下那些照片,在下车前,潇潇不忘从包里掏出暮冬送的那个黑色口罩戴上。

    在侍者的带引下,潇潇站在了322房间门前,“可以了,您忙去吧,有需要的话我会叫您的。”在进去之前潇潇特意把侍者支走了,这种事情她可不想隔墙有耳。看着侍者走远,潇潇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潇潇,好久不见啊。”穿着褐色皮衣的女人满脸笑容的站起来主动向潇潇伸出手去,妆容精致的脸上显出魅人的笑靥。潇潇顿了一下,她退出房间重新看了一眼门牌号,当确认无误此房间就是322后,她把口罩摘下战兢的走进房间。

    “怎么是,是您呢。”潇潇随着对面的女人一同落座,她看到对方已经点好了玉盘珍羞摆在了圆桌上。

    “潇潇,你说咱俩这是什么缘分啊,上一次见面还是上个月的事呢……”说着那个女人就从桌底下拿出一块上面写有dior字母系着蝴蝶结的白色盒子,她把盒子推到潇潇面前,“这是为了感谢你百忙中给我雪中送炭的谢礼,请你收下。”

    “不用,不用,您客气了……”潇潇喉头抖动了一下,把白色礼盒推了回去,“上次走的比较急,我也不知道您叫什么。”

    “你叫我雨桐好了,雨滴的雨,梧桐的桐。”雨桐温柔的笑道。

    潇潇怎么也无法把面前这位优雅知性的女人与喜欢偷拍的狗仔联系到一起,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始正题,雨桐那波光荡漾的唯美瞳孔让潇潇无法去斗胆直视,她局促的在桌子底下撮着双手。

    “潇潇,你应该到现在都不相信那些照片是我拍的,更不相信是我发到网上并买的热搜……”雨桐交叉着双手用凌厉的眼神注视着潇潇,“但我得告诉你,

    ididallthis!”

    “为什么,雨桐,咱们俩无冤无仇,而且暮冬说你是他的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为什么……”潇潇望着雨桐那泄恨的薄笑,隐约的羞愧感冒入心头。

    “潇潇,你能告诉我上次你俩见面后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吗。”雨桐邪魅的微笑道,并顺手把一旁装满红酒的醒酒器提入怀中。

    “上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也很吃惊,真的,我还以为他身后得跟着一大批保镖啥的,他说赶紧让我上车,我就上去了,然后我俩就吃了个饭,他就送我回家了。”潇潇话音刚落,一杯红酒就呈现在面前。“再然后呢,他给你说什么了没。”雨桐左手扶着右臂,右手夹着酒杯的底座,微微的晃着。

    “他就问我工作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还问我最近有没有出去旅行的计划,就这些。”潇潇拿起酒杯把杯中酒全喝掉了,她是真的有点渴了,“那个,雨桐,你能再给我倒一杯吗,谢谢。”潇潇伸着胳膊把酒杯递给雨桐。“哈哈哈,潇潇,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暮冬喜欢你了,你真的是傻得可爱啊。”雨桐笑的花枝乱颤,她不得不给潇潇又到了一杯酒。

    “你说什么,雨桐,暮冬喜欢我,别闹了,暮冬他……”

    “要不为什么我会回国,要不为什么我会追他去上海,要不为什么我要偷拍你俩,你难道还不知道吗!”雨桐忽然蜕掉和善的面孔,她目露凶光的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摔,杯中的红酒倾洒在了结白的桌布上,殷红了一片。

    潇潇愣在了椅子上,她睁着惊恐的眼睛望着对面暴怒的雨桐,她实在想象不出之前还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雨桐会忽然如泼妇一般发火。“雨桐,你爱暮冬,是吗。”潇潇轻轻的探着头试探的问道。

    “你知道在上海他是怎么给我说的吗,他说,再见到你的那一刻,任何旧情都仿佛过眼云烟,他说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就有一种甜腻的幸福感……”雨桐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一饮而尽,“可你知道吗,当年在大学我见他的第一眼,也是那种感觉,那种只要他在你身边,就踏实的幸福感。”潇潇看着雨桐闭着眼一杯一杯的灌红酒,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化解当前的尴尬。

    “如果当时我家里不出那件事,我早就和他结婚生子,我从澳洲回来,我什么都不要了,就是为了他。”头脸熏红的雨桐已经有点口舌混沌了,她望着只剩空瓶的醒酒器,忽然给了自己一耳光,这一耳光也着实下了潇潇一跳。“所以,潇潇,请你离开他,你有可能说我自私,但爱情就是这样的。”

    “雨桐,你有可能错怪我了,虽然我和暮冬是发小,可我从来就没有幻想过跟他有过什么关系,我不会想也不敢想。”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卑微,潇潇低下头去,看着眼前的甜点,她真的想吃一口,她有点饿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跟暮冬有什么瓜葛,但从明天开始,你不允许再与他有任何联系,你要删光他的一切联系方式,你要拒绝他的一切邀请……”潇潇理解此时着醉意朦胧的雨桐,她更理解当一个女孩陷入热恋时的那种不可理喻的固执。

    “潇潇,你应该不想让那几张清晰的照片曝光在媒体之下吧,你应该知道任何一家公司都不想继续聘用一位和男明星闹绯闻的女员工吧。”

    潇潇听到这猛地把头抬起来,对面的雨桐高傲的仰着脖颈拿着手机对着潇潇晃动着,凌乱的碎发飘到雨桐额前,她也漠然无视。

    潇潇感觉脑内已乱做一团,在她看来,这本是一件极易简单的捷事,可不知为何,心里那因过度自卑而产生的叛逆感在一步步占领她的意识。潇潇双手扶着头,紧拧眉头,下巴上缩,头皮也在颤动着。

    “好的,我同意。”俯仰之间潇潇干脆的答到,她望着满足而又似乎有一丝失望的雨桐继续说道:“那个,我能吃点东西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