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婚纱
    有些人在你这一生中,注定就是无关紧要的过客,对于他(她)们,我们无需妄自菲薄。

    走出咖啡厅,离开苏梦夏,范潇潇心中似乎燃起了一股斗志。感情的事让她焦头烂额并充满着不确定性,而自己的职业道路现在又天降稀有的发展机会。潇潇此时觉得一个隐形的十字路口已经铺设在前方,就等着自己的脚迈进那条路中。

    下午两点,潇潇拿着简历准时出现在了lumina的办公室门前,她知道,还会有一个男同事会和她一同到来,可左等右等他就是没来。就在潇潇准备看手表之际,宽大的红木门被推开了,一位留着寸头身穿藏蓝色西装的男人左手扶着门框对范潇潇说:“高总让你进来。”潇潇尴尬的对男人笑了笑便随他进了门。

    看来这男人比自己到的还早,这给lumina留下的第一印象就不好了,潇潇拿手指使劲拧了一下大腿,希望以此当做教训。

    lumina看着潇潇走了进来,把腿一翘,指着桌前的两把椅子说了一个字:“坐。”潇潇和那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便走过去坐了下来,lumina收走两人的简历后仔细的看了看,潇潇紧张的额头开始冒汗,她真怕lumina会嫌弃她的出身学校而直接下逐客令。

    “别紧张,放松。首先很感谢两位选择作为我的工作助理,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们就要互相为伴了。那么,做个自我介绍,我中文名叫高芸,草头芸;英文名叫lumina。以后在公司,大家可以叫我lumina,但以后如果出去比较正式的场合,就必须叫我高总,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潇潇和男人点了点头。

    “好的,既然你们信任我,那我也对两位敞开心扉。”lumina向后倚靠,双手交叉,“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我不喜欢拖延时间和工作,所以我要求你们做的工作,一定要在我规定时间里完成。”

    lumina停顿的看着身前的两个助理,“deal?”她的表情里似乎都没有可以妥协的余地。

    “deal,outofquestion.”坐在潇潇身旁的男人点点头,自信的说到。潇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估计她学的英语全都跟着大学食堂可口的饭菜进了肚里了。

    “你呢,范潇潇。”lumina把头转向潇潇,那黑漆的瞳仁里似乎已经燃起火苗。

    “deal.”范潇潇也努力点着头,强大的求生欲终于让她回忆起一点英文知识。

    高芸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从桌底下拿了两本厚厚的文案递给潇潇和男人,“下周五,你们要跟我去参加一个在上海举办的电影交流会,到时会和一些明星导演进行互动,并且可能会有专访环节。这里面是到时参加电影交流会的所有嘉宾名单以及影片信息,我需要你们今晚熟记这些资料并写一份关于专访环节的策划案,下个星期一早上九点,准时上交,清楚了吗。”

    高芸尖锐的目光里没有半点妥协。“清楚了。”潇潇和男人乖巧的点了点头,高芸看了两人一眼笑道:“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祝你们周末愉快,这也许是你们最后一个轻松的周末。”

    出了高芸办公室,两人都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两人对视着笑笑。男人主动伸出手,爽朗的笑道:“还没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韩天成,英文名aaron,以后请多多指教。”

    望着男人无名指上闪着银光的钻戒,潇潇也伸出手去,同时脑中搜索着所有她认为好听的高雅英文女性名:“你好,我叫范潇潇,英文名daisy,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以后咱们就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了。”韩天成虽然西装革履,但气质上还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

    “共患难可以,但同生死就算了吧,lumina不会这么狠吧。”范潇潇故作轻松。

    “我在瑞丝就久闻她的名声,你知道在瑞丝同事们都怎么称呼她吗。”韩天成放开手,小声说着。

    潇潇只好摇摇头。

    “bckwidow或mantis.”韩天成声音更小了。

    现在的潇潇真是烦死一些大公司为了彰显品位而故意要求员工们起英文名或日常交流必加英文,虽然瑞丝集团的确是世界500强企业。但在她看来这就是崇洋媚外的表现,中文还没说好就去拽英文。

    “呃,好吧,一切都是浮云,咱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潇潇对着韩天成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晚上下班后,坐在公交车上的潇潇浏览着高芸给的电影节参会资料,一个问题忽然蹦入她脑中,已经进入影视圈的何暮冬会不会也来参加这个电影交流会。

    潇潇拍了拍脑袋,在心里痛骂着自己,当时在接过资料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并直接询问高芸的,潇潇真不想在晚会上和暮冬狭路相逢。潇潇决定下周上班时再问高芸,她可想心情愉悦的度过这个周末。

    因为这个周末,必定是职业生涯中最后一个安慵的假期。

    一到家叶秋子就扑了过来,“范潇潇,快,帮我看看,这几款婚纱那个好看。”

    潇潇盯着满脸黄瓜片的秋子一时语塞了,“你……”,潇潇用手指戳戳一片即将要从秋子脸上掉落的黄瓜片。

    “哦,这不是临时抱一下佛脚吗,等会我还要敷一片面膜呢。”秋子满脸的黄瓜片也看不出脸上什么表情。

    “叶妃,咱明天只是去选婚纱啊,又不是拍婚纱照。”潇潇心生诧异,“上次你不是给我说的明天只选婚纱,婚纱照下周再拍吗。”

    秋子愣了两秒,然后瞬间将脸上的黄瓜片全取了下来,“对哦,我脑子瓦特了。”

    “我也奇怪,你为什么不选完婚纱和婚纱照一起拍了呢。”潇潇哭笑不得。

    “这不等你嘛,死鬼,天知道你这个助理选拔啥时候结束。”秋子撇着嘴。

    “你想和我一起拍啊,可这是你和羽博的婚纱照,我加进去不好吧。”潇潇向后躲着。

    “你想啥呢,我是要和你拍一张闺蜜照,毕竟我嫁人相夫教子了,咱们两在一起玩的机会就少了,拍照片的机会也更少了,所以想和你拍一套留作纪念。”秋子一脸认真。

    潇潇被秋子的这一番话感动的热泪盈眶,友谊既有重逢也有分别,到最后,也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潇潇就被叶秋子从床上拽起来了,“我的姑奶奶哟,婚纱店没有这么早时间开门的。”潇潇身骨松软的对着不断拉扯她的秋子嘟囔到。

    “羽博认识一家婚纱店的老板,人家破例早开门一个小时,快起来,潇潇,羽博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秋子一脸兴奋的拉着潇潇的胳膊。

    “要结婚的女人真可怕。”潇潇只好强忍困意离开舒软的床,“你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像去试婚纱,说你去领中了的亿元彩票也有人信。”吃完早饭,化好妆,秋子挽着潇潇就蹦蹦跳跳的出了门。

    坐在羽博的车上,潇潇给秋子使了个眼色后,就拍着羽博的肩膀说道:“羽博,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秋子,不管我在哪我都会去找你,到时候有你好看的,知道吗!”

    羽博笑着点着头,“明白,明白。”潇潇对着秋子眨着眼,“秋子,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

    秋子打了个响指,“我的妈呀,我不欺负他就算不错了,他还敢欺负我。”

    听完这句话,潇潇竟有点同情起羽博来。

    到了婚纱店,一个女导购带潇潇和秋子去挑选新娘婚纱和伴娘礼服,男导购带羽博去试西服。潇潇和秋子试了一套又一套,乐此不疲,也不管羽博在帷帐外喊了多少次“我选好了。”由于秋子看中了太多的婚纱款式了,所以两人决定由羽博来选择新娘的最终婚纱款式。

    于是,羽博被带到了一个阔达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一个被轻纱遮住的圆台,导购请羽博在圆台前方的沙发上坐下,并告知他一会换好婚纱的新娘会在圆台上出现,羽博的眼里闪烁着期待的目光,他紧张的搓着双手,盼望自己生命中公主的出现。

    当潇潇陪着穿着修长a字型婚纱的秋子出现在圆台上时,羽博激动的站了起来,他张着嘴,眼含幸福的走到秋子身前,他的手不停地在秋子身边摇摆,仿佛生怕碰坏了眼前的艺术品一样。

    潇潇望着此时的羽博,深深松了一口气,她总担心秋子嫁不对人,但当她看到此时羽博目光中所流露出的欣赏与宠溺,怜爱与痴情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人说从一个人看你的眼神就能判断出他爱不爱你了。

    “好看吗。”秋子红着脸看着眼前哑口无言的羽博说道。

    “好看,秋子,你现在就像一个幽幽古堡里的公主一样美丽。”羽博动情的称赞到。

    “行了,这位官人,先别急的说土味情话,还有几款呢,先不要急。”潇潇实在受不了两个人在单身的她面前秀恩爱,她听得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最终,两个人选定了一套高贵优雅的prinessline款式婚纱。

    在回程的车里,潇潇一拍大腿,“对了,秋子,你俩举办婚礼是在多少号嘞?”秋子还沉醉在挑选婚纱的悦感中:“这个不急,等咱们拍完婚纱照再订日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