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威胁
    暮冬再次打开各大新闻版面,自己与神秘女友的桃色绯闻早已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则是方丽颖与何暮冬合拍电影即将上映的消息。

    看来方丽颖说得对,任何琐事遇到时间的流沙都会随风而逝,没人愿意再会想起它。

    多亏方丽颖出手相助的强力公关才得以将此事在各大新闻头条压了下去,连日来的紧绷神经使暮冬身心俱疲,他十分渴望来一场充足的睡眠,今天晚上要举行最重要的电影首映礼,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证面对媒体时的良好状态。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埃尔法停在了凯宾斯基酒店门前,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娱记一见面带口罩和墨镜的暮冬从车上下来就围拥了上去,问的问题无非都跟微博上爆出的和他闹绯闻的女孩有关。

    好在进酒店大厅的时候保安把所有娱记拦了下来,这才得以让暮冬脱身并顺利进入房间,方丽颖和贾导演以及制片人早已在房间等候,暮冬刚一进门,摘下口罩和墨镜就对着所有人鞠了一躬,“让大家久等了。”

    方丽颖见状赶忙迎了上去,“到了就好,我们还担心那些娱记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呢。”导演也走上前:“暮冬,今晚的首映礼肯定会有很多记者询问那件事,所以从现在到首映礼开始,我要求你想好所有可能出现的应对之策。今晚首映礼的质量,直接关系着影片的票房。”

    傍晚五点,两辆埃尔法和一辆斯宾特准时离开了凯宾斯基酒店,暮冬和方丽颖坐在车里看着今晚首映礼的流程表和出席嘉宾名单。“真是十分感谢你了,丽颖,要不是你的帮助,那张照片估计现在还在网上挂着呢。”暮冬放下表单,对坐在一旁的方丽颖笑着说到。

    “没事,客气了,其实那条新闻刚出来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方丽颖从包里拿出一支香奈儿口红和化妆镜,“但真正令我匪夷所思的是,那个偷拍的人明明可以拍出更清楚的照片,并借此可以向你索要大量**金,但时至今日,也没有人这样做,这是为什么呢。”

    方丽颖开始检查自己的妆容,“其实更令我好奇的是,那个照片里出现的女孩到底是谁?从那个女孩的穿着来看,并不像圈里的人,也没听你提起过。”方丽颖补了补口红后,妩媚的看着如坐针毡的暮冬。

    “行了,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些小秘密,不愿说的话我就不为难你了。”

    “谢谢,丽颖。”暮冬搓着双手尴尬的说道。

    “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一句,现在的你已经和那个之前只写小说的你不一样了,你得学会应付记者,应付媒体。而你的感情生活更会直接影响到你以后的从业道路。”丽颖翘起腿,一只手扶着暮冬的座椅,“在咱们圈子,感情是最敏感的话题,稍微处理不好就会让你之前的所有努力付之东流,你既然选择了这个圈子,你就要顺从圈子的法则。”

    方丽颖转过头去,凝望着窗外的高架桥,“我的话就说到这,对于这个女孩和你之间的关系,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到了举办首映礼的场馆,暮冬看着被媒体和粉丝围着水泄不通的红毯,心里有点发憷。“不用怕,记住我给你说的,努力自然的微笑就好了。”方丽颖在下车前提着裙摆对暮冬说道,暮冬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礼服,也走了下去。

    走红毯,和影迷合影,签名留念,到主会场会见影视界大佬以及多家媒体,暮冬一步步克服着心中的畏惧,也一步步让自己的笑容变得更加自然。首映礼直到晚上十点多才结束,暮冬也扩展了不少影视圈的人脉,更令暮冬感动的是没有一家媒体向他提起绯闻女孩的事。

    回到酒店后,剧组一行人准备休息了,因为接下来还有密集的路演行程。不过暮冬并不感觉多么劳累,一方面是他第一次参加如此宏大的影片首映礼,余奋未销;另一方面是他感觉前段时间的绯闻时间终于过去了,十分激动。

    把春海送回房间后,暮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拿出手机翻出范潇潇的手机号,刚要拨打过去,,就听见有人按门铃。暮冬警觉的蹑手蹑脚走过去,只打开一条门缝,原来是酒店大堂经理,他递给暮冬一个信封,说是楼下一位女士给他的,说是十分的重要。

    暮冬道完谢后,便关上门拿着信封回到房间,只见信封上面写着:何暮冬先生亲启!的字样。这里面什么东西,这么神秘,暮冬撕开信封倒出里面的东西,里面是三张照片和一张纸条,当暮冬拿起一张照片看时,顿时感觉膝盖酸软,气结不顺。

    他重重的坐在酥软的水床上,感到头脑酸胀,那张清楚地显示了暮冬和潇潇面孔的照片就像一枚毒剂一样,直注心脏。暮冬想着还有一张纸条,便扶着额头拿过来,上面写到:

    如若不想让这些照片再起波澜,就到酒店楼下的红色无牌照奔驰汽车里找我,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是你朋友。

    读完这行字后,暮冬首先想到的就是打电话给经纪人,可拨过去后只听到已关机的提示音,“怎么这时候关机!”暮冬怨恨的把手机往床上一摔,他看了看表,十一点了,大家都应该睡了。

    暮冬拿起三张照片和那张纸条,全部撕成碎片后都用马桶冲走了,他找了一身不起眼的黑色冲锋衣穿上,并往口袋里放了一把折叠刀,然后重新戴上口罩和墨镜便出了房门。

    接近午夜十二点的酒店也没多少顾客了,出了酒店大堂的暮冬左顾右盼的观察着周围,一辆无牌照的红色奔驰c级轿车果然就停在酒店前面的停车场里,何暮冬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不用怕,快进来吧。”

    就在暮冬还在打量这辆贴了深黑遮阳膜的奔驰车时,驾驶位一个同样戴着口罩和墨镜还有鸭舌帽的人摇下了玻璃对着暮冬喊到。听声音是个女性,而且还有点耳熟,暮冬放下了戒备心打开副驾门也坐了上去。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暮冬话音未落,旁边的女人扒了口罩就强吻了上来,这着实给暮冬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小心我报警啊。”暮冬把女人的两个胳膊擒住,却发现女人的墨镜也早已跌落,当看清女人的面容后,他又松开了双手。

    “雨桐!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暮冬也想摘掉口罩,雨桐阻止了他,并指了指前挡风玻璃。暮冬看了没有贴遮阳膜的前挡风玻璃一眼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雨桐把口罩重新戴上,“咱们去个人少的地方吧。”说着就发动了汽车。

    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坐在车里,一会暮冬看雨桐一眼,一会雨桐看暮冬一眼,两个人谁都不愿意打破沉默。一个一分钟多长的红灯,雨桐停下车,打开音乐播放器。

    柏林之声的扬声器里立刻传出了taylorswift的成名曲lovestory,欢快的旋律充盈了整个沉闷的车厢。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和朱丽叶一样敢为爱情牺牲的女孩吗。”雨桐看着红灯冷冷的发问道,暮冬扭过头来看着面无表情的雨桐,“那些照片是你拍的。”红灯变成绿灯,雨桐深踩一脚油门冲了出去。“你疯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暮冬紧握车顶把手,“你怎么了,雨桐,我都说了,那些钱我不用你还,就当是我这么些年赔偿你的,你还想怎样!”

    汽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超出道路限速了。“你还不明白吗,何暮冬,我爱你爱的已经死去活来,在这世上,我已没有了父亲母亲,我不能再没有你!”

    暮冬看着外面的风景,明显感到有点不对劲,“你为什么要往郊外开,你要干什么,雨桐。”此时车速已经超过限速的百分之二十了,可车子仍然没有减速的迹象,“我和范潇潇比到底差在哪里,为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她,你知道我看你俩在一起时候的样子有多痛苦吗!”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暮冬咆哮到。

    “我让你永远不要再去找范潇潇,永远!”雨桐吼叫到。

    眼看车身已经开始有点发飘了,前面的路灯也越来越少,暮冬咬了咬牙说道:“可以,我答应你,我不再去找她。”雨桐踩下了刹车,车速慢慢降了下来,最终停在了路边。

    “但雨桐,你要知道一件事,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大学生了。现在我的私生活被娱记们监视着,你要跟我在一起的话,你会很累的……”

    “我不怕。”

    “我可能没时间陪你看电影,没时间陪你逛街,更没时间陪你吃饭……”

    “我不怕。”

    暮冬摘下墨镜和口罩,注视着雨桐,雨桐眼含泪水微笑着,“你知道我为这一刻等了多长时间吗。”她摘下口罩和鸭舌帽,起身抱着暮冬的脖子热吻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