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失去
    雨桐驾驶着汽车行驶在高架桥上,她的脸上充斥着骄傲与满足,那如同猎人收获了梦想中猎物般的成就感让她的舌尖幻诱出丝丝甜蜜。

    今晚的目的她达到了,她无条件的相信着暮冬,她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因为害怕失去而整夜失眠了,一切功德圆满,善始善终。

    雨桐回到当初暮冬赠租的房屋内,打开一本文件夹,她抽出一张纸,用红笔划掉在最后一行字,这是她用来记还清债务的明细表,在去凯宾斯基酒店之前,潇潇已经偿还完了最后一笔父母生前的债务,用来偿还的资金一部分是自己在澳大利亚的积蓄,但很大一部分是当初暮冬拜托潇潇送给自己的那张银行卡。

    “爸,妈,你们可以放心的走了。”雨桐双手合十,仰着头看着窗外说道。虽然暮冬说卡上的那笔巨款算是赔偿给雨桐的,但雨桐并不喜欢嗟来之食,她打开电脑,翻出之前做好的简历,开始寻找准备投递的公司。虽然雨桐的学历并不算优秀,但她毕竟在国外生活的这段时间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所以她对自己的简历还是蛮有自信的。

    现在并不是各大公司招聘的时节,所以她只能在各大公司招聘网站上寻找那些比较冷门的岗位,但即使是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投递简历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就在雨桐准备先行休息明天再战的时候,一个公司的社会招聘岗位数量引起了她的注意,雨桐找到这个叫做瑞丝集团的网页,点开之后发现这个大集团下面又分为好几个分公司,有房地产公司,有互联网技术公司,也有影视传媒产业公司。

    由于之前在大学学的是新闻学,再加上她发现这家瑞丝集团旗下的凯曼传媒公司岗位需求是最多的,所以雨桐决定把大部分简历都投给凯曼。

    一天一天过去了,没有一家公司给雨桐发来面试通知,这使得雨桐不得不开始向北京周边的公司招聘下手。三天后,就在雨桐感到万念俱灰的时候,凯曼的人力资源向她发来了面试通知。

    雨桐欣喜若狂的跑到卫生间整理装扮,妆化好后她翻开衣橱,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样子,不免心生忧伤,为了还债,她把以前所有的名牌衣帽都买了。最终,雨桐选择一身女士西装穿上,清爽中透着干练。

    经历了这么多坎坷与生离死别,雨桐早已对各种场合应付自如了,她微妙的回答着凯曼hr的各种刁钻问题,言谈举止都恰到好处。

    面试终了,hr笑着向雨桐伸出手去,“恭喜你,邓女士,通过了我们的第一轮面试,我会把您的资料的递呈给我们的人事经理,何时进行终面,我会再另行通知您的。”

    雨桐微笑着握着对方的手,“非常感谢您。”话落,hr似乎并没有走的意思,她又重新翻开了雨桐的简历,这让雨桐心头一紧。

    “邓女士,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您在澳大利亚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那为什么还会选择回国呢,我想这跟爱国和父母都没有关系吧。”hr推了推眼镜,用着一股猎奇的目光斜望着雨桐。

    “因为爱情。”

    走出公司大厦的雨桐拿出手机,想把这个对她来说弥足珍贵的消息告诉亲人,告诉朋友,她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生活也开始慢慢步入正轨。可当她打开手机通讯录时,却发现里面的号码寥寥无几,似乎除了以前父母的手机号和何暮冬经纪人的联系方式外,再无他人。

    雨桐好想哭,此时的她好想抱着心爱的人哭一场,或撒一娇。雨桐拨通以前父亲用的电话号码,对着里面不断重复的“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的官方女声说道:“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当雨桐再次站在感恩书坊门前的时候,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书坊的牌匾已经摘掉,玻璃门上贴着“吉房出兑”的字样,字样下面是一串电话,雨桐赶忙拨打了过去。

    “喂,您好,哪位啊。”苍老而又无力的声音。

    “赵叔,是您吗。”雨桐急切的问道。

    “雨桐啊,我现在不方便下去啊。”

    “您不用下来,您说您在哪,我上去找你。”雨桐的声音逐渐沙哑。

    “你从胡同街28号的那个小门上到二楼来吧……”对方似乎每说一句话都会耗费掉尽生的力气。

    雨桐挂了电话循着管家提供的地址找去,上了二楼,推开一扇破旧的红漆门后,发现管家眼眶凹陷,形容枯槁的躺在床上,潇潇愣住了,竟一时站在门前不知如何是好。

    “进来坐吧,雨桐。”管家从被毯中抽出骨瘦如柴的胳膊,指着床前的一把木椅。雨桐轻轻地坐下来,握着管家干瘪的手掌:“赵叔,您这是……怎么了?”视觉和触觉上的冲击已使雨桐瞠目结舌,她不断抚擦着管家粗糙冰冷的手指。

    “雨桐,我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以后,不一定能见到你了……”管家努力的使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雨桐喉头抖动了一下,控制住逐渐酸胀的眼腺,“您怎么变成这样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雨桐不想戳破现实。

    “一个月前,我被查出胃癌,没想到这病这么厉害,把我折磨到这幅模样。”管家依然乐观的保持着笑容,但从脸上表情能看出来,每说一句话都会使他备受煎熬。

    “我给您治,我给您联系北京最好的医生,您听我的,不要走。”雨桐紧紧握住管家的手,完全没有意识到泪珠正沿着脸颊向下滴落着。

    “雨桐,这个病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治,它花起钱来就会像个无底洞一样。”管家望着窗外,“而且我这是晚期,治好的概率不大了,再说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早够本了。”说着,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雨桐从椅子上站起来,端详着眼前有点眼熟的男人。

    “祥瑞,看看,这是谁来了。”管家用尽力气对着男人说道,男人走上前来,观察了一会雨桐,脸上随即绽放出异喜之情,“雨桐姐,你怎么来了。”这个男子正是管家的儿子,以前经常会来雨桐的家来找她玩耍,虽然只比自己小十个月岁,但总是雨桐姐般的叫的。

    “祥瑞,好久不见啊。”雨桐强撑出一个微笑。

    “姐,你什么时候……”祥瑞黑犷的脸上绽放出欣喜之情。

    “祥瑞,赵叔说他被诊断出胃癌,是真的吗。”雨桐干脆的打断了祥瑞的话,她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叙旧。

    “嗯,已经快一个半月了。”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回老家?”

    “姐,你是不知道,这的医疗资源太紧缺了,而且这病不是一天两天吃点药就能好的。”祥瑞也搬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那这样,你听我的祥瑞,你们不要走,我来帮赵叔治病,我已经找到工作了,我给赵叔联系北京最好的专科医生。”雨桐把手放到祥瑞的腿上,用近乎恳求的语气说到。

    “姐,你不要勉强了,我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我爸这个病真不是几万块钱就能治好的,我们不想拖累你。”祥瑞露出十分难堪的神色低语道。雨桐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听到管家剧烈的咳嗽声,祥瑞赶忙端了一杯水给管家喂下。

    “雨桐,你们家帮助我太多了,我们本来无以为报,所以更不能拖累你……”管家喝下水后,脸色略有好转,“你刚回国来,本来就人生地不熟的,很多地方都得需要你自己去争取,如果加上我这个老拖油瓶,那你会寸步难行的,再说了,人老了,没什么好怕了。”

    祥瑞给父亲掖了掖被角,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姐,以前在伯父伯母家没有少受你们的照顾,听闻伯父伯母去世的消息后我们也非常难过。而且国外与国内相比,不管是生活方式还是人际交往方面,肯定有很多差异。所以你这次回来,肯定有许多困难要去克服,我们真不能再拖累你了。”

    雨桐抬起头,强忍着不断向下滴落的泪水,半晌她看着祥瑞说:“那你把赵叔接回去后打算怎么办,你们老家的医疗条件怎么样。”

    “雨桐,你就别为难祥瑞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要赶晚上的班车呢,咳咳……”管家忽然抬起身子说道,但随即又咳嗽的栽倒下去。祥瑞赶忙又倒上一杯水端过去,雨桐看着眼前相依为命的父子俩,心中的酸楚不断刺激着泪腺。

    如果是在五年前,她完全不用担心钱和人脉的问题,更不用为所谓的疾病担忧;可如今的她,遇到病魔,却只感到无能为力。

    只有被疾病折磨了才明白贫穷是多么的可怕。

    “姐,有些事真的只能看命,也只能顺其自然,我们无法越过命运中的那条鸿沟……”祥瑞喂完水后,昏黄布满血丝的眼望着西装革履的雨桐说到,“一会车子就来接我们了,我想让父亲休息一会,到了家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谢谢你。”

    从管家的家走出来后,雨桐发现天已经黑了,圆月重新挂在了夜空中,整个城市又浮现出华灯初上的景象。雨桐经过一酒吧时,被在外面抽烟的青年们吹了口哨;在经过一路边摊时,被满面油光的老板打了招呼。她漫无目的的走着,不断地穿梭在各个灯红酒绿的商业街中。

    当她看到不远处商厦上的巨型显示屏上播放着由暮冬主演的电影宣传片时,她站住了,她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仿佛感到自己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