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冤家路窄
    星期一一早,雨桐收到了终面的通知,当她胸有成竹的到达所指定的终面房间时,却被告知人事部经理正在开会。于是,雨桐只能先坐在休息区等待着,她从自动售货机那买了一瓶抹茶星巴克,边啜饮着边观察着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神色匆匆的员工。半晌,她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及其熟悉而又痛恨的声音。

    “您好,邓小姐是吗,人事部孙总让我来带您去三号会议室等他。”

    雨桐转过身,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也一脸震惊的女孩,一嗅不详之味涌上舌尖,她怎么会在这!?

    两个小时前

    范潇潇抱着做好的策划案去找高芸,半路上碰到了往相反方向走的韩天成,“不用去了,高董开会去了。”韩天成走过来对潇潇说到。潇潇虽然嘴上答应道,但心里十分愤愤不平,这份策划书可是她用星期日一整天的时间写出来的,想想秋子和男朋友出去甜蜜的挑选着钻戒,自己却在房间里码着字,心里就不免心生酸苦。

    “你是lumina的助理吧。”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行动匆忙的跑过来对潇潇问道。

    “呃,是的,我是,请问您是……”潇潇被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是人事部经理,我姓孙,您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有个要面试的女士现在在休息区等着呢,但刘董突然找我开会,但我怕开完会后找不着她,所以想麻烦你去告诉她一声让她去三号会议室等我。”

    “好的,您告诉我一下那位女士的大体信息。”

    “谢谢了,那个女孩穿着女士职业套装,披肩发,姓邓。”说完又道了一声谢后孙总就夹着一摞文案急匆匆的走远了。

    高芸和刘尚现在简直就是公司的雌雄双煞,不过这样也好,这和严师出高徒一个道理。只有一个公司拥有了雷厉风行的领导者,那么这家公司才会拥有活力与动力。望着孙总远去的背影,潇潇心生慰藉。

    可当那个邓女士转过身来的那一刻,潇潇有点后悔答应孙总的请求了。

    “雨桐,你怎么在这,不,怎么是你。”潇潇慢慢的后退着。

    “怕什么,潇潇,我又不吃了你,那些photos我早就删了。”雨桐友好的伸出手去,“只是,我真没想到,你会在这个地方上班。”

    潇潇并没有和雨桐握手的意思,雨桐只好尴尬的把手放了下去,“不用这样吧,潇潇,说不定明天咱们就在一个部门上班呢,到时候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我看未必。”潇潇整理了一下头发,“你就这么肯定能进我们公司?”

    “你,你什么意思。”雨桐的手开始发抖,而脸上也不再是自信满满的模样。“你对现在的我一无所知,所以只能劝你好自为之。”

    潇潇往前走了一步,盯着雨桐惊诧的双眼邪魅的笑道,说完便转身就走,她快步走到人事部,对着其中一个管理档案的员工说道:“我是lumina的助理,请把洛雨桐女士的简历给我。”

    接近中午十二点,潇潇和天成才把策划案交给回办公室稍作休息的高芸,高芸看都没看,就急匆匆的打开电脑,“我下午还有一个会,案子先放在这吧,等我看完了再叫你俩。”两人窃喜的应了一声就推门离开了。刚走没多远,潇潇就收到了秋子的短信:

    潇潇,我们俩的拍婚纱照定在这周日中午,羽博的妈妈说这是什么黄道吉日,还有,今晚我去羽博家住。

    文字最后还跟着一个害羞的表情,“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什么黄道吉日。”潇潇对老一辈的迷信观念十分不屑,但随即她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天成,高董说咱们什么时候去参加那个电影交流会?”

    “这个星期天,上个周五高董刚说完你就忘了。”天成嗔怪道。

    “我……”潇潇无言以对。

    回到家,望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潇潇气就不打一处来。

    婚纱照什么时候拍不好,非得出差时候拍,还不知道星期天能不能赶回来呢,还什么黄道吉日,狗屁。潇潇烦躁的在沙发上打着滚,她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造化弄人。

    当她折腾累了后,才真正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否要告诉秋子因为要出差有可能帮不上任何忙甚至都赶不上拍婚纱照。潇潇拿起手机,找到秋子的通讯录,可并没有勇气拨打过去,“等明天问问高董一共要去几天再做决定吧。”潇潇扔了电话继续在沙发上发着牢骚。

    可当翌日潇潇站在高芸的桌前时,却迟迟不敢问出差天数的事,因为此时在看她写的策划案的高芸,表情凝重,面步阴云。当翻完最后一页,高芸微抬着头,用十分怀疑的眼光望着潇潇。

    “潇潇,你知道aaron做的策划案比你优秀多少吗,你这里面没有体现出的差旅预算,场合服装,以及到时专访时会出现的突发状况,aaron的策划案里全都有。”

    潇潇感到手指冰凉,她不敢与高芸那尖刻的眼神对视。

    “高董,因为不知道咱们除了行程表上的任务外,还有什么别的安排吗,所以我没法去做差旅预算。”潇潇在做最后的努力。

    “咱们没有去迪士尼乐园玩的时间,潇潇同学。”高芸拿了一支笔敲着桌子严肃的说到。潇潇似乎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消息,行程安排表上写着星期六晚上就结束所有规划行程永恒,那也就意味着星期天早上就可以往回赶,这样她正好可以赶上秋子拍婚纱照的时间。

    正在潇潇窃喜之际,高芸站了起来,这让潇潇又陷入了焦灼。“当时很多人学历都比你高,资历也都比你深,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刘尚如此力荐你。”

    脑弦中忽然闪过的一丝狐疑,使潇潇对高芸说的话格外注意。

    我不知道为什么刘尚如此力荐你。

    这句话就像红火蚁一样炙咬着自己的心,她握紧了拳头,低声说:“高董,我再重做一份,今天下班前交给您。”高芸把潇潇的策划书扔到一边,双手交叉,“不用了,aaron做的已经足够优秀了,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订我们的机票和酒店,我们星期五早上八点准时出发。”

    “好的,高董,请问这次电影交流会最近比较火的新生派男演员何暮冬会参会吗。”潇潇终于鼓足勇气问出了日思夜想的问题。

    “怎么,你和他有交情啊。”高芸明显感到不耐烦了。

    “不是,我想根据不同的人来设定不同的采访问题。”潇潇硬着头皮说到。

    “参会名单还没定下来呢,这个也不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高芸冷语到。

    从高芸办公室出来,潇潇靠在墙上思考良久,今天高芸的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她一直以来都被幸运蒙蔽了双眼,她似乎一直没有考虑过为什么她这个平淡无奇,学历,能力都不出众的员工会在这么多强者里脱颖而出,她甚至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她能如此顺利的通过终面。

    潇潇恍然大悟的打了个响指,走向刘尚办公室,大概只有这个男人才能给自己答案。

    到了刘尚办公室门前,潇潇迟疑了一会,她掐了自己大腿一下,闭着眼睛轻轻扣着门,等房间里传来一声“进来!”后,潇潇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不想里面有员工正在给刘尚看着报表,刘尚看了一眼潇潇后,利索的在报表上签了字就让那员工先出去了。

    “有什么事吗。”等整个房间只剩下他和潇潇的时候,刘尚的脸色露出难以捉摸的喜悦。潇潇走到办公桌前,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我之所以能通过助理选拔的层层考试,是不是因为有您的帮助。”

    刘尚满足的往椅子上一躺,左右摆视着范潇潇:“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看着此刻欲言又止的潇潇,扭过头望着窗外:“这个不是你现在应该追根溯源的问题,你既然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了,首先思考的应该是如何把工作做好,做得完美……”他又转过头,认真深邃的望着潇潇:“我给你个机会证明你自己,所以,don’tscreitup!”

    潇潇听懂了刘尚的意思,她不知此时是该给他鞠个90°的躬还是跪地大喊“谢主龙恩”,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决定45°鞠躬并用十分诚恳的语气对刘尚说:“十分感谢您的帮助!”

    刘尚看着潇潇可爱的动作,竟忍不住笑了,他轻捂着嘴,“别忘了考你的mba,我还想在有生之年看到你的结业证书呢。”一股暖流窜遍潇潇全身,现在的刘尚,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高高在上,严酷且脾气暴躁的领导,反而转变成了稍有好感的大哥。

    晚上回到家,潇潇赶忙预定三人的机票和酒店,预定完后,她就准备给仍在男友家卿卿我我的秋子打电话,告知她要星期五去上海出差的事。

    “亲爱的,我保证,到时我一定快马加鞭的,马不停蹄的往回赶,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你的拍婚纱照上的。”潇潇拿出百分之百诚意的给秋子保证到,她生怕秋子会抄起菜刀从羽博家赶过来。好在软磨硬泡之后秋子原谅潇潇这一“欺君之罪”。

    “哼,反正拍婚纱照时间和地点你都知道,还有你的伴娘礼服也在家里,我劝你一起带去上海,别到时候因为这个赶不上拍摄,否则,我扒了你的皮!”秋子在电话里阴阳怪气的说到。

    秋子一语惊醒梦中人,潇潇一拍大腿,“秋子,你真……是个天才。”那三个脏字硬生生的被潇潇吞了回去。跟秋子打完电话,潇潇赶紧去衣橱里翻出伴娘礼服放进行李箱,她把礼服放在了箱子最底层,生怕行李箱里的其他东西把它压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