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有惊无险
    蒋渔欲哭无泪的看着韩青迅速的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她转身回头默默的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顶着一张就义脸推门走了进去。

    “韩青呢?”看到就蒋渔一个走进来,池墨问道。

    “韩秘书说公司里有点儿事情要他回去,待会儿就回来了。”蒋渔小声的在池墨的耳边说道。

    “恩。”池墨听了蒋渔的回答之后只是淡定的点点头,此时池墨的面前已经摆好了酒杯,满上了一杯白酒,陈总正等着跟他喝酒呢。

    “池总,是有什么事情吗?”陈总端着酒杯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让公司的一些事情,我们来继续喝,我敬您一杯。”池墨面带微笑的端着酒杯,手套还带在手上。

    “好好好。”陈总是个爱酒之人,连说了三个好,接着就仰头一饮而尽,就在陈总仰头喝酒的时候,蒋渔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杯酒,而池墨手中则是一个空酒杯了,地上也没有任何倒掉的痕迹,蒋渔一脸玄幻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这杯酒,疑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大老板池墨。

    “唉,原来蒋助理也会喝酒啊,来来来,咱们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陈总看着蒋渔手中的酒杯,又对着她举起酒杯,蒋渔一愣,身边的池墨不动声色的踢了她一下,她连忙正经八百的看向了陈总。

    “这应该是我来敬您啊,您客气了。”蒋渔有些慌张的喝掉了那杯酒,但是喝下去之后她就感觉不是味儿,这明明就是白水嘛。

    “哎呦呦,池总啊,你这助理真是好酒量啊,比你的酒量好多了。”陈总看着蒋渔一口干了那杯酒就笑着夸奖道。

    “您夸奖了,您这么夸她,她会骄傲的。”池墨淡然的又给蒋渔倒了一杯酒。

    “哎呀,员工也不能总是骂嘛,有时候也该夸夸的,来来来,蒋助理,今日我们尽兴。”陈总一脸遇到知音的样子拉着蒋渔喝酒,蒋渔就一脸诚惶诚恐的喝掉了一杯又一杯貌似是酒的白水,中途还目瞪口呆的看她这位喝了几杯白水就醉了的总裁大人去厕所吐了一次。

    酒过三巡,陈总终于是倒下了,蒋渔也喝了一肚子水,有些内急了,偏偏陈总还没走,她还不能去,只能默默的忍着,等陈总的那位跟韩青一样半路不知道去了哪里的秘书来把陈总扛走。

    “喝了。”就在他们等陈总的秘书来的时候,池墨不知道从哪里端来一杯酒给蒋渔,还以为是白水的蒋渔淡定的接过一饮而尽,然后脸色瞬间就变了,然后猛然间将刚喝进去的酒给吐了出来,弄得满屋子是酒味。

    “恩,很好,这样就真实了。”池墨点点头。

    “啊?”蒋渔茫然的看着一脸满意的总裁大人,过来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总裁大人是觉得她演技不过关骗不了陈总的秘书,所以很明智的给布置了一下现场,顺便让她更像个喝醉的醉鬼一样啊。

    “抱歉,池总,我来晚了,刚才外面有些事情缠住了,您没事吧”池总的秘书进来看到的就是醉醺醺的自家老总跟已经迷迷糊糊的池墨还有满身酒气的蒋渔。

    “奥,我家总裁已经不省人事了,有事跟我说就行。”蒋渔看着身边趴在桌子上半天不动的池墨,立刻就接上了话茬,这她的新老板咋还有爱演戏的习惯呢?而且每次都不提前通知她,刚才差点儿都没反应过来。

    “既然池总也不方便,那我们就先走了,请转告池总,等明天我们陈总会亲自去ea公司跟池总谈的。”陈总的秘书熟练的架着自己老总走了。

    陈总走了之后大概有一分钟,池墨精神抖擞的站起来从钱包里拿了一些钱给了蒋渔。

    “老板您不会要炒了我吧?”蒋渔可怜巴巴的看着池墨。

    “去结账。”池墨无奈的看着眼前眼泪都快出来的蒋渔,真不知道刚才她那股子机灵劲儿都上哪里去了,怎么陈总一走就又变呆了呢?

    蒋渔跟服务员结完账之后就又颠颠儿的返回了他们之前在的地方,回去之前还没忘记给韩青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边已经结束了。

    “给韩青打电话了吗?”池墨问道。

    “报告老板,已经跟韩秘书打过电话了,他说一会儿就过来接我们了。”蒋渔一脸认真的说道。

    “恩,我们去外面等着他。”池墨说着就起身走了,根据蒋渔观察他们老板是实在受不了这屋子里浓郁的酒香才会屈尊去了大门口等人。

    “两位留步,这些菜都没有动过,需要打包吗?”就在池墨跟蒋渔要走的时候服务员叫住了他们两个,听到可以打包蒋渔眼睛瞬间就亮了,刚才她一直被拉着喝酒,额,好吧,是喝水,眼馋了这些菜好久了却不能动。

    “真是的,这次就不该带你来”池墨看着身边眼睛都在放光的蒋渔一脸嫌弃的走远了一点儿。

    “唉。”蒋渔可怜巴巴的看着就要离他远去的美食默默的咽口水。

    “给你五分钟。”走了几步的池墨突然说道。

    “是。”听到池墨的话蒋渔就欢天喜地的冲向了服务员,跟她一起打包去了。

    五分钟之后蒋渔怪怪的提着袋子站在了池墨的身边,脸上还带着笑眯眯的表情,嘿嘿,有了这些菜,她今天的晚饭终于有着落了,今天午饭时间都在替着池墨跟陈总喝酒,额,喝水,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韩青开车过来了。

    “今天喝的怎样?”韩青问身边的蒋渔。

    “还好还好,多亏总裁英明神武我才没有出丑”蒋渔笑着说道。

    “看在今天有功的份上,就准你早下班,明天正式上班。”一向沉默的池墨说话了。

    “我?”蒋渔一脸惊讶的指着自己看向后面的池墨,她诚惶诚恐的小眼神让池墨感觉有些后悔让这个有些呆的女人进公司了。

    “那如果小渔你回家跟我们顺路的话,我就带你一起了。”韩青笑着说道。

    “顺路,顺路,前面那条街就是了。”蒋渔指着自己住的那条街。

    “好,那就走吧。”韩青继续往前开在蒋渔的指导下,停在了她租的那栋房子的门口,但是蒋渔一下车就傻眼了,因为她的行李都已经在外面堆着了。

    “奥,臭丫头回来了啊,你已经三个月没有交房租了,今儿我已经把房子租给别人了,你房子里的电脑让我给拿走顶了房租了,你带着你行李另找别的地方住吧。”蒋渔楞在原地的时候,房东从二楼探出头来,对着下面的蒋渔喊道。

    “房东太太,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啊,你就不能宽限几天吗?好歹咱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就这么把我的东西扔出来很过分唉。”蒋渔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把自己的行李规整了一下,然后默默的拖着行李准备去找房子了。

    车子还在原地,池墨跟韩青两个一直都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小渔,要是不嫌弃的话今天我先收留你一晚上,明天下班之后慢慢找可以吗?”韩青很和蔼可亲的对着蒋渔说道。

    “真的吗?”蒋渔一脸惊喜的看着韩青,那眼神简直就是看到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的眼神啊。

    “当然了,我们是同事,总是要互相帮助啊,而且今天你也帮了我一个大忙,算是我还你人情好了。”韩青一脸微笑着打开了后备箱帮蒋渔把行李放进去,而这一过程中,池墨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安静的像是空气一样。

    因为离着下班时间还有段距离,在池墨的默认下,韩青先将池墨送回了公司,后来又把蒋渔给带回了自己家的公寓,给了她要钥匙之后又返回公司上班。

    池墨的办公室里,韩青敲门进来了。

    “博士那边已经联络好了吗?”池墨问道。

    “博士最近不在陆地上,估计是会他老家去了,刚刚联络的时候是夫人接的电话,说博士三天之后就回来了。”韩青恭敬的汇报道。

    “你对蒋渔有什么看法。”池墨淡定的翻看着文件。

    “我倒是觉得就算她不是混血人鱼族把她留下来也没有什么坏处,今天她虽然第一次跟我们出去,但是她的表现您十分满意不是嘛。”韩青笑着说道,今天池墨一路上对蒋渔只说了一句话,但是这句话已经足够证明蒋渔在他心中的位置了,看来今天这个坑他挖的还是不错的,起码把蒋渔给拉进来了,以后他也就不用整日都加班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今天你做的有些过头了,陈总是很重要的客户,万一蒋渔没有好好的应付的话,难不成还让我给她处理后面的事情吗?”池墨寒着脸对韩青教训道。

    “是,今日是我太疏忽了,请总裁放心,绝对不会有第二次的。”韩青一脸诚恳的认错,倒是让池墨不好继续往下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