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宴会
    蒋渔在办公室里慢慢的熬着,正襟危坐的坐到了中午,她刚刚打算去吃午饭的时候,今天一整个上午都没有出声的池墨池总裁出现了,他神色淡定,语气温柔的对着蒋渔说了一句“走”之后蒋渔就跟她的午饭说再见了。

    “这次要陪同总裁出席一个宴会,不会让你饿肚子的。”韩青看着蒋渔一脸的生无可恋好心的对蒋渔提醒道。

    “真的吗”天真的蒋渔宝宝信以为真,欢天喜地的跟着韩青还有池墨去了今天中午要去的宴会现场。

    到了宴会现场,蒋渔就傻掉了,因为这个宴会上没有吃的!别说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了,就连能吃的都没有,整个宴会大大小小的桌子上摆着的,穿行在人群中的服务员手里端着的都是酒,红白洋啤各种酒。

    “韩青,你又忽悠我。”蒋渔哀怨的看着身边的韩青说道。

    “淡定,被忽悠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好了,别抱怨了,赶紧去工作去,现在可没有时间开玩笑了,呐,过去吧,陈总跟总裁都还等着你呢。”韩青手里端了一杯酒,笑眯眯的对蒋渔说道。

    “骗子。”蒋渔哀怨的看了一眼韩青,然后还是乖乖的去了池墨跟陈总那边,简单的交谈之后蒋渔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宴会上没有吃的只有酒,原来这个宴会是眼前这位酒痴陈总主办的,所以才会有如此鲜明的个人特色跟强烈的信念啊。

    “蒋助理啊,你可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啊,要不这样吧,你现在工资多少我出双倍挖你来我们公司给我做助理如何?”陈总跟池墨谈完正经事之后就开始笑着说些应酬的话,本来此时蒋渔应该站在池墨的身边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安静的做一尊雕像的,可是偏偏陈总却没打算放过她。

    “陈总真会说笑,我公司的人要是陈总想要直接调过去就是了,何必弄得如此麻烦呢。”池墨一脸淡定的对着陈总说道。

    “哎呀,池总啊,开个玩笑嘛,你怎么还当真了呢,这蒋助理对你如此的忠心,我怎么可能挖得出墙角呢,不过是个玩笑话而已,池总您别放在心上,蒋助理你也是哈。”陈总被池墨这么一堵,一脸尴尬的跟池墨连忙解释道。

    “陈总您刚刚回国怕是还不太清楚我们家总裁的脾气,我们家总裁可是出了名的不会开玩笑呢,您今日这个玩笑若是放在旁人那里是个玩笑,放我们家总裁这里他就当真了,真是抱歉。”韩青笑着出来打圆场。

    “原来如此啊,看来确实是我这个玩笑开得不好,让池总都误会了,池总啊,刚才真的只是个玩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您大人有大量,多担待啊。”陈总又赔了一次礼。

    “无妨,陈总风趣幽默是业内公认的,我自幼就不太爱开玩笑,有时候别人开得玩笑还会当真,我倒是真羡慕陈总这么会开玩笑的人呢。”池墨微微一笑,随手把酒杯递给了身边的蒋渔。

    “既然误会解开了就好,解开了就好。”陈总默默的捏了把汗,刚才他差点儿得罪了这城市的地头蛇啊,他这张嘴啊,真是该打。

    这个小小的风波之后过了之后,池墨跟场上的其他人寒暄了一轮之后就跟陈总告辞了,而替他们家总裁挡了一圈儿酒的蒋渔已经迷迷糊糊的了。

    “韩青,先回趟我家。”池墨看着身边东倒西歪的蒋渔,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是”韩青点头,把车子调转了方向,往池墨的家而去。

    到了池墨的家之后,池墨跟韩青两个人对着东倒西歪不能自己走进去的蒋渔打量了好久之后两个大男人就选择了抬着进去这个保险的方法,把蒋渔给搬到了她现在住的客房里去了。

    “还是第一次见您主动关心员工呢,作为秘书,我简直是太感动了。”韩青跟在池墨的身边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一脸淡定的说道。

    “这种话以后说的饱含感情一些。”池墨笑了一声,然后对着韩青说道。

    “是。”韩青点头。

    蒋渔此时正迷迷糊糊的呢,她一伸手就抓住了眼前貌似是大鸡腿的物体,但是这个鸡腿似乎并不怎么情愿被她吃掉,她一吃,他就往前跑,她吃,他跑,她吃,他跑。

    “总裁,咱下午还回公司吗?”韩青含笑看着被蒋渔死死的抓住衣袖,一边抓一边还喊着“鸡腿别跑”的池墨问道。

    “下午有行程吗?”池墨问道。

    “下午是您的办公时间,没有预约的客人跟其他行程。”韩青翻了翻自己的小本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