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天色渐渐的烟了下来了,池墨他们又把整个岛给翻了一遍,还是依旧没有发现蒋渔的身影,蒋渔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的状态,眼看着月亮就要出来了,他们很快就要行动不方便了。

    “年轻人,你们是在找人吗?”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婆婆叫住了池墨。

    “是的。”池墨点头。

    “我家小孙子离家出走的时候总是爱去隔壁那座只有一栋房子的岛上的那个废弃的楼房里呆着,你们要不要去找找?”老婆婆一脸慈祥的说道。

    “隔壁的小岛?”池墨顺着婆婆指的方向看去,看到的是他的别墅所在的地方,此时他在的地方是跟他们住的地方挨着的海岛,中间有桥相连,这两座岛因为离得很近,所以被视作一个地方来命名的。

    “去那边只有一条路,我们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蒋渔啊?”蓝染说道。

    “不,在那边还有一条路,退潮的时候就会露出来一小块陆地,那是一条不过半米宽的小路,而且因为地方在角落里,很少有人注意过,除了跟老婆子我一样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了人之外几乎没人会注意到。”老婆婆指着桥的另一边说道。

    “回去看看。”池墨他们立刻折返。

    “快去吧,这岛上夜里可冷的很,而且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还有人鱼出没,要是不赶紧找,被人鱼拖到海里去可就真的没救了。”老婆婆笑眯眯的走远。

    “我们?拖人干嘛?”一脸懵逼的四个人鱼相互看了一眼。

    “不要管这些了,先去回去找找。”池墨开动了车子。

    “我先去海里看看是不是有那条路。”已经到了极限的银怜直接跳下了海。

    此时,蒋渔身边已经聚集了很多夜晚才会出现的小动物,它们好奇的看着闯入了他们领地的不速之客,眼睛里带着疑惑。

    池墨他们回到那边之后,就直奔屋子里后面不远的废弃楼,这个地方已经废弃很多年了,早就看不出来以往的样子了,只剩下一些长满了青苔的水泥块跟砖头杂乱的堆在仅剩的废墟里,表示这里曾经有过建筑。

    “韩青,你跟博士在外面等着,你们撑不了多久就要变出鱼尾了,万一在废墟了撑不住了会受伤,我自己进去。”池墨把韩青跟蓝染拦在了外面,自己一人带着手电筒进入了废墟里。

    池墨一边往前走,一边呼唤着蒋渔的名字,而昏迷中的蒋渔则是依旧无动于衷的躺在地上。

    “蒋渔,蒋渔,你听到就吱一声啊。”池墨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脚下踩到了一个东西,他附身一看,正是蒋渔带着的手机。

    “吱吱吱。”池墨捡起蒋渔的手机,听到烟暗中有头顶上不知道是老鼠还是什么别的动物的声音,他把手电筒朝上面照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一片衣角,池墨脸色一喜,连忙爬上了已经快要坍塌的楼梯去了二楼。

    这栋楼坍塌的不成样子,到了二楼已经是露天了,此时蒋渔就躺在二楼的角落里,生死不明。

    “蒋渔。”池墨见到蒋渔的身影就立刻冲了过去,正巧此时蒋渔也听到声音醒了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池墨。

    “唉?我在哪里啊”蒋渔被池墨架了起来。

    “先回去再说。”池墨架着蒋渔从摇摇欲坠的楼梯上往下走,蒋渔一个踉跄就摔倒了,连带着扶着她的池墨也一起摔了,两个人的重量让本来就风华的严重的楼梯坍塌了,两个就从二楼直接摔到了一楼。

    咚的一声巨响,引来了外面的韩青跟蓝染,他们急匆匆的跑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池墨还有压在池墨身上一动不动的蒋渔。

    “赶紧把他们先送回去。”蓝染跟韩青一人架着一个往外走去。

    回到池墨的别墅之后,蒋渔还是处于昏迷中,池墨则是因为这冲击,不小心把胳膊折了,蓝染他们叫来了医生,给他包扎后把他放在了屋子里的小池子里休息。

    “真是的,我是上辈子欠了她什么吗?”一脸不满的池墨靠着池子说道,现在他手上受伤,不能整个人都进水里,只能把下半身泡在水里,而且还要小心睡着了的时候习惯性的滑进去。

    “好了,别抱怨了,大不了我们轮流在这里看着你就是了,依照我们一族的自愈能力,过几天就好了,男子汉大丈夫的,别这么小气。”蓝染笑眯眯的戳着池墨那只被包的跟粽子一样的手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