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伊莎来访
    池墨被蓝染给扶到房间里去之后没多久就睡了过去,蓝染看着池墨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们人鱼一族在变成人类形态的时候精力是跟充沛的,极少出现困倦,更别说跟池墨这样直接睡过去的情况。

    “看来这加倍的钻心之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想的什么,明明跟小渔渔连朋友都还不算,为什么肯为她承受这种的痛苦呢?”蓝染无奈的叹息一声,给池墨盖好被子走出了房间。

    此时在伊莎的车里,伊莎坐进车子里之后就不由分说的给了自己的秘书两巴掌,接着就对她大发雷霆。

    “不是只让你给她一点儿警告就行吗?怎么会变成那样!云总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这些年被他糟蹋了以后受不了自杀的人还少吗!你竟然还跟他合伙骗我去说服池墨让蒋渔自己去,要不是池墨公司的人遇到了云夫人,池墨察觉不对赶过去的话蒋渔就危险了!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让我以后怎么去面对池墨!”伊莎看到池墨一脸愤怒的抱着衣衫不整的蒋渔出来的时候就知道是自己受骗了。

    “她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会自杀呢?总裁您还不知道吧,她现在可是住在池总的家里了,她那种人怎么会在乎被男人那个嘛。”伊莎的秘书对伊莎说道。

    “你说什么?他们住在一起?”伊莎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她认识池墨这么多年了,池墨明明连请她去他家做客都没有过,现在竟然让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下属住进了他家里!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您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看看。”秘书见伊莎成功转移了话题,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

    “这次先饶了你,下次要是再敢瞒着我这么做的话,别怪我翻脸!”伊莎冷着脸看着自己的秘书。

    “是,我知道了。”秘书捂着自己火辣辣的疼的脸心里暗暗的把这笔账算到了蒋渔的头上。

    “开车,回公司去。”伊莎叹息一声,这个秘书跟她很多年了,忠心耿耿,她有时候确实手段狠了些,但是也全靠她的帮助自己才能稳坐总裁的位置,所以她其实就是吓唬她一下而已。

    另一边在池墨的家里,池墨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就醒过来了,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坐在自己身边的池冉跟韩青。

    “哥,你终于醒了,你不知道,你都要吓死我了。”池冉一脸怨念的看着池墨,刚才他才刚刚上学校去上课蓝染就给他打电话说让他赶紧过来照顾池墨,他飞奔过来之后看到的就是逼着眼睛的池墨,当时他都要哭出来了。

    “蓝染这个家伙。”池墨揉揉自己的头,睡着之前忘记嘱咐他不准告诉池冉他们了,果然他就这么做了。

    “总裁,其实我认为蒋渔不是那种脆弱的人,您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删去了她的记忆?”其实韩青刚开始听到消息的时候反应比池冉还大,他跟着池墨已经很多年了,哪怕是当年那个人,池墨也没有为那个人做到这个份儿上过。

    “这次是我判断失误导致她有了不好的回忆,总是要负责的,这件事情以后不准再提,韩青,你回去跟公司里的人说,凡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都不准告诉蒋渔。”池墨休息过后,就完全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一边穿外套一边往楼下走。

    楼下,蓝染正在厨房里不知道忙活着什么,见到池墨他们下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干嘛呢?”池冉好奇的问道。

    “小渔渔呢刚刚被剥夺了记忆,没有记忆的那段时间是空白的,我刚刚让我的学生送来了幻想草,恩,用这个熬汤喝下去,你们告诉她什么她的脑海就会自动根据你们的说法编制她能接受的记忆,就不会穿帮了。”蓝染正兴致勃勃的熬着一锅发紫的汤,那锅发紫又有些泛着绿光的汤看起来十分的诡异,而且随着火候的增加,汤里还有让人退避三舍的气味散发出来。

    “我说,你确定你熬的不是毒药吗?”池冉一脸嫌弃的远离了厨房。

    “幻想草就是这个味道啊,你们小时候在海底的时候难道都没有见过吗?”已经习惯了这些味道的蓝染表示毫无压力。

    “我们还真是没有见过。”池冉吐槽道,他从小就跟着池墨在陆地上生活,在海里的时间很少很少,所以对于海里的生物他还真的是不熟。

    “总裁,伊总来了。”池家兄弟忙着研究蓝染这锅不明物体到底能不能吃的时候,韩青注意到了外面走进来的人。

    “她来做什么?”池墨眉头紧皱,一脸厌恶。

    “怎么了?怎么了?看样子哥你跟伊总闹别扭了?”池冉只知道池墨对蒋渔使用了能力,并不是很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伊莎也算是池墨的老朋友了,以前的时候池墨虽然对她冷漠了些,但是还是不会露出厌恶的表情,所以看到池墨的样子他很是奇怪

    “让她回去。”池墨对着韩青说道。

    “这样好吗?”韩青问道。

    “唉,韩青哥,你别,先让她进来吧,看看她有什么想说的再说。”池冉叫住了韩青。

    “对,池墨啊,你别对人家太无情了,我感觉伊莎也不是故意的,让她先进来,我还有些不明白的事情问问她。”蓝染拍了拍池墨的肩膀。

    “算了,让她进来。”池墨无奈的点头。

    “是。”韩青点点头,打开了门让伊莎进来。

    伊莎是把她的秘书给支走之后才偷偷的来的池墨家,一进门就看到池墨依旧烟着的脸还有站在厨房不知道倒腾什么的蓝染,再就是韩青跟许久未见的池冉,并没有发现蒋渔的身影。

    “你来做什么?”池墨冷着脸问道。

    “我只是来跟你道歉的,我不知道我的秘书会做的这么过分,让蒋助理受惊了,是我的错。不过我事先真的不知道她是骗我的,真的,我不是故意想要伤害蒋助理的。”伊莎说话的时候很是愧疚,一边的蓝染他们却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冷漠的看着她,池墨他们不搭茬,伊莎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只有蓝染面前那口锅里的液体沸腾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着,一时间空气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

    “啊,差不多了,小渔渔该醒过来了。”诡异的气氛持续了几分钟之后蓝染突然说话了,他一边拿来勺子从他的那锅汤里舀出来一碗放在了托盘上,一边自言自语的走进了蒋渔的房间。

    “啊!”蓝染刚进去没多久里面就传出来了蒋渔的叫声。

    “怎么了?”池墨他们都同时向那边看去,只见,蒋渔披头散发的冲了出来,身后还跟着端着那碗不明液体追着蒋渔的蓝染。

    “小渔渔,这个药对身体很好的,你别跑啊,真的一点儿都不难喝。”蓝染跟在蒋渔的身后喊道。

    “总裁,救命啊。”蒋渔窜到了池墨的面前,此时在那碗不明液体跟可怕的上司之间,她还是觉得池墨这个可怕的上司更加的安全一些。

    “池墨,你赶紧的说说她,生病了怎么能不喝药呢?”蓝染气呼呼的捧着托盘,蒋渔是他重要的研究对象,他是肯定不会害她的。

    “蒋渔,喝了。”池墨从蓝染手里接过那碗不明液体,一脸严肃的对着蒋渔说道。

    “可不可以不要喝啊?”蒋渔苦着脸看着池墨。

    “这是命令。”池墨板着脸说道。

    “我先问一下,我最近难道有什么地方惹您生气了吗?您要这么对我?”蒋渔死活都不肯去接那碗不明液体。

    “我说,哥,既然是哄人家吃药,你就温柔一点儿嘛,对了,之前蒋渔不清醒的时候,你不是也哄过她嘛,一回生二回熟,你就再哄一次嘛。”池冉一脸搞事的表情。

    “你再敢提那件事情,别怪我让你露宿街头。”池墨一个眼刀飞过去,池冉只能乖乖的闭嘴了。

    “蒋渔,总裁是为你好。”韩青无奈的对蒋渔说道。

    “是啊,蒋渔,我哥说的没错,你得喝了,虽然不知道这碗药味道如何,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蓝染他不会拿他的招牌来搞事情的。”池冉也一脸诚恳的说道。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池墨看向蒋渔。

    “我喝还不行吗。”这次没有人站在她这边,蒋渔委屈巴拉的接过池墨手里的碗,乖乖的喝了下去,这碗看起来卖相不怎么好的药,味道竟然意外的还很好喝。

    “怎么样?味道好喝吧?”蓝染期待的看着蒋渔,等待她的评价。

    “恩,甜甜的,跟棉花糖一样,博士你真厉害呢!”蒋渔认真的点头。

    “我就说味道不错吧。”蓝染被表扬了之后,小小的骄傲了一下。

    “不过,我怎么觉得有点儿晕?”蒋渔突然感觉眼前一烟,然后就失去了意识,要不是池墨及时的接住了她,她免不了要跟茶几来个亲密接触了。

    “啊累累,好险好险,看来药效不错,小墨墨,你把她搬回去吧,再睡一会儿就没事儿了。”蓝染笑着对池墨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