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死里逃生
    厉涩跟蒋渔正说着话呢,蒋渔的手机就响了。

    “小渔渔,你电话。”厉涩提醒道。

    “啊,奥,抱歉啊。”厉涩一提醒,蒋渔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连忙了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是刚刚跟蒋渔见过的蓝信。

    “喂,小渔渔啊,你过来带他们走吧,我已经给他们办好入职手续了。”蓝信的声音似乎有些奇怪,但是蒋渔并没有放在心上。

    “好,我马上过去。”蒋渔点点头。

    “小渔渔,那也先走了,你忙。”厉涩对着蒋渔笑笑,迈着步子,踩着高跟鞋就离开了蒋渔这里。

    厉涩走了之后,蒋渔就直接去了人事部,但是却没有找到蓝信的人影,正奇怪着的时候,蓝信的秘书走进来了。

    “蒋助理,我们部长说你来了的话,就让你去天台找他。”秘书把一张纸条给了蒋渔。

    “好,我知道了。”蒋渔接过纸条,带着一脸的疑惑去了公司的天台。

    此时在公司的天台上,蓝信正被绑在栏杆上,牧家兄妹两个得意的笑着,手里还拿着蓝信的手机。

    “哥,你说蒋渔会上当吗?你这个变声器靠谱吗?”丽莎问道。

    “当然靠谱了,丽莎,我跟你说啊,经过昨天的观察我发现,这个蒋渔啊,虽然她直觉准的可怕,但是根据我的观察,她智商不行,她肯定会来的,你放心好了。”牧冶一脸笑意的对着自己的妹妹说道。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还不赶紧的放开我。”蓝信在一边听着牧家兄妹两个的话,有些着急了,现在池墨跟韩青都不在公司,厉涩跟焦颜都是女人,帮不上忙,要是因为他蒋渔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要怎么跟池墨交代呢。

    “吵死了,要不是你还有用的话,我早就割断绳子把你扔下去了。”牧冶转头对着蓝信就是一巴掌,大的蓝信口吐鲜血。

    “哥,好了,好了,我就是要教训他们一下而已,别闹出人命来啊,虽然说他不是人类,但是我们要是真的把他弄死的话,我们可是要被通缉的,我们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搞得这么狼狈啊。”丽莎拉住了牧冶的手,一脸笑意的对牧冶说道。

    “还是我妹妹知道心疼哥哥,好吧,看你的面子上,哥就先放过他好了。”牧冶一脸满意的远离了蓝信,丽莎一脸担忧的看了一眼蓝信,也跟了过去。

    此时在天台的门口,蒋渔正悄悄的躲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声音,当听到蓝信讲话的时候,她就明白这是一个套儿了,刚才她接到蓝信的电话的时候就觉得哪里怪怪的,当时被厉涩说的头昏脑涨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在电梯里她才反应过来到底是哪里奇怪。

    第一,公司里有规定上班时候的工作交流要用内部指定的号码来联系,以方便管理,而刚才蓝信给她打电话用的却是他自己的私人号码。

    第二,虽然平日里很是吊儿郎当,但是工作的时候蓝信是个很负责的人,她刚刚去蓝信办公室里有注意到桌上堆积了很多的文件要处理,而他却在这个时候放下大量的工作约她去天台说话,这太不正常。

    意识到了这些不正常的情况,于是蒋渔就多长了一个心眼,到了之后没有直接的走出来,而是躲起来多听了一会儿,果然事情不出她所料,这两人果然是在玩这种手段,蒋渔此时突然无比的庆幸因为白小星的事情,唐蝶跟白夫人经常使用各种手段来欺骗她,想要教训她一下,这么多年来了,她也积累了很多经验,这种套路唐蝶跟白夫人三年前就不屑用了。

    就在蒋渔的大脑正在飞速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手机铃声引起了牧冶的注意,蒋渔慌乱中按下了接听,还没等挂掉她已经被牧冶给拎了起来。

    “挺聪明的嘛,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啊,蒋渔。”牧冶狠狠的把蒋渔给扔到了地上,坚硬的地面把蒋渔的身体撞的生疼。

    “蓝信,你没事儿吧。”蒋渔一抬头就看到嘴角还有血迹的蓝信,一脸惊慌的问道。

    “就是掉了颗牙齿而已,没事儿的,你怎么样?”蓝信吐了一口血沫子,很爷们的问道。

    “现在是没事儿,不过接下来就说不定了奥。”牧冶说话的时候一脚踢在了蓝信的身上,蓝信痛苦的惨叫了一声。

    “哥。”丽莎听到蓝信的惨叫立刻就赶了过来,一脸不赞同的拉开了牧冶。

    “丽莎,你太善良了,这两个人要是今天把他们放走的话,我们就没有活路了,今天他们两个必须死,不然我们把他们伪装成殉情好了,在解决了他们的同时还能让池墨好好的体会一下爱而不得的滋味,怎么样,这个一箭双雕的计划是个好计划吧?”牧冶笑着说道。

    此时蒋渔的手机还在通话中,而电话那头正是打电话来询问情况的池墨,刚才的事情他已经通过电话听的一清二楚了,他此时正在飞速往回赶的路上。

    天台上,蒋渔也绑了起来,虽然被绑的过程中蒋渔有挣扎过,但是牧冶去很暴力的都制服了,所以蒋渔被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伤痕累累了,蓝信也遭到了波及,被重重的暴打之后已经失去了意识。

    “哥,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丽莎还是有些犹豫。

    “丽莎,我们没有退路了,非做不可了,你放心,到时候哥哥肯定会保护好你的,世界这么大,我们肯定能在别的地方找到更好的生活的。”牧冶一把说话一边吧一根绳子系在了栏杆上把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蓝信跟蒋渔依次吊在了栏杆外面,这里是顶楼,这栋楼有十五层,要是真的掉下去的话,估计也是没有活路了。

    “蓝信,你醒醒,快点儿醒过来。”蒋渔努力的叫着蓝信,希望他能恢复意识,但是却收效甚微。

    “别叫了,他不会醒过来了,永远不会了,好了,既然他没醒,就由你来跟这个世界来个感人的告别吧,要感人一点儿奥,不然的话,可就不让你说完了。”牧冶手里拿了一把小刀,一点点的磨着吊着蒋渔的绳子。

    “我不会死的,不会的!”蒋渔一脸肯定的说道。

    “有意思,我这个人啊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跟人家抬杠,所以,真是抱歉了,你会死的奥。”牧冶手里的小刀一用力吊着蒋渔的绳子就断掉了,蒋渔整个人往下落去,接着绑着蓝信的绳子也被切断了,两个人飞速的往楼下坠去,半空中蒋渔脑子一片空白,最后竟然笑了出来,随着她的笑声响起,她就落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了,她突然懵了,躺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喂,你是吓傻了吗?说话啊?”见蒋渔躺在气垫上一动不动,池墨连忙过去把蒋渔拉了出来,一个劲儿的摇晃。

    “我还活着?”蒋渔呆呆的看向池墨。

    “不然嘞。”看到蒋渔说话,池墨总算是放心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竟然还活着,我还活着,太好了,太······”蒋渔疯狂的大笑着,抓着池墨一个劲儿的笑,就在池墨实在受不了她的笑声要出口打断她的时候,蒋渔的笑声戛然而止,接着人就昏了过去。

    “总裁,把他们送去医院吧。”厉涩接到池墨的命令让人来准备这些的时候吓得不轻,看到蓝信跟蒋渔掉下来的时候,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韩青,你去把牧家兄妹给我弄回家里去,我要亲自跟他们谈谈,厉涩,你先把蓝信送去医院,我带蒋渔回去找蓝染。”池墨吩咐完了之后就打横抱起蒋渔就往车里走去。

    “是。”韩青跟厉涩一起架着蓝信上了救护车,池墨开车带着蒋渔回家去了。

    蓝信这边先不说,池墨刚刚开门蓝染就冲了出来,路上池墨跟他说的时候他都要吓死了,听到开门声就立刻冲了出来。

    “赶紧放下放下,让我看看我们家多灾多难的小渔渔啊。”蓝染指挥着池墨把蒋渔放在了沙发上,他赶紧的检查蒋渔的身体。

    “什么情况?”蓝染检查完了半天都没有说话,着急的池墨连忙问道。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这么着急小渔渔的安危,我再告诉你她到底怎么了。”蓝染笑嘻嘻的看着一脸着急的池墨。

    “什么时候你还说这些,赶紧的跟我说说她到底怎么了?”池墨瞪了一眼蓝染,威胁道。

    “别这么瞪着我嘛,本来你就长得一脸凶相,这么瞪着人很可怕的啦。”蓝染一脸不满的对着急的池墨说道。

    “我说蓝染你就别在这个时候卖关子啊,小心被我哥掐死。”池冉听韩青说了今天的事情,也连忙从学校里赶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