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校庆4
    锦瑟很听话的带着她的人下去了。

    “说吧,今天你主动找上门来,甚至不惜让我们之前签订的协议撕毁?”男人淡定的放下杯子看向池墨跟韩青。

    “先撕毁协议的是你们。”池墨淡定的看向男人,十年前,他跟他曾经有个协议,两方各做各的,不能相互干涉对方的任务,而且两个立约让你在协议有效的时候绝不见面,当时他们可是发了最毒的誓言,他们人鱼族一向是对誓言十分的看重的。

    “奥?何以见得?”男人微微挑眉,淡定自若的样子让池墨很是不爽。

    “韩青,把证词拿过来。”池墨一挥手,韩青就拿来了一张光盘,男人身边的女仆接过来放了出来,画面里是两个完全没有任何伤痕的人,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跟外面躺着的一堆是一个款式的,手上的纹身也跟男人胸前戴着的十字架上的纹路一样一看就是他的人,画面上,那两个人正在交代关于把蒋渔送去无人岛的事情。

    “还需要再看下去吗?”池墨拿来了遥控器按下了暂停,看向对面的男人。

    “把他们两个叫来。”男人的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表情,但是眼神却有些变化了。

    女仆很快就把画面上的两人叫来了。

    “老大。”你两人见到池墨跟韩青坐在这里心里咯噔一下,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来跟男人问好。

    “混蛋!”男人突然迅速的连扇两个巴掌,声音在安静的客厅里格外的响亮,池墨跟韩青淡然的看着男人打自己的下属,眼神中还略带嘲讽。

    “老大,我们错了,我们错了。”那两人被打了之后还要捂着脸认错。

    “混蛋,知道你们做错了什么吗?”男人整了整刚才因为打人而被弄乱的衣服。

    “知道知道。”那两人连忙点头,

    “滚。”男人呵斥道。

    “是,是,是。”那两人连忙就要走。

    “等一下,这就要走了啊”池墨出声了。

    “那池总你想怎么样呢?他们做错了事情我也教训过了,我想事后,您也教训过他们了吧,今儿就给我个面子,这篇就翻过去了吧,毕竟那个女孩子又不是我们一族的,何必为了异族的伤了我们同族的感情呢,你说身边。”男人淡定的笑着。

    “这篇翻不过去。”池墨往后一靠,凉凉一笑,动了他的人这么意思了两下就想要糊弄过去,实在是太过天真了。

    “那您说要怎么样?”男人说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了的感觉了。

    “韩青,别客气,教教他们,在我们这边做错了事情该接受什么样子的惩罚,顺便也告诉这位先生一下,什么叫做惩罚。”池墨话音未落韩青的腿已经动了,干净利落的把那两个打算溜掉的男人踢了回来,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接着又是一顿胖揍啊。

    “池墨,你别太过分了。”男人的手扶住了沙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下属被打。

    “要是不想撕毁协议的话,把他们交给我处理是最好的办法。”池墨很满意的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两个人,淡定的对男人说道。

    “池墨,你不要太过自以为是。”男人终于是忍不住了,拍案而起。

    “韩青,可以了。”池墨成功的把男人激怒了,心里终于是痛快了,挥手让韩青住手。

    “我可以让我的人不去动那个女人,但是,协议继续。”男人咬牙切齿的样子跟刚才的锦瑟有异曲同工之处。

    “成交。”池墨站起身来,带着韩青离开了别墅。

    别墅外面,韩青一直都看着池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时候你也学的跟蒋渔一样吞吞吐吐的了,有话就说。”池墨看了一眼韩青说道。

    “总裁,您今天闹这么一出就只是为了给小渔求一个保险吗?这可不像是您的作风。”韩青推了推眼镜,眼中闪烁着探究的目光,今天池墨不惜大动干戈的闯了进去,怎么可能就是为了找个茬,他才不相信呢,他们总裁肯定是有别的打算的。

    “你话太多了。”池墨今天心情不错,韩青这么质问他,他都没有任何的不悦的表情,这就让韩青更加的确定自己的想法了。

    “总裁,接下来我们去哪里?”韩青没有问到想问的事情,看池墨的样子也没打算告诉他,于是只好作罢,乖乖的发动了车子。

    “回家。”池墨微微一笑。

    池墨跟韩青走之后,那个男人生生的把手里的杯子给握碎了,碎片把他的手给割破了,鲜血直流,一边的女仆赶紧的取来急救箱准备给他包扎,但是却被男人拒绝了,男人松开手,握在手心的碎片随着鲜血撒了一地,男人受伤的手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最后完全恢复如新。

    “把刚才那两个丢人的家伙处理了,处理的干净点儿。”男人对着女仆吩咐了一句就绕开碎片上楼去了。

    “好的,主人。”女仆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让人看着就毛骨悚然。

    蒋渔这边,蒋渔跟池冉他们在学校里逛了一圈之后就感觉有些累了,但是池冉他们却没打算让她一个人单独行动,于是一行人就来到了礼堂里等待白小星的演讲开始。

    演讲很快就开始了,白小星很有架势的走上台来,还没有开口,凭着他的俊俏容颜就已经得到了很多的掌声了,白小星的演讲内容蒋渔没有仔细的听进去,她只是感觉白小星似乎有些不对劲,只是一味的盯着她看,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儿。

    “蒋渔姐,怎么了吗?”蒋渔身边的沈辛心思细腻,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异常。

    “没什么。”蒋渔摇摇头,她不想要别人知道白小星的事情,她打算待会儿等白小星下来之后再单独找他谈一谈,或许是刚才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呢。

    演讲的内容不是很多,所以很快就结束了,此时蒋渔已经去了下台的地方等着白小星了。

    白小星跟观众打过招呼之后就下台了,蒋渔看着白小星冲这边走来,连忙的对着他挥手,希望他能看到她,但是明明只有她一人的地方,白小星却无视她直接走过去了。

    “白小星,你怎么了?”蒋渔立刻就追了过去。

    “奥,抱歉,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我就先回去了,你待会儿让池冉他们送你吧,抱歉了。”白小星被蒋渔拦住之后,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知道了。”蒋渔放开白小星的手,低着头没去看白小星离开的方向,她不敢去看,她怕一看到他的背影,自己就忍不住冲上去告诉他全部的事情,她已经卷进来了,她不希望白小星也卷进来,所以她宁可无情一些。

    “小渔渔,要不你跟我回我实验室玩一会儿吧。”蓝染走到蒋渔的身边说道。

    “好。”蒋渔勉强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开车去。”蓝染瞥了一眼蓝信,吩咐他去开车。

    “唉,那你们不跟我们继续逛了吗?”池冉看着他们都要走,有些不舍得的问道。

    “年轻人啊,我们可没有你那个体力,你们慢慢玩吧,我们得回去了。”蓝染无奈的拍拍跟他哥一样不懂女人心的池冉,叹息一声跟蒋渔一起去了蓝信的车里。

    池墨家,池墨刚刚到家就遇到了同样也刚刚到家的白小星,两个人只是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家,刚才哪一眼两个人都各有心思,池墨在想为什么白小星是一人回来的,而白小星却在想要不要高告诉蒋渔他已经知道池墨的身份这件事情。

    “喂,池冉。”池墨一到家就拨通了池冉的电话。

    蒋渔这边,蓝信很快就把蒋渔跟蓝染给送到了蓝染的研究室外面,蒋渔跟蓝染下车之后蓝信就迅速的开车开溜了,丝毫不给蓝染留下他的机会。

    “蓝信似乎很怕你。”蒋渔看着跑远的车子对蓝染说道。

    “不是怕我,他是觉得我啰嗦了,来,进来吧,我们不管他,他永远都是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我都懒得说他了。”蓝染一边跟蒋渔碎碎念着一边打开了研究室的门让蒋渔进去。

    蒋渔一进门就被震撼到了,这里的空间很大,到处都是实验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瓶瓶罐罐里面装着花花绿绿的液体,这里虽然没有花香岛上的那座实验室大,但是在市区能有这么大的地方已经很是奢侈了。

    “怎么样?不错吧。”蓝染对着蒋渔得意的笑着说道。

    “确实很震撼,不过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蒋渔环视了四周发现这里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我做研究最怕别人吵我了,一个人刚好,就是有时候挺想念小渔渔你的饭菜的,你说好的给我来送饭也没来。”蓝染一边摆弄着他的瓶瓶罐罐一边对蒋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