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十万火急
    ea公司里面,韩青急匆匆的赶到了,连车都顾不得停好就直接冲进了公司,刚刚路上给池墨打电话,发现池墨的手机关机了,给蓝信打也是占线,厉涩今天出差没在公司,其他人又不方便让他们知道蒋渔的事情,所以韩青一路狂奔而来,生怕耽误了事情。

    韩青进公司遇到的第一个人是蓝信,他见韩青出现了,笑着迎了上去:“呦,韩秘书回来了啊?不是旷工了吗?砸就旷了几个小时啊?”

    “总裁呢?”韩青满脸的焦急让蓝信原本笑着的脸也渐渐的僵硬下来了。

    “里面呢。”蓝信指了指总裁办公室的门。

    “知道了。”韩青一步都不敢耽搁,门都没有敲就急匆匆的冲进了总裁办公室,蓝信看着韩青如此不淡定的反应,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儿了,也连忙急匆匆的跟了上去,好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的。

    池墨此时正在忙着,见到韩青冲了进来,略带疑惑的抬头看着他。

    “总裁,不好了,小渔出事儿了。”韩青一进门脚步刚刚停下话就已经出口了,听到韩青的话池墨捏碎了手里的笔然后猛然起身,往外走去。

    “老大,要我帮忙吗?”蓝信急匆匆的跟上。

    “你留下看着公司,通知蓝染跟我们汇合。”说话间池墨跟韩青已经来到了电梯前面了,听到蓝信的喊声,池墨回头对着他吩咐道。

    “知道了。”蓝信点点头。

    “韩青,路上跟我说清楚具体情况。”池墨跟韩青进了电梯,电梯在下降的途中,韩青一直都有条不紊的清晰的跟池墨汇报着来龙去脉,池墨也一直都认真的听着,出了电梯韩青还在说,池墨一边往外走一边听着,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下来,吓得周围经过的员工都纷纷的退避三舍,免得被波及。

    此时正跟沈辛在一起聊天的蓝染接到了蓝信的电话。

    “怎么了?”蓝染接起来电话问道。

    “哥,不好了,出大事儿了,小渔渔出事儿了,老大跟韩青已经走了,老大吩咐我通知你让你赶紧的去跟他汇合,你赶紧的去吧,看韩青的样子事情还不小呢。”蓝信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看韩青如此的焦急的样子肯定是特别难搞的事情。

    “什么?好,我立刻就过去。”蓝染挂了电话,直接翻墙进了池冉家,外面的沈辛一脸疑惑的看着墙头的时候蓝染已经从里面打开了门让他进去了。

    “我说,你们也太过分了吧,这里可是我的私宅啊,我可以去告你们的。”池冉听到响声出来了,看到是沈辛跟蓝染一脸又气又无奈的样子说道。

    “先别闹别扭了,赶紧开车带我去跟你哥汇合,你嫂子出事儿了,赶紧的。”蓝染拎着池冉就去了车库,他今天是步行来的,要尽快跟池墨汇合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让离他最近的池冉带他去,池冉的车技很好,肯定比他最急开车要快的多了。

    “奥,好。”听到是蒋渔出事儿了,池冉二话不说就把车开了出来。

    “沈辛你也一起来,别耽搁了。”蓝染打开车门连沈辛也一起带上了车。

    “你让他上我的车做什么?”池冉一脸不开心的看着后座上的两个人。

    “别闹了,待会儿他可能有用,走,赶紧走,这次事儿挺大的。”蓝染从后面弹了一下池冉的头,焦急的催促道。

    “坐好啊”池冉发动了车子,拨通了韩青的电话问了路线,然后冲目的地而去。

    此时在韩青的车上,池墨已经听完了所有的事情,也看过了监控记录,还有刚刚青蛛的人发来的消息,说在附近的一个港口上看到过蒋渔的身影,不过是昏迷中的了。

    “总裁,您觉得是林言食言了吗?”韩青把车子正往港口开去,

    “他没有那个胆子,是云清那个家伙。”池墨十指交扣的握在一起,正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云清那个家伙真是越发的丧心病狂了,恐怕这次抓走了小渔就是想要对您做些什么事情,毕竟当年最反对您成为魔王的人就是他了,最后在您上任之后他甚至还不惜背叛了我们叛去了对面,听说他现在也已经是对面仅次于头目的人了,这次需要直接清理门户吗?”韩青的车技跟池冉有的一比,路上一点儿都没有耽搁。

    “要是蒋渔真的被带去了岛上的话,肯定是在无涯岛,那里是他们的老巢,不用着急清理门户,先救出蒋渔来之后再说这些。”池墨的眼睛里似乎有雷雨正在酝酿,看着都让人感觉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是。”韩青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韩青跟池冉的车几乎是同时到达港口的。

    “哥,怎么回事儿?”池冉急匆匆的下车。

    “是云清动手了,我们现在立刻往无涯岛去,你们都打起精神来。”池墨让韩青去港口直接租了两艘快艇几个人就直接去了在这片海域上唯一的一座海岛,无涯岛,

    此时在无涯岛上,沈碧慕也应林言的通知来到了这里,她一上岛就听说蒋渔被抓来了,迫不及待的就去关着蒋渔的屋子里落井下石去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原因她弟弟才认识池冉那个小畜生,要不是这个女人的话沈辛还是她最听话的弟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沈辛可是她精心培育了十几年的人才啊,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已经变成池墨那边的人了,这简直跟剜她的心一样,愤怒的她就把所有的责任都算在了蒋渔的头上了。

    “你怎么来了?”奉命看着蒋渔的锦瑟看着沈碧慕出现,脸色不是很好,她跟沈碧慕同为林言手底下的大将,而且都是女孩子,所以平日里两个人都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这次让沈碧慕去主动找池墨委托的事情也是她给林言进的言,听说她不但任务失败了而且她那个宝贝弟弟竟然还倒戈去了池墨那边,沈碧慕也因此得到了林言好一顿的惩罚,锦瑟想想就觉得解气。

    “让开。”沈碧慕冷冷的对锦瑟说道,关于锦瑟蹿腾林言让她去接触池墨的事情,她是清楚的,她跟锦瑟互看对方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她虽然犯了很大的错误,但是只要她还活着这到底是谁弄死谁还说不定呢。

    “那位吩咐了,不准任何人探望。”锦瑟看着沈碧慕有些憔悴的脸色就越发的开心起来,连带着又跟沈碧慕较劲起来。

    “别逼我动手。”沈碧慕冷眼看着锦瑟,在林言的手下,她们两个女孩一文一武,锦瑟擅长阴谋诡计,但是实战能力太弱,她都不屑跟她打,不过若是她在阻拦她就说不定了。

    “哼。”锦瑟也清楚自己打不过沈碧慕,只能冷哼一声不甘心的让开了路,让沈碧慕进了蒋渔所在的屋子里。

    屋子里,蒋渔已经淡定的坐着,她每次这种时候都会异常的淡定,丝毫没有遇到绑架和监禁的慌乱跟惊恐,她甚至还很不客气的开始吃起云清吩咐锦瑟拿来的水果了。

    “不知道死活的女人。”沈碧慕一进屋就看到蒋渔正在认真的吃一个苹果,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她站在那边看了一会儿,发现蒋渔还是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就出声了。

    “沈小姐,好久不见。”蒋渔也听池墨他们说过一些沈碧慕的事情,虽然不明白他们说的对面是哪里,不过能确定沈碧慕就是池墨他们的敌人就对了。

    “是啊,好久不见啊,我弟弟你们用的还开心吗?”沈碧慕一个跨步来到了蒋渔身边,一把掐住了蒋渔的脖子,蒋渔手里啃了一半的苹果落在了地上,沈碧慕双目赤红,满是杀意,手上越发的用力起来,眼看着蒋渔就要失去意识,就在这个时候,过来请的云清一脚踢开了沈碧慕,把蒋渔给救了下来。

    “谁让你私自动我的客人的?”云清把蒋渔放在沙发上,蒋渔的身份他早就已经查到了,这么稀有的物种,要是被这个没有脑子的家伙给弄死了可真的就赔大发了。

    “老大,沈碧慕也是因为她弟弟叛逃的事情精神有些失常了,您就原谅她一次吧。”林言听到动静急匆匆的赶来给沈碧慕求情。

    “带出去去刑崖领一百鞭子,她自己培养的人自己看不住去了池墨那边给他们增加了战斗力我还没有罚她呢,她倒是又来招惹我生气,好啊,现在我两罪并罚,谁也不准求情,求情的一律同罪。”云清看都没有看一眼林言,直接带着蒋渔离开了。

    “一百鞭子。”沈碧慕听了云清的话绝望的坐在了地上,刑崖的鞭子是蚀骨抽筋,十鞭子就已经是要命的刑罚了,这次她被判了一百鞭子简直就跟直接送她去投胎没什么两样了。

    “你太冲动了,我让你来不是来丢人的,自己去领罚吧,我会跟刑崖的人说好,把一百鞭子分几次打完,你放心,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不会让你死的。”林言跟沈碧慕说完也直接走了再也没看她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