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银苏与池墨的关系
    次日上午,蒋渔醒过来之后就看到池墨,银殇跟银苏都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他们三个似乎在说什么正紧的事情,见到她出现他们三个的声音停了下来,然后纷纷看向她。

    “睡醒了啊?”夜谦笑着冲蒋渔伸出手人,示意她去他那边。

    “我确实睡过头了,不好意思。”蒋渔看了一眼钟表,此时上面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今天她确实赖床赖得有些久了。

    “来度假的又不是来上班的,睡过头没什么的,别这么紧张,你现在可是我们的老板娘啊,我们怎么敢责怪你啊?”银苏笑着打趣蒋渔道。

    “姐,你是ea的员工可别拉上我啊,我可不是。”银殇显然也是刚刚睡醒没多久,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说话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哈欠。

    “今天上午还有庆典,要继续去逛逛吗?”池墨给倒了水,现在离着庆典结束还有三个小时,他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再去逛一圈儿。

    “好啊好啊,我们昨天来晚了根本没有赶上,今天正好去逛逛,要是早知道有庆典的话,我们就提前一天回来了。”银苏笑着说道。

    “那就再去吧。”蒋渔昨天还是没有玩尽兴,但是昨天池墨已经陪她玩了一整天,虽然池墨现在是她的男朋友,但是再要她开口让池墨陪着她的话,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不过要是别人开口的话就好多了。

    “走吧。”池墨起身,牵起蒋渔,蒋渔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无意识的流露出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让他感觉不是很舒服,但是昨天的庆典上,蒋渔跟他之间的关系似乎被无限的拉近了,蒋渔的笑容一直都挂在脸上,她无意识的依靠也让他很有存在感,虽然他承认陪着女生逛街确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不过他甘之如饴。

    今天的庆典比昨天的人少了很多,基本上就只有岛上的人在来来往往了,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都已经回去了,所以今天的庆典显得有些凄凉的感觉。

    “唉,今天人好少啊,看来真的是来晚了啊,真是的。”银苏一脸不满的抱怨道。

    “干嘛要拉我来这里啊,到处都是人类,烦死了。”银殇虽然一脸不满的抱怨着,但是还是乖乖的给自己家姐姐拎着东西。

    “你说话注意点儿,别老是人类人类的,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也是人类啊,好好的说话不会啊?”银苏回头瞪了一眼身边的银殇,今天他们来就是来找那个女人的,那个女人能活过来多半也跟秦汉脱不了关系,他们必须好好的调查清楚秦汉到底复活了多少的故人来给他们惊喜,牧家兄妹那边没问出什么来,他们两个就是办事儿的,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但愿这个女人能知道的多一些吧。

    “知道了。”银殇无论在别人面前多么嚣张,在银苏面前都乖的跟一只小喵咪一样,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姐控模样。

    “不过,姐,你说要是小渔知道了那个女人跟池墨之前的关系会不会生气啊?”银殇凑到银苏的耳边问道。

    “不是已经达成共识这件事先不让小渔知道吗?难不成你想告密不成?”银苏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从去见过沈碧慕回来之后就一直不太正常的弟弟,沈碧慕的事情她懒得过问,人是她同意赶出去的,银尾一族的族长也是她,说起来应该去见她的人是她才对,可是她就懒得见那个丢人显眼的家伙,所以才让银殇代替自己去了,不过银殇回来之后极不正常,让她有些后悔让自己这个向来喜欢宠着沈碧慕的弟弟去见她本人了。失策啊,失策啊。

    “我不是想告密啊,不过这件事情就算是我们不说,云清他们肯定也会捅到小渔那边去的,他不是刚刚绑架过小渔吗?他现在已经盯上她了,想再绑架小渔有些困难,但是挑拨离间的话他还是能做得到的啊,你们说是不是?”银殇有条有理的分析着。

    “我不会给他机会接近蒋渔的。”趁蒋渔在摊子前挑选东西,池墨走到了落在他们后面的银家姐弟面前说道。

    “池墨我跟你说啊你还真别不信啊,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你还是直接坦白比较好。”银殇一脸认真的对着池墨建议道,

    “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我懒得提起死人来。”池墨见蒋渔正在找他们了,于是快步走到了她身边,免得他待会儿一着急走丢了。

    “丢人现眼了吧,他的事情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这样照着他的方式配合他就是了,至于失败还是成功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记住了,我们跟他的关系只有上下属,不是朋友,我劝你别给我惹事。”银苏拉着银殇警告道。

    “姐,这么多年了,你真的是从未把他当做朋友吗?是,池墨这个人确实性格很恶劣,嘴巴又毒,但是他把人鱼族治理的很好啊,你看现在,就算是他常年不在,族里也没有任何的慌乱,我们跟这样的人做朋友,这样不好吗?”银殇知道银苏一直都对池墨心存芥蒂,不肯敞开心扉去接受池墨已经取代了他们银尾一族成为新任的王的事实,大概池墨也是清楚的,所以他一直没有把他们姐弟俩带去ea公司,只是把他们扔在这几个小岛上放养着。

    “够了,别说了,我跟他永远不可能是朋友。”银苏眉头一皱快步走向前去。

    “唉!一个两个都这么固执,我们家的女人真是都太难搞了。”银殇沉重的叹息一声,他们父母就他们三个孩子,总共就俩女人,却一个比一个难搞,他姐姐呢固执又偏执,他妹妹呢,是疯狂又叛逆,倒是显得恶名在外的他格外的正常起来了。

    前面,池墨跟蒋渔也听到了银殇跟银苏的争吵,池墨不以为然的淡定一笑,蒋渔则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身边的池墨,不过看到他一脸淡定的样子也放心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了一眼银苏,明明她看起来那么平易近人而且有时候还很可爱,可是刚刚说出来的话却那么让人震惊。

    “以后离着她尽量远一些,有事情的时候可以找她,不过别太过依赖她。”池墨语重心长的对着蒋渔嘱咐道,对于银苏,池墨一直跟她保持着互相利用的关系,他给她提供庇护,她听从他的差遣,不给他惹麻烦。

    “奥,好。”蒋渔点点头,秉持着一贯的老大一定是对的原则,彻底的把这件事情暂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四个人逛着逛着就来到了一处雕塑面前,这是昨天刚刚落成雕塑,雕刻的是岛上的人在海上见过的一条人鱼的样子,蒋渔兴奋的围着雕塑转了一圈儿之后,目光停在了雕塑的脸上,她总觉得这个雕塑上的人鱼的样子她在哪里见过,但是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了,所以她就一直盯着雕塑发呆起来。

    “小渔渔你喜欢人鱼的话,你面前可有三条活生生的人鱼啊,你盯着个雕塑发生呆啊?”银殇走到蒋渔面前一脸笑容的问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个人鱼的脸似乎是在哪里看到过一样,不过我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了,我觉得我要是多看看的话肯定能想起来的。”蒋渔说完之后又对着雕塑研究起来,她无意识的咬着嘴唇,手指在手臂上敲打着,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

    “还好,雕的不像。”知道内情的池墨,银殇,银苏三人看着那个完全偏离了本体形象的雕塑,在心里同时响起了感叹。

    “快中午了,回去做饭。”池墨抹了一下被蒋渔那被自己咬出牙印的嘴唇,拉着她就直接往回走,被拉走之前,蒋渔还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那雕塑,心中坚信自己肯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雕塑上的女性人鱼的,恩,一定是的。

    蒋渔被池墨拉回来之后,开始任劳任怨的做饭,这些日子她连生病带被绑架,好久都没正经下厨了,今天她也心情不错,就打算做的丰盛一些,犒劳一下昨天跟今天都任劳任怨的帮她拎东西的池墨,顺便也捎带着银苏跟银殇的份儿。

    “小渔渔,你这么贤惠,跟了池墨真是可惜了。”银殇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对着正在厨房忙着的蒋渔一脸感慨的说道。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了,不过我可以回答你,因为我瞎。”蒋渔自从跟池墨在一起之后,无论是池墨的亲弟弟池冉,还是池墨的好友好下属们都是这么说的,她已经习惯了,要是搁以前的话,她肯定也会这么问现在的自己,但是相处下来她已经知道了池墨的好,她才舍不得这么说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