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介意
    池墨家,池墨买了蒋渔要的东西回来之后见蒋渔跟池冉已经差不多弄好了,根本不缺酱油,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蒋渔,不知道蒋渔特地把他支走是为了作什么。

    “哥,吃饭吧。”池冉殷勤的摆好碗筷,然后又帮着端菜,一副乖巧的不得了的样子让池墨更加的怀疑在他走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池冉,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吗?”池墨脸色一变,冷冷的看向池冉,池冉被池墨这么一问,手里拿着的碗差点儿掉地上。

    “没,没有啊,我就是觉得总是来蹭饭不太好意思了,就勤快一点儿来补偿啊。”池冉打死都不会说刚刚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一件他哥大概永远不想让蒋渔知道的事情。

    “是嘛,既然这样的话,吃完饭之后就把碗也给洗了。”池墨坐下来,拿起筷子吃饭。

    五分钟前在池墨家的厨房里。

    “蒋渔姐你很奇怪唉,你不是一向不关心这些嘛。”池冉疑惑的看向蒋渔。

    “没有啦,我就是上次在岛上的庆典上遇到了一个女人,她好像是人鱼族的,但是她没有叫池墨为墨王,所以一时好奇啦、”蒋渔笑着说道。

    “女人?我哥从来很少接触女人的,之前除了牧家兄妹跟厉涩就是那个死了的云芸了,除了她们三个之外就只有蒋渔姐你了。”池冉漫不经心的说道。

    “云芸?死了?”蒋渔听到池冉漫不经心的话突然想起那天在岛上池墨说过的话,他说他认识岛上供奉的那个人鱼,他还说那个人鱼很早之前就已经死了,当时他的表情不是很对劲儿,后来他们去岛上看雕像的时候她总觉得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现在经过池冉这么一说她突然就想起来了,那个雕像虽然雕琢的有些走形,但是仔细一看的话正是那天卖他们汉服的那个女老板啊,也就是那个叫池墨名字的女人。

    “啊,呸呸呸,我说了什么啊,蒋渔姐,你就当做刚才什么都没听到行吗?要是给我哥知道我说了这些给你听的话我肯定要被大卸八块了。”池冉紧张兮兮的对蒋渔说道

    “好。”蒋渔点点头,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计较。

    吃过晚饭之后池冉乖乖的洗完了碗就迅速的溜了,不敢再呆在池墨的眼皮子地下晃悠,池冉走了之后蒋渔也收拾一下就回房睡觉去了,本来打算跟池墨好好说说话的决定也随着知道了云芸的存在而被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次日清晨,蒋渔早早的就起来做好了早饭,然后连池墨的面都没见就急匆匆的出门去了,星辰公司的上班时间本来就比ea的早半个小时候,加上她还要搭公交去,所以她都是提前一个小时出门的,平日里她都会多呆五分钟等池墨起床了之后跟他打个招呼再走,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她就是不想见到他的脸,所以她比平日里早走了五分钟,池子跟客厅之间的门隔音很好,今天蒋渔又刻意放轻了动作,所以她离开时池墨还靠在池边休息,没有醒过来。

    五分钟后,池墨随着生物钟起床,却发现早餐已经准备好,但是蒋渔已经走了,他看了一眼时间眉头一皱,蒋渔是个很守时的人,从来不会早走或者晚走,而且今天他也没有听到他起来的声音,显然是蒋渔刻意避开他了,他坐下吃早饭,脑海里闪现昨天池冉的反常跟蒋渔的冷漠,决定待会儿先把池冉找来问问情况再说。

    蒋渔来到星辰公司之后跟往常一样先去了她在星辰公司的办公室看文件,等其他人来了先例行开个会就各自工作了,但是今天办公室里却有人比她来的更早,那个人坐在她的位子上,背对着她,看背影是个男人。

    “你是?”蒋渔试着叫了一声。

    “来的挺早的啊。”听到蒋渔的声音,那个占了蒋渔的位置的男人转过头来,笑着对她说道。

    “白小星!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出差去了吗?”蒋渔惊喜的看着眼前坐着的人,正是原本应该在国外出差的白小星。

    “正经的事情都已经搞定了,剩下的我就交给了秘书去做了,听说你过来了,我当然得过来亲自看看情况了啊。”白小星笑眯眯的对蒋渔说道。

    “真是同情你的秘书啊”蒋渔没心没肺的笑道,见到白小星,她的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

    “奥,对了,今天我家有个宴会,我叔叔也来,他说好久没有见过你了,让我也把你带上一起去,不知道你赏不赏脸啊?”白小星对着蒋渔说道。

    “当然赏脸,白叔叔很久没有回国来了,冲他的面子我也得去一趟啊。”蒋渔笑着点头,白小星的叔叔是除了白小星的父亲之外对她最好的一个长辈了,他的面子她肯定是要给的。

    “唉,我这个辛辛苦苦,累死累活陪你长大的人竟然还没有我叔叔那个常年不见人影的人有面子,我现在的心情真是复杂的很啊。”白小星一脸哀怨的对着蒋渔说道。

    “你整天都在我眼前晃悠我怎么给你面子啊,有本事你就消失哥十年八年的再回来,到时候我肯定给足你面子。”蒋渔把白小星从椅子上挤下来,自己坐上去。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吧?”被挤下去的白小星站在蒋渔面前一脸无奈的说道。

    “是你的地盘没错,不过现在归我了。”蒋渔微微一笑,一副霸道又不讲理的样子。

    “你啊,就是让我给惯坏了,你看看这整个公司,敢对我这么说话的人也就是你一个人了,真是的。”白小星点着蒋渔的额头说道。

    “是吗?那还真是我的荣幸啊。”蒋渔笑嘻嘻的说道。

    “怎么样?在这里过得还开心吗?我还真没有像想到池墨那个家伙竟然会同意让你来我们公司来啊,你是怎么说服他的啊,说说呗。”白小星兴致勃勃的对着蒋渔说道,前几天在外面他接到公司里的消息说蒋渔来了还诧异了好一阵儿,不太相信池墨会如此轻易的放蒋渔过来他这边。

    “是我说要来的。”提起池墨蒋渔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跟那家伙吵架了啊?怎么提起他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啊?”白小星看出来蒋渔的不对劲儿开门见山的问道。

    “也不是,就是有些问题没想通,等我想通了就好了。”蒋渔对着白小星挥挥手说道。

    “那你就慢慢想吧,我先回去补个觉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别忘了啊。”白小星微笑着敲了敲蒋渔的额头,眼神中闪过一抹忧伤,这些日子里他查到的所有的关于人鱼的资料几乎都是负面的,很多资料显示人鱼是凶恶的生物,会在海上诱捕迷航的人带回海里吃掉,也还有说人鱼会迷惑人心的,反正就是差不多的资料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份资料记载人鱼如何幻化出双腿的。

    “知道了。”蒋渔目送白小星离去。

    此时,池墨没有去公司,反而是先去了池冉家里,今天上午池冉没课也就没有去学校,他正打算出去转转的时候,池墨就来了,池冉一出门看到池墨脸色一变,接着就迅速的往屋子里走去。

    “站住。”池墨叫住了池冉,韩青动作迅速的堵住了池冉的去路。

    “哥。”被劫了去路的池冉只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池墨。

    “跑什么?”池墨看了一眼池冉。

    “哥,我这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顺嘴就说多了,你也知道我的,我是绝对绝对没有恶意的,真的真的。”池冉见也瞒不过去了,索性就主动交代了。

    “说什么了?”池墨皱眉,看来他猜的没错,果然是池冉跟蒋渔说了什么。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蒋渔姐是问为什么上次云清他们叫你墨王的事情,我跟她说完之后就多问了几句,她说在岛上遇到了一女人叫哥的你名字,我嘴一快,就说了云芸的名字,然后蒋渔姐听完之后就嘟囔了几句雕像跟女老板什么的就再也没问了。”池冉乖巧的把所有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你啊。”池墨恨铁不成钢的的看了弟弟一眼,转身急匆匆的走了,关于云芸的事情他得跟蒋渔解释清楚,免得她误会之后被人家算计了。

    “唉,哥,你慢点儿啊。”池冉看着开车走了的池墨还在后面喊。

    “今天上午估计总裁是不会去上班了,所以······”韩青对着池冉挑眉一笑。

    “所以?”池冉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

    “所以就请少爷您跟我走吧。”韩青才不管他听懂还是听不懂的,二话不说拎了池冉就往公司而去,索性这里离着公司也不远,他们用走的也不会迟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