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蓝烟的苦心
    在花香岛上,蓝信的车子沿着路缓慢的行进着,此时蓝染正阴沉沉着一张脸抱着皇后坐在副驾驶上,皇后的保姆尴尬的坐在后座,同时坐在后座的人还有一上车就已经睡觉的蓝烟跟一张饶有兴趣的看着蓝烟的季蓝,车子里的气氛很是个尴尬,就连开车的蓝信都感觉到了,只能尽可能的快速行驶,早日到家就可以早日摆脱这种氛围了。

    “季先生你是哪里人?”坐在副驾驶上的蓝染开口了,

    “我是本地人。”季蓝倒是回答的挺客气的,完全不似之前跟蓝烟说话时候凶恶样子。

    “之前季先生为什要阻止我进入爆炸区?”蓝染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我不是很想回答,请蓝先生换一个吧。”季蓝往后一靠,也跟蓝烟一样闭上了眼睛打算睡觉的样子。

    “季先生还真是无礼呢,好,我不问这个,那么请问你是怎么跟舍妹认识的?”蓝染咬牙切齿的抱紧了了怀里的皇后,皇后有些抱怨的小声吭叽了几声之后接着趴在蓝染怀来睡觉。

    “这件事情也恕我无可奉告。”季蓝一副完全不打算理会蓝染的样子,让蓝染愤怒了。

    “哥,冷静啊,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二姐醒了之后再问她不是更好吗?”蓝信连忙拉住了就要爆发的蓝染的手臂劝道

    “说的也有道理。”蓝染收敛了一下情绪,继续目视前方。

    蓝染的问话告一段落之后,车子就缓缓的停在了他们的目的地,蓝染的研究所的门口。

    研究所外面,一直都在等待着无心工作的众人一看到蓝信的车子就迅速的冲了出来。

    “老师老师,怎么样了?”之前去给蓝染报信的学生问道。

    “后面呢,还带回来一个给我气受的家伙。”蓝染气呼呼的指了指身后刚刚冲车里出来的蓝烟跟季蓝两个人。

    “烟姐,你终于回来了。”众人看到蓝烟平安归来总算是放心了下来。

    “一群大老爷们怎么跟个小姑娘一样哭唧唧的啊,好了好了,赶紧回去工作,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现在可不是休息时间奥。”蓝烟笑着指了指腕表对着众人说道。

    “烟姐,你怎么这样啊,亏我们还这么担心你啊。”众人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还是听了蓝烟的换乖乖的回去工作去。

    “行了,蓝烟,你先回去休息吧,估计待会儿老大就会过来了,等他过来你再亲自跟他说清楚好了,我懒得管了,懒得管了。”蓝染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蓝烟,心里有很多的话涌现出来,但是千言万语来到嘴边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他很清楚蓝烟到底在做什么实验,他刚开始其实想要阻止来着,但是到后来却发现自己妹妹的执念实在是无法控制,他就只能能帮她遮掩一天是一天了,不过现如今看来他怕是也无力替他遮掩了。

    “我知道了。”蓝烟听蓝染这么说就知道自己偷偷的研究秦汉的笔记的事情被发现了,现在蓝染已经包庇不了她,在池墨来到之前她必须想好理由来说服池墨,池墨并非是很听长老会的话的人,就像是蓝染之前说过的一个商人,商人自然是利益至上的,她只要用足够的利益说服池墨说不定他能跟沈辛一样获得池墨的认同,她现在绝对不能停下研究的脚步,他就快要成功了,绝对不能就此止步。

    “二姐,你去哪里啊?”蓝信看着要往另一边走的蓝烟问道。

    “我回家去啊,小信,你花粉过敏,虽然有大哥的药,但是还是不要在室外多呆了,回去吧,我没事儿的,乖。”蓝烟拍拍自己弟弟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二姐,你跟大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啊?我跟你们也是一家人啊,你们为什么总是这样对待我?”蓝信有些不满的说道。

    “小信,你相信姐姐,我们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我们就你一个弟弟,有些黑暗的,肮脏的,让人所不齿的事情我们做哥哥做姐姐的去做就好,你是我们唯一的弟弟,也是我们最疼爱的弟弟,我们不希望你跟我们一样踏入黑暗,永不超生。”蓝烟对着蓝信语重心长的说道。

    “二姐。”蓝信被蓝烟这么一说有些委屈的喊了一声。

    “不要再说了,今天老大来了之后就给回去,以后再敢踏进这里一步,就不要怪姐姐不给你留情面了,季蓝,走啊。”蓝烟狠心对着弟弟呵斥了一顿之后带着季蓝往她的住处而去,她一般都是住在研究所里面的,但是后来找到秦汉的手记之后她就经常会回去自己的小屋子去住,平日里她也会一时兴起过去住一段时间,所以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就这么走了,忍心吗?我看你弟弟都快要哭出来了。”季蓝跟在蓝烟的身后说道。

    “用你管啊。”蓝烟不爽的白了季蓝一眼。

    “既然是关心人家就好好的跟人家说嘛,干嘛非要用吼的,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真是的。”季蓝在蓝烟回头的时候看到了她眼里的泪花,明明在被告知自己身后绑了大炸弹的时候她还能安然若泰的跟自己谈笑风生,明明她在躲避炸弹的时候勇敢果决,但是现在却只是因为自己呵斥了弟弟几句话就委屈的眼泪汪汪的,女人啊。

    “你怎么那么多话啊,讨不讨厌啊。”蓝烟委屈的转头看着季言,反正她什么狼狈的模样季言也都看过了,她也没什么可装的了。

    “哎呀,我不就是说说嘛,你干嘛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呐,给你,擦擦吧。”季蓝摸便全身终于知道了手帕递给了蓝烟。

    “还是湿的。”蓝烟接过手帕破涕为笑,手帕虽然已经不滴水了但是还是是湿漉漉的,怕是刚刚季蓝跳下海里捉鱼的时候忘记拿出来了吧。

    “你这个疯女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既然好受点儿了,就赶紧的给小爷带路,小爷饿了,也困了。”看到自己好心给她手帕让她擦眼泪她还嫌弃自己,季蓝就怒了。

    “到了。”蓝烟指了指他们两个面前的这栋复式别墅。

    “你不是说你住一栋小房子吗?你想想我的居住环境再看看你的,你竟然还能昧着良心说这里是小房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季言戳着蓝烟说道。

    “我发现你身体里是不是有三个灵魂啊,明明之前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怎么突然一下子这么和气了?”蓝烟一边开门一边说道。

    “用你管啊,小爷乐意,要不是看在你哭了的份儿上,你以为小爷会对你这么好啊?”蓝烟打开了电子门,季蓝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坐下,看着眼前明亮宽敞的房子,季蓝有一种突然从山顶洞时代穿越到了21世纪的感觉。

    “家庭妇男,在你感慨之前,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别弄脏了我的沙发。”蓝烟拿出来几件蓝染放在她这边衣服扔给季蓝,蓝烟觉得季蓝跟蓝染的身形差不多,应该能合适。

    “小气鬼。”季蓝傲娇的哼唧了一声之后就转身去了蓝烟指着的地方洗澡去了。

    此时,池墨已经带着蒋渔跟韩青踏上了花香岛的土地,一上岛就看到了蹲在码头上哀怨的画着圈圈的蓝信本人。

    “咳,蓝信。”韩青轻咳一声提醒蓝信池墨来了。

    “老大,老大,您来了啊,我跟你说啊。”见到池墨,蓝信扑上去拉着他就开始碎碎念到。

    “那个,蓝信,我觉得你还是放开比较好,不然的话······”作为池墨的女友,蒋渔深刻的认识到洁癖的可怕,池墨的洁癖在别的地方表现的不是很明显,但是在不允许别人碰自己的这条儿上表现的淋漓极致,先不说天天戴手套,握个手都要十秒之内消毒洗手换手套,就单单是不知死活的碰他被踹飞的人她已经见过很多个了。

    “小渔渔,我又不是女人,你难道还吃醋不成?”蓝信没有听懂蒋渔的好心劝告,话音刚落,他人就已经以一个优美的姿势在空中划出一道很是标准的抛物线最后直接落在了海里,他是人鱼所以池墨并不担心他会掉海里淹死,所以,下脚的力度也就没怎么控制。

    “我就说吧,让你不听我的。”蒋渔蹲在码头上看着已经动作迅速的游回来的蓝信说道。

    “小渔渔,那你把话说完啊。”蓝信抹了一把水,从海里出来。

    “是你先打断我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蒋渔无辜的耸肩。

    “好吧,是我傻,是我傻。”蓝信裹着韩青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大浴巾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对着蒋渔没心没肺的笑道,还真别说,刚刚被池墨这么一踹,刚刚他憋在心里的那股子怨气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老大果然是老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