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季蓝的交易
    半个小时之后蓝信才磨磨蹭蹭的回到研究所,刚刚进门就听到了激烈的争吵,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蓝染挥手打了蓝烟一巴掌,要落下第二巴掌的时候蓝染的手被季蓝拉住了,此时蓝信才看清楚蓝染的表情,蓝染的脸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愤怒表情,在他的记忆里无论蓝染多生气都从未露出过如此可怕的表情,也从未打过他们的,看过了蓝染蓝信看向了一边的池墨,一边的池墨冷着脸不说话,但是脸色阴沉的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一般的让人害怕,蒋渔跟韩青还有韩染染站在稍远的地方神色不明,原本正在做研究的学生都被遣散了,屋子只有他们几个人。

    “那个,有谁能帮我解释一下吗?”蓝信弱弱的问了一声。

    “我来我来,我跟你说啊,蓝信哥哥,事情要从十五分钟之前说起。”一边的韩染染听了蓝信的话颠颠儿的跑了过来跟蓝信说话。

    十五分钟前,蓝烟跟季蓝出现在了池墨跟蓝染的面前,而池墨却一直没有理会他们,直到十分钟之后池墨才抬头看了蓝烟跟季蓝一眼。

    “坐吧。”池墨看了一眼跟在蓝烟身边的季蓝说道。

    “老大,你特意叫我过来是有什么话要问吗?”蓝烟最先开口了。

    “你不知道我有什么话要问你就敢过来吗?”池墨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气定神闲了许多,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压抑了。

    “我不知道,还请老大明示。”蓝烟不卑不亢的说道。

    “那我问你,为什么要偷偷的研究秦汉留下的手记,你可知道这是犯了族里的大忌,秦汉是什么下场你难道没有看到吗?”池墨的冷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蓝烟,他一直都没有怎么接触过蓝烟,但是既然给他工作,她的背景他也查过,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且她这些年一直安分守己,默默工作,安静到连他都快忘了自己手下还有这一号人了。

    “我想要让一个人复活,既然秦汉可以复活牧家兄妹我为什么不能复活别人?”被池墨这么干脆了当的问话,蓝烟也不敢再藏着掖着,直接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你要复活的人无论是谁,你可知道你要付出什么代价?”池墨把蓝染压住,不让他开口,继续心平气和的问话。

    “我知道,我很清楚,不过我愿意,哪怕是永远坠入无底深渊或者海底监狱,只要能把我欠他的命还给他,我都愿意!”蓝烟一脸平静的对池墨说道,而池墨也是一脸平静的听着她说话,韩青站在一边推了推眼镜神色不明,蒋渔不太明白,只能在一边默默的听着,插不上嘴。

    “你要复活的人是谁?”韩青忍不住开口了。

    “是十年前救我的一个人,要是我能告诉他我其实并不害怕掉入海里的话,明明不会水的他就不会冒险下海去找我,也不会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一点点儿的死透,我却什么都做不了!”蓝烟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哭了,一边的季蓝看到她哭了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但是还是乖乖的拿了纸巾递给她。

    “又是那个人!又是那个人!十年前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那个男人不是好人,他想抓你回去卖给一个肮脏的人类科学家解剖,你为什么就总是不死心呢?你说那个男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药,他都死了你还要这么想着他!你说啊!”蓝染实在是忍不住了,站起来对着蓝烟咆哮道。

    当年蓝烟年幼,自己跑到岸上玩,遇到了那个男人,后来他出去找他,才发现那个人早就知道了蓝烟的身份,而且暗地里跟其他人做了交易要把蓝烟骗到手卖了做研究,他后来使了些手段把那个男人除了,当时蓝烟确实难过了一阵子不过后来再也没有提起过,他还以为她已经放下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是如此的执着,简直是太让他失望了!

    “他已经死了,当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你一直都不喜欢人类,你之前还对蒋小姐一派嫌弃呢,你的话对我没有可信度!”蓝烟倔强的说道。

    “闭嘴!”蓝染一怒之下就直接打了蓝烟,也正是蓝染进门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

    时间转回来,此时蓝信听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就皱着眉头看向蓝烟,他也从未想过向来乖巧温柔的二姐竟然会有这么固执的一面。

    “这件事情先暂缓。”沉默许久之后,池墨开口说话了,

    “暂缓?”这次韩青也对池墨的做法表示疑惑了。

    “这件事情是家务事,现在应该先处理外面的事情。”池墨把目光投向季蓝,他记得上次见到季蓝的时候他并不是长得这个样子,这个人冒充季蓝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外面的事情?外面有什么事情?”蓝信问。

    “季先生,既然我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不打算自己坦白吗?”池墨把目光投向了一直安静的坐着的季蓝。

    “墨王真不愧是长老会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啊,果然是眼神犀利,神思敏捷啊,我隐藏的这么好都被你发现了身份,好了,既然墨王已经开口让我说话的话,那我就不客气的说了。”季蓝端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之后,淡定自若的扫过屋子里的所有人,最后停在了蓝烟的身上,看着她还有泪痕的脸他又抽出来几张纸巾给她,她没接,他索性就站起来直接俯身替她擦去了眼泪,然后才淡定的重新坐回去,丝毫不紧张的样子。

    “季先生既然是长老会的人,应该知道我不太喜欢拖泥带水,也不喜欢拖延时间的各种手段,我劝你还是赶快说吧。”池墨靠在沙发上,蒋渔很有眼力见的走过来握住他的手安慰他,有了蒋渔的安慰,池墨阴沉的脸色稍有缓和。

    “好吧,其实要是正经的说起来,我也不能算是长老会的人,当然了,说我不是长老会的人恐怕你们也不会有人相信,我给你们举个例子吧,我在长老会的职位怎么说呢,应该算是人类世界里说的临时工一样的存在的,我没有正式的编制,一般只负责处理一些不好明面上处理的事情,因为我没有正式的编制,所以一旦出事儿,长老会也能推个一干二净,正因为如此我挣得其实比你们这些正经的做明面上的工作的人还要多奥,要不要加入我们啊?”季蓝漫不经心的看着桌子,其实眼神却一直都有意无意的飘向一边不想再说话的的蓝烟。

    “说说你的目的吧。”池墨继续问。

    “这个是商业机密,不能告诉你们,尤其是你们还是明面上的人,万一给长老会知道了的话,我可是就要失去这份酬劳丰厚的工作了。”季蓝想都不想的说道。

    “说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池墨的脸色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我要你们放了蓝烟,奥,不,也不能说是放了,这样好了,你们就当她一直还是失踪中,一直没有找到就行,这样你们也能交差,我也能交差。”季蓝笑着对池墨提出了建议,他刚开始本来不想要管蓝烟的事情的,反正他是长老会的人池墨也不能怎样他,不过刚才看到蓝烟如此的执着只为了一个人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了想法,因为他突然有些羡慕那个死去的渣男了,所以他想要帮她,他也想被这样执着对待呢,而不是就算是死了也没人理会。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一定会答应。”池墨一挥手,韩青暂时带走了情绪还没有平复的蓝染,蒋渔不想打扰他们也跟着韩青一起走了,韩青走了,韩染染自然是不敢一个人呆在这里了,她好心的拉了一把蓝信,一起离开了,不一会儿屋子里就剩下了池墨,蓝烟,季蓝三个人。

    “因为我觉得你并不想要接受这个任务,蓝染跟蓝信都是你的左膀右臂,若是你大义凌然的把蓝烟带回去了,不但会让长老会难做,而且还会在你最信任的两个下属心里埋下怨恨的种子,这种子可是有一点儿的水分就会迅速的在人心里生根发芽,最后开出美丽的仇恨之花的奥,奥,对了,就像是之前你身边的那个叫做云清的一样,我想墨王你怕是不想再看到这种事情发生了吧?所以跟我交易很划算的,我给你把麻烦带走,你也做了个你那两个下属的人情还解决了不想要的单子,这样多好啊。”季蓝笑着对池墨说道,季殇这张幼稚过头的脸上露出他那种老谋深算的笑容总感觉有些诡异。

    “若是这单没成的话,我可是也会有坏处的。”池墨挑眉。

    “这你放心,三日之内,长老会必然会发来撤回任务的通知,你相信我好了。”季蓝拍着胸脯保证。

    “成交。”池墨勾唇一笑,伸出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