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误会发生
    池墨微微皱眉,他看了一眼蒋渔之后,发现蒋渔有些不对劲儿,刚刚他迷迷糊糊的时候记得自己的身边是有人的,他刚刚还以为是蒋渔坐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现在仔细一看,蒋渔是站在客厅里的,自己刚刚并没有听到往客厅那边走的脚步声,那既然不是蒋渔,到底是谁闯进了他家里呢?

    “小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池墨问道,从刚开始蒋渔就一直没有走过来,她一直跟自己保持着远远的距离,似乎是在隐瞒情绪一般。

    “我?没有啦。”蒋渔勉强的挤出来一个笑容。

    “小渔,我不喜欢你有事情瞒着我,我是你的男朋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你瞒着我就是对我的不信任,你知道吗?”池墨走到蒋渔的面前,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

    “好吧,确实是有,我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你还没有醒,那个云芸就坐在你身边,她还说她是拿着钥匙进来的,还说我是什么鸠占鹊巢之类的,反正我突然很讨厌她了,特别讨厌她。”蒋渔窝在池墨的怀里闷闷的说道,她不敢去看池墨的脸,她的脸感受着他的体温,她在内心努力的催眠自己,让自己把所有的情绪都转移到这件事情上来,她现在不想去质问池墨什么事情,虽然这么放着不管很对不起池冉跟沈辛,但是她打从内心里,池墨不会害池冉,他们是兄弟,池墨是个特别重情义的人,怎么会害自己的兄弟呢?

    “她的话不用放在心上,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美丽的凤凰。”池墨刚刚睡醒没多久,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池墨的声音在蒋渔的耳边轻柔的回响着,浓浓的鼻音跟刚刚起床的慵懒给池墨那过于冷漠的声音加了几分温柔,在此时的蒋渔听来格外的容易让她沉醉。

    “那得多花啊。”蒋渔闷闷的说道,比起相信自己的能力,蒋渔更愿意相信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她愿意无条件的去相信他,支持他。

    “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吃饭吧。”池墨放开蒋渔换了一个姿势抱着坐在了沙发上

    “好啊,我们去哪里?”蒋渔笑着问道。

    “你定。”池墨微笑着说道、

    “我们就去这附近的地方吧,太远了也不好。”蒋渔拿来了手机开始搜寻能够让他们安心的吃饭不被打扰的餐厅。

    此时在一处餐厅外面,刚刚上岸的凤恒遇到了刚刚出门溜达的韩染染,两个人一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了。

    “呦,对面的家伙还敢跑到我们的地盘上嘚瑟呢,也不怕出门就被砍了头。”韩染染一脸不爽的对着正跟她一起排队买美食的凤恒冷嘲热讽道。

    “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这开门做生意讲究就是迎四方客,我拿钱来买东西,又不偷又不抢的,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凤恒顶着一张云淡风轻的脸跟一脸稚嫩的韩染染吵了起来,周围的人都不由得多看几眼,不知道这两个看起来都很小的家伙到底是因为什么在吵架。

    “这里是ea旗下的店铺,还就不让你进了,怎么滴?”韩染染很霸道的说道。

    “那个,韩小姐啊,轮到你们两位了。”卖东西的店员是认识韩染染的,见韩染染光忙着跟凤恒吵架了,没有意识到已经轮到她了,于是就好心的提醒道、

    “奥,轮到我了啊,对了,那个人不许卖给他东西,要是我哥问起来,就说是我说的。”韩染染买完自己要的东西就指着身后的凤恒对着店员说道。

    “这,既然我们开门做生意,怎么能拒绝客人呢?”店员为难的说道、

    “我不管,反正不准卖给他。”韩染染的脾气也上来了,一个劲儿的不许店员卖东西给凤恒。

    “染染,又在胡闹了,出来之前我怎么跟你说的?”就在店员很是为难的时候,韩青出现了,见韩染染在无理取闹,于是二话不说就把自己妹妹给拎走了。

    “哥,可是那个人他不是我们的死对头嘛,我们的地盘干嘛要欢迎他啊?”韩染染不满的指着已经心满意足的买到东西往外走的凤恒对着韩青抱怨道。

    “染染,凤恒他并没有参与跟我们作对的事情。”韩青语重心长的教育到。

    “可是他可是坏人的弟弟。”韩染染一脸不理解的说道。

    “染染,你是不是又要不听话了,上次总裁派给你的任务你做了两次还都失败了,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你现在又要给我惹祸了是不是?”韩青最近也很烦躁,妹妹的不听话更让他的烦躁上升到了极点,所以就在大街上斥责了妹妹。

    “哥,你干嘛啊,就为了他你竟然就这么骂我!你也是坏人,我不理你了。”被骂了的韩染染哭着跑远,韩青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她离去的方向,转身开车走了,没有去追。

    韩染染一个人跑到公园里坐着掉眼泪,哭了一会儿之后发现韩青竟然真的没有过来找她,于是就哭的更凶了,她的哭声惹来了很多人的侧目,但是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安慰一下这个哭的可怜兮兮的小女孩。

    “喂,你不嫌丢人啊,这么大了还在这里哭?”溜达到这附近的凤恒见韩染染一个人坐在这里哭,本来向着不去招惹她的,但是看她一个人哭的这么伤心,他也就没忍住开口说话了。

    “不要你管了,你走开,就是因为你,哥哥才骂我的,我长这么大哥哥还从来没有当街骂过我,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韩染染哭着冲凤恒发脾气道。

    “我说,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你被骂了关我屁事儿啊,是你自己偏偏撞上你哥心情不好的时候无理取闹,被骂算是轻的了,没被打就不错了。”凤恒嫌弃的看了一眼韩染染,他其实是很多话的,上次见到蒋渔是故意要坑她,所以表现的很是奇特,好引起她的注意。

    “你干嘛理我啊。”韩染染听了凤恒的话哭的越发的凶了。

    “好,我好心当做驴肝肺,不理你了,我走了。”凤恒瞪了一眼韩染染,转身就走。

    “要出去的话走那边,你已经从我面前路过好几趟了。”韩染染好心的给已经在公园里面迷路了的凤恒指明了出去的路线,就当做是他愿意关心她一下的回报吧。

    “奥,怪不得我总是走不出去。”凤恒恍然大悟,转身就往韩染染指的地方而去。

    “怪人。”跟凤恒说了几句话,韩染染的眼泪奇迹般的止住了,仔细想想,自己哥哥韩青确实最近似乎在烦恼什么,她刚刚也太过针对凤恒,当众让哥哥难堪了,恩,这次是她错了,她该回去跟哥哥去道歉的,必须要去道歉的。

    另一边,蒋渔跟池墨两个人坐在了离着别墅区最近的一家餐厅里,这家餐厅是高级餐厅,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所以池墨跟蒋渔也就不用担心被记者打扰了、

    “先生,小姐,两位的菜上齐了。”服务员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来,恭敬的退下了。

    蒋渔跟池墨很少在外面吃饭,蒋渔感觉很新鲜,不由得也多吃了些,池墨看蒋渔吃的开心,唇角也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宠溺的笑容。

    “喂,你们听说了吗?那个碧慕茶庄起火了,听说烧的是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留下呢,这火烧了好久才灭掉呢。”就在蒋渔跟池墨吃的很是开心的时候,隔壁的几个人的谈话吸引了蒋渔的注意力。

    “当然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听说碧慕茶庄的人都没有出现,就连少东家也一直没有出来说话,我听当时在现场灭火的人说啊,好像在那附近看到了ea的人了呢,你说会不会是ea公司的人动手烧掉的碧慕茶庄啊?”另外一个人附和道。

    “不能啊,听说沈碧慕失踪少东西沈辛接手碧慕茶庄之后,ea刚刚入股了碧慕茶庄,他们现在把碧慕茶庄烧了,对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好处嘛。”第三个人反驳道。

    “那谁知道啊?说不定池墨就是有钱啊,闲着无聊赔着玩啊?”第二个说话的人一脸不平衡的样子。

    “服务员,这里是高级餐厅,没有修养的人是怎么进来的?”池墨招手叫来了服务员,表示对隔壁桌那几个聒噪的人很是不满。

    “池总,很抱歉,我这就去处理。”刚刚服务员回到前台随意的瞥了一眼杂志就发现刚刚来吃饭的人竟然是最近经常出现在杂志封面上的ea总裁池墨,而他带来的那个人大概就是他女朋友蒋渔了,所以他再次被池墨点到名字的时候,太对比之前更加的恭敬了。

    “要不算了吧,我们是来吃饭的,就不要招惹是非了,要是给媒体再抓到把柄,该影响公司的形象了。”蒋渔拉住了池墨说道,其实她是想要听那几个人说下去,本她刚刚坚定的信念已经被这个消息给冲的一干二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