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身不由己
    “香!真香!果然还是人族幼童的血肉最好吃!”

    模样还称得上是俊秀的男子,一个劲的耸着鼻子,闻着被娇俏俏的少女左闪右避的藏着银盘,银盘中晶莹剔透的红肉,被摆成层层叠叠唯美的牡丹花形。

    “你这臭狐狸!别这么没见识好吗?你以为一般的血肉有这等血气。”

    少女一边轻蔑的说着,一边却也是享受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被骂做臭狐狸男子也不生气,反正被比自己修为高的妖族骂是常有的事,这位还是就是狐族九太子的侍女,被她骂两句也不算是吃亏,所以反而是嬉皮笑脸道。

    “那好姐姐就告诉我这有什么不同呗。”

    白净自认为自己与这些没有见识的狐狸精可不一样,从他们修炼成人形竟然还土里土气的姓胡就看得出来。

    想到这里白净就没有跟这些下等狐族交谈的兴质,高高的抬起下巴后,就袅袅婷婷的走了。

    等到白净走远了,原本神色中就有几分猥琐,破坏了那份俊秀的男子,这下子脸色更是扭曲的吓人了,他狠狠的但又怕被白净听到的低声骂道。

    “骚狐狸!我呗!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好运的伺候九太子还真当自己是凤凰了。”

    狐狸骂狐狸的,这幅场景其实原本在人族看来应该很好笑。

    但是在这个就是被妖族圈的地界里,就算是一个还没有化人形的小妖就可以要她们这些因为有灵根所以被圈养,但是为安全根本就没有修炼过得人的命。

    就算她们其中有的人灵根出众,放在外界是人族呵护的天之骄子……

    樛木卷缩着身体捂住腹部,原本幼童应该是圆滚滚肉乎乎的小肚皮,却是硬生生的少了一块,让她这个原本是为了忍耐疼痛的而卷缩的动作,一时间却是有点进退两难。

    樛木之所以被称之为樛木,是因为她是狐族太子拥有的第九个木系单灵根的幼童,不过因为她这食物的身份就连最低等的妖族也比不上,所以为了不冲撞九太子,从九变成了樛。

    孪生的树或相互绞缠的藤倒也是跟她的木系灵根般配,倒让这个称得上风雅的名字,成为九太子餐桌上的一大谈资了。

    至于之前的八个幼童叫什么,却是不怎么重要了,毕竟连活人都如此的卑微,更何况是一堆被吃剩下的骨头呢?

    妖族最珍贵的食物就是人族的灵童,而灵童之所以被称之为灵童,也是因为她们年纪小的原因,食物就应该在最珍贵的时候被吃掉么……

    樛木不是单纯的幼童,她是一个穿越者虽然她穿越前的年纪也不大,甚至还没有成年,至于到底是多大,她已经记不清了,但这位比起幼童来说其实也强不出几分的经历,其实只能够带给她更多的痛苦而已。

    没有见过光明至少还是可以忍受黑暗,其实有时候樛木其实是羡慕这些无知无觉麻木的人的,她想她快要疯了……

    但是前世一个人疯了他至少还是可以报复报复社会,而她这个食物又有什么资格呢?樛木想要哭,但是她的眼泪好像是干了一样,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她知道这不是错觉,从小被当成顶级食材饲养的灵童,从来不可以吃肉吃的都是外界难求的天材地宝,不过连她们到了十岁都会被整个吞下去,所以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因为是被天材地宝喂养起来的,所以眼泪这种珍稀的东西,也只有在九太子想喝的情况下让它留了。

    不过真正的想要痛哭一场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樛木比现在还要小一点时候,曾是看见拿过她的血肉来顶替自己的一位小姑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因为猎物的痛哭流涕是一种娱乐,而前所未有的哭过……

    虽然从小被圈养的幼童应该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但是这种威胁却是时时刻刻悬在她们的头上。

    所以自认为自己比她们稍微幸运一点的樛木,在她死后就再也没有怪过她割自己的血肉来顶替,因为在她死后樛木就是新的主料,她还能够怪谁呢?

    白净身段妖娆的比起狐狸精更像是蛇妖的一般扭动的来到涂山阆身前,将银盘轻轻巧巧的放在水晶桌上,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娇声道。

    “九太子~”

    白净敢在涂山阆不在的时候表现出对灵肉的垂涎欲滴,但是知道她还比不上灵肉的价值,所以对于想要搔首弄姿的还是在把食物放好后。

    这也是她还一直作威作福的原因,她之前的几位可就是死在了跟灵肉比重要性上。

    涂山阆没有理会白净反而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原本勾人的狐狸眼也因为忧愁少了几分神采,“这灵肉也不知道还能够吃多久,竟然被人族那些老妖怪找上镇魔山了。”

    白净原本是不敢在涂山阆心情不好的时候说话的,毕竟他们是妖族同类相食是不要太常见的事情了,对于有没有人类大能找上门来她也不在意,作为涂山阆的贴身侍女跟着他逃跑是十分安全的。

    但是她刚刚才闻过樛木的血肉,在她之前的涂山阆食过的灵童肉她也是有幸吃过,所以其实也是控制不住妖性的她,也是开始忍不住嘴巴里分泌的口水食欲了。

    “九太子那我们饲养的灵童是要提前食用了吗?其实幼童的肉本来就是越早吃越嫩,也是委屈九太子您了,在我们狐族势大的时候,初初诞生的单灵根幼童都是司空见惯,现在竟然还要委屈自己节省食物。”

    涂山阆似笑非笑的看着已经忍不住吞咽口水的白净,然后原本挂在嘴角的笑容就凌厉了起来,干脆一脚把她踢落在地,轻蔑道。

    “野狐狸!我涂山狐族是你们这些乡野狐狸可以称作“我们”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九太子!九太子!我知道错了,白净乡野野狐不敢与涂山狐族相比,只是一时口误!”

    对于被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白净想要朝他扑过来,涂山阆被吓了一跳连忙跳开,等意识到他被白净吓到了就是暴怒,直接抽出鞭子将她一鞭子抽死。

    “啊!”白净只是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就化作原形死了,白狐的原型上只有一道血痕倒是没有污了这下面铺着的白色虎皮。

    涂山阆厌恶的看了白净一眼,只感觉这些乡野狐狸的狐臭味,都直接玷污了他的不知道还能吃多久的美味佳肴。

    “来人,把她给我拖下下去。”

    “是,九太子。”

    直接听着里面动静的两个侍卫,隐秘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贪婪的食欲,对于白净这位有本事的竟然能够保持五六年都没有被九太子杀死的侍女,侍卫是巴不得她早点死好成为他们的口粮,之前的侍女可没有坚持这么久,害得他们的修为好久没有进阶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