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福祸相依下
    樛木知道自己不能够说话,对于她这种一开始就养在镇魔山上的灵童,在根本就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说话,就算是她只是差了一点就可以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这个世界获得力量的途径。

    力量,是掌控命运的力量,樛木知道虽然只有微薄的力量话,其实根本就不足以逃脱镇魔山,但是就算是只有一星半点的实力,这也是她可以逃脱的倚仗她根本就不想要等死。

    恐惧其实一直都在她的内心深处蔓延着,但是在这种恐惧的心态,她也是活了五年,这种在她的生命算得上漫长的比例,足够她负负得正反而生出强烈的求生本能了。

    赤玉看到樛木一个劲的发抖也是不会想到她在克制自己的激动的,而是以为她这是在害怕,这在赤玉看来是她习以为常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在意。

    “喏!顺着这个练你就可以多活几年。”

    赤玉把按照涂山阆要求是滋养肉身的功法,扔在了樛木躺着的地上,根本就不理会其实按照她的经历根本就不识字,也听不懂她的话。

    赤玉也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她不想要惹涂山阆的厌自作主张,可能这就是给她的一个考验呢?

    至于如果樛木学会了,其实这也是不需要在意的,单灵根的天才按照功法上的图修炼,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虽然会有一点点的意外。

    对于赤玉对她的不屑,樛木由衷的感觉松了一口气,但是她还是等待彻底感觉不到他人的气息来,才迫不及待的拿起地上的不知道什么动物皮的皮纸。

    用不知道什么办法可以感觉到别人的气息,可能是樛木的唯一一点跟别人与众不同的地方了。

    不但是等到樛木好好地摸了一会后,才发现这其实是她最熟悉的人皮,这让她惊惶的深吸了一口气,甚至牵动伤口后还是不敢吭上一声,这是什么意思……

    樛木左思右想了一会后,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不可能是给她的警告,那么这就是真的只是一本功法了。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厚,还是双手平稳的翻看起了里面的内容,她其实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不是吗?

    但还真的有一点是被赤玉猜中了,樛木虽然是认识字的,但也不可能是这个世界的文字,这点让感觉到了由衷的绝望,就像是突然之间从天堂掉下了地狱一般。

    樛木紧紧地握紧了双手,根本就没有工具修剪,只是她自己磨得不是很平滑的指甲深深地划破了手心的软肉。

    这下子她真的是冷静不了了,而让人发泄的眼泪她因为禁制根本就是流不出来,心中的苦闷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也不再管腹中的伤口,紧紧地闭着双眼弯腰没有泪水的无声呐喊。

    但是就算是已经结痂的伤口再一次流出血液来,她还是克制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樛木还是不想要放弃希望,她还是想要离开镇魔山,当一天是一个人的生活,虽然这种生活在曾经的她看来是习以为常的,就算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来说也是习以为……

    但可能真的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樛木因为根本就不知道人皮纸上写了什么所以心生绝望,但也是因此精神上的波动正好是跟人皮纸上的吻合了。

    这根本就不是给活物的功法,而是大能鬼仙在飞升之前,感觉心潮起伏应该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在人间而留下的。

    这人皮纸却不是别人的,而是这位大能自己的,他的肉身保持完好,完全是因为他是鬼界大能轮回转世作为人族生下的孩子,结果有朝一日恢复了记忆,自己的孩子带不带走这真的是一个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在鬼修大多是有点心理变态的情况下,却是不需要纠结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然是要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但是如果是安安稳稳的带走,大能鬼修自己都感觉不太可能,这点情绪根本就不足以支撑魂体不散的,对于活物来说怒伤肝、喜伤心、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但是对于鬼修来说却是相反了。

    作为自己的孩子,大能鬼修认为自己应该为他铺好去后的路,所以在他生前的一年里,时时刻刻的在折磨他,终于在一年的时间就让他从出来没有修炼过成功的达到心动期。

    甚至作为鬼修二代就算是称得上有点勉强,但是鬼仙大能还是得到了很多的优待,至少他的肉身真的是保存的完好无缺的。

    除了在最后的时间了他突然发疯成功的毁了肉身外,这真的是鬼修们的历史上唯一的一件案例了。

    不过就算是大能鬼修好像是疯的差不多了,鬼仙大能最后也是疯了,但其实他们的功法却是难得,不是损人利己需要魂魄尸身修炼的功法。

    虽然这也是正常的,大能鬼修是阴魂殿的元婴真君,在阴魂殿收集百家之长创造一个功法不是什么难事。

    不然一个普普通通的没有一点背景的鬼修也不敢这么玩啊,修炼到这一个地步不管是是人是妖是鬼,其实不管自愿还是不自愿,都会结识很多的仇家。

    没有背景保驾护航的,即使知道在人间轮回转世一次,真的可以帮助突破桎梏,又真的有谁敢呢?

    这些就是樛木现在知道的,依靠鬼仙大能生前人皮为媒介记录下来的功法上,还是留下过几段他刻骨铭心的记忆的。

    这让樛木知道其实就算是逃出去了,外面的世界如果没有一定的手段,有时候在算计下也是会过的如同人间地狱一般,不过就算是在痛苦,樛木却是认为不会比在这里当成被圈养的家畜一样更加痛苦了。

    在外界被算计人家是拿你当成同等的存在,不存在人格上的侮辱,但是在这……却又是完全的不同的光景了,不幸有各种的不幸,幸福却总是有共同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