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己所不欲却施于人
    玉英感觉自己有了可以改变一切的机会,他把樛木当成了自己,想要为过去自己赎罪,“终于有了一次可以改变的机会了……”

    他的目光有些四散开来,显然已经是一幅陷入自己记忆中的样子,玉英想要改变这一次的交易!

    他其实知道自己的心魔是什么,就是在自己作为交易品的时候,对于其他受苦受难的幼童们视而不见,他认为只要这一次放弃樛木,救了这些幼童那么他的心魔就会消失了。

    但是其实这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但是这种自欺欺人在修仙界却是是广为流传,既然人人说是这样,这就是在为过去自己的行为改变,在这种大范围的洗脑下还真的是有用的。

    心魔其实就是在自己折磨自己,魔修各个罪孽滔天,但是只要他不为这些感觉是过错的,也就不会产生心魔。

    心魔最多的就是在名门大派产生了,因为既有清规戒律,但各个手里却还是有着亏心事,自己做了也还是纠结于此。

    “你不是妖族!你是阙云宫的人!”

    看守者着地牢的守卫,在聚集了一半多之后,至于在包围玉英的情况下,站出来了一个代表,狐族的狡黠真的是被这些低等妖修们表达的淋漓尽致。

    而看着他们动作的玉英愤怒却是愈演愈烈,就是这些狡猾的妖族害的他心魔深种,被宗门同为单灵根的同门嗤之以鼻,他们都应该去死!

    “妖族都给我去死吧!”

    玉英对着这些已经聚集在一起的妖修们扔了一大片的符箓,大门派对于单灵根这个面子货的保护,还真的是很强烈的。

    樛木还不知道因为玉英的大闹一场,救走了除了被关的比较隐秘点的她之外所有的人,她想要跟着阙云宫走也是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作为涂山一族这一辈纯血的涂山阆,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金尊玉贵形容的大概就是这一类的天之骄子吧。

    “哈哈哈哈,很好啊!阙云宫!谭江真君!真真的是很好啊!”

    一贯只有他无法无天的涂山阆,就连嘴角刚刚喝上的赤玉端来的血液都没有舔舐干净,就已经被气的胸腔不断的颤抖,怒火攻心的连完美的贵公子的人形都维持不住了,一双眼睛赤红一片马上就要滴出血来。

    赤玉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边,完全没有像之前侍女想要当一朵解语花的意思,自己人了解自己人,她多少也是个混血,对于自己涂山一族生气的时候,还是不要做什么比较好还是清楚的。

    虽然这只是玉英的自作主张,但是作为高层的涂山阆不会相信,为同样是高层甚至是元婴真君的谭江,就更加不会相信涂山阆会相信了。

    “真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谭江真君简直就是要被玉英给气死了,他这么就没有看出来,他早就已经心魔深种了,让他去看看纯阳之体,简直就是让那个女娃娃去送死。

    如果涂山阆一怒之下,他的女儿云华不单单是要自己去献祭,赌一赌这天地之运会不会眷顾元洲大陆,就是他接下来想要云华活下去的计划,也会成为元洲大陆的公敌。

    “玉英你可知错!”

    越想就发恼火的谭江真君就想要找一个出气筒,而根本就不听他命令,然事情变得麻烦了的玉英就是他的出气筒。

    玉英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可能让天魔出世元洲大陆不复存在的丰功伟绩,沉浸在杀死曾经的“自己”,牺牲自己拯救了其他的幼童。

    “弟子无错!观宗门也是不救这些孩子了,弟子此举无错!”

    谭江真君原本也只想将他出几口气也就算了,毕竟救人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够说是他的错,虽然只是一条低阶弟子不听真君的规则,就足够让他去领罚了。

    但是现在既然玉英是给脸不要脸,谭江真君真的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干脆也就不给这位摆脱心魔,将来前途无量的弟子的脸了。

    “你是为了那些幼童?你是为了你的心魔吧!”

    玉英自己的心思被戳穿就是感觉心头一慌,但是他感觉自己还是站在大义面前的,他自己就是这一次牺牲的幼童的同类,他为救那些普通人,就算是有自己的私心又怎么样!

    想起外面那些多灵根弟子对于自己的追捧,玉英一下又救底气十足了,“弟子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心魔又如何?救了这些幼童的事情总是真的吧!”

    谭江真君本来对于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感觉真的是云华要受委屈看,这下还听到玉英理直气壮的质问,眼神一下子变得阴冷恐怖起来,打算彻底的毁了玉英的道心。

    “本君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是对于妖族的分部,掌门已经跟妖尊商量好,收回各地在人族的分部,而涂山氏的九太子就是最后尊贵的漏网之鱼了,不然背靠大树他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玉英的脸色越来越白,作为单灵根即使不可能进阶,但是宗门高层对于资质好的弟子的培训,他也始终是在的,市面上宗门里都没有流传出妖族迁移的消息,那么还是掌门跟妖尊商谈的,那么就是……

    “现在妖族分部的都是血统低劣的妖族,除了这位涂山族九太子。”

    谭江真君恶意满满的笑容浮现在玉英的面前,这就是他昏倒前唯一的记忆了。

    “废物!”谭江真君嗤笑一声,不屑道。

    听到属于谭江真君帐篷里传出来,根本就没有设隔音阵法的消息,留在外面的阙云宫弟子面面相窥,只感觉很不可思议,这真的是他们想的这样吗?

    不过唯一传出声音,也不知道是那个弟子胆子这么大的话,却是成为了所有人脑子里深刻赞同一点。

    “怪不得谭江真君要气死了……”

    现在就算是众所周知从妖族的领地里抢来的单灵根,根本就是废掉的,但是架不住大门派的面子啊!

    现在也是知道因为外面的妖族领地都是可以攻击,也是可以救出那些幼童了,毕竟高阶妖族都会各自的领地了,玉英真的是没有一点借口可以用了……

    这下子弟子们也真的不知道是为阙云宫可惜,还是感觉玉英师兄可怜了,不过最可怜的应该是哪位可能连心魔也不用担心的小师妹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