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诡辩
    谭江真君好歹也是元婴真君,他想走可不是涂山阆这个金丹可以拦得住的,不过还没有飞出只是一个分部,也是建立的无比华美庞大的宫殿的时候,却是被一个显得稍微有点老迈的中年男子给拦住了。

    “谭江真君远道而来毁了我族太子的粮仓就想要这么一走了之?阙云宫也是太不把我涂山一族放在眼里吧?”

    涂山扈因为已经年迈的原因,原本的狐狸眼也开始显得有几分阴沉的气息来,看着就感觉有点不好相与。

    这双眼睛其实一直都是狐妖又爱又恨的存在,到了寿元将近的时候,保持不了年轻时原本勾魂摄魄,就连伪装和蔼的老人都是不可能了。

    作为一直被其他肤浅妖族追捧的他们,一下子经历这种突变,落差之大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

    谭江真君紧紧的皱眉,现在还真的是要损失惨重的给涂山一族了,都是玉英的错如果不是他毁了地牢,等到妖尊的命令下来,涂山阆走了他们既可以进攻这些分部,又不得罪这些妖。

    纯阳之体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现在应该是在回程的路上,把樛木的身份说出来,谭江真君想想就有点肉疼,这些妖族可是没有一点奉献精神。

    他们不敲竹杠就是谢天谢地的了,这么想着的谭江真君是完全忽略了作为当事人的樛木,认为麻烦的只有涂山一族和宗门里的死对头了。

    “涂山三长老这就是在说笑了,这完全就是门下弟子的自作主张,本君也给了他教训。”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对于涂山扈他还是有不同于对涂山阆比想要多说话的态度的,甚至还干脆家丑外扬了。

    对于谭江真君不怎么明显的示弱,涂山扈还是感觉不怎么满意,“哼!”

    这让谭江真君难得的体会到了,被他这样对待的人是什么憋屈的心思了,论起怎么飞扬跋扈还真的是很少有人有涂山扈的经验,也算是压了谭江真君一头了。

    都到了这个地步跟涂山扈如果不想要打一场,还真的是只有实话实说这一条了,不过只要他的动作够快,其实就算是告诉涂山扈原委也是没有关系的。

    “我知道你们还是不相信,真的不是我命令门下弟子的。”

    这貌似无可奈何的话,不光光涂山扈不相信露出讥讽之色,就连赶来的涂山阆也是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他。

    “谭江真君,你好歹也是真君了,为了一点小事说谎这不太好吧?”

    好的侍女要时时刻刻看懂主人的心思,然后让他站在上风,赤玉再一次招惹住了谭江真君的仇恨值。

    不过这样的人物却是哪里都有的,谭江真君边上这样的弟子也是不少,上可以让他保持住应该有的逼格不亲自撕逼,下也可以在弟子是在口无遮拦,彻底惹恼了一些人的时候装大度出气。

    毕竟自己的宗门关起门来的内探也不会说这种小事情,这真的是每一位大佬身边必不可缺的人物啊!

    看着他们分分钟要打起来的架势,樛木却是一点也不慌张,完全没有大神打架小鬼遭殃的自觉,因为她可以感觉得到她一直等待着的答案应该要出现了……

    谭江真君有点想要弄死赤玉的冲动,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无视她,这也是因为本来就是一种默认的规定,他现在剁了她,那么以后他门下的弟子也是挑拨过火了,被别人杀了最后的问题还是会出自他的身上。

    这也是赤玉一个初初的筑基都敢这么玩的原因,膈应了元婴真君他确实不能够拿她怎么样,确实是很让人感觉过瘾。

    “涂山三长老,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差一点毁了元洲大陆!”

    既然已经打算说出来了,高帽子当然是要一顶一顶的往他们的头上戴,谭江真君没有辜负阙云宫精英训练,痛心疾首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

    涂山扈皱了皱眉,这些人修就是阴险狡诈,眼见着这盘要输了,竟然干脆耍诈转移话题,但他也是因为对于他好像是知道一点内情,也是只能够憋屈的等他把什么原因说完。

    樛木这一刻脑子转的飞快,甚至就连刚刚才差点失血过多而死,也没有感觉像这一刻一样,时间过得那么漫长而又恍惚间短暂的吓人。

    她聚精会神的装着透明人听着,虽然可能说的人要是她,总有些目光若有似无的扫着她看,被谭江真君拎着后领的她存在感根本就忽视不了。

    终于开一把主动权在一次捏在手里,也是从来只有他站在上风的谭江真君,也是没有一开始的急躁了,就等着看真相出来后他们扭曲的嘴脸。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众所周知元洲大陆被上界之人辅助封印了天魔,每逢纯阴之体、纯阳之体出世的时候,就是再一次封印之时,我儿为纯阴之体,此子却是纯阳之体。”

    涂山阆的脸色一下子就十分的精彩,他这样其实还算是穿越了历代先祖了吧?不过这么好的机会却是不容错过的。

    “既然如此阙云宫自然应该给本太子补偿!”

    谭江真君心里闪过一道果然如此,不过他还是想要在拯救一下自己的储物袋,如果是真的为了元洲大陆,不单单是阙云宫会给与他支持,就是整个元洲大陆的名门正派都是一样的。

    但是这本来就是为了他的女儿云华可以赢,夺得献祭后元洲大陆生灵给予的气运,而历代只有纯阳之体是活下来。

    对于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樛木,当然还是从小在宗门长大的云华更加的人心,所有虽然还没有例子产生,谭江真君这样出格的举动还是被默认了下来,不过这些支持却是肯定就没有了。

    谭江真君不管怎么样接受的都是阙云宫是大陆守护者的教育,想要说服这些妖族也是想要从这方面下手。

    “我阙云宫包括几大门派都是名门大派,做事从来都是无愧于心,天魔出世则就心魔丛生,最危险的还是你们这些妖魔鬼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