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回忆
    待在巫宸准备的房间里,樛木发现其实阴魂界真的是弱肉强食的地方,就算是所有来这里的阴魂都有修炼的资格接下来,一切都是要靠着自己的实力来获得了。

    甚至弱肉强食在这里越发的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在一路走来的时候,还可以看见不少明明马上就要魂飞魄散的鬼修落魄的待在大街上。

    而在阴魂殿至少有执行这种有油水可捞的巫宸,作为在这个小城里难得的魂丹,却是可以得到最高的规格待遇。

    樛木见惯了特权阶级的待遇,但是对于自己活着时候没有得到过一星半点,死后却是可以理所当然的享受,其实比起想要笑来更多的是感觉悲哀。

    不是她看不起自己而是看得太清楚明白了,她只要可以离开镇魔山就可以靠着自己成为大修士。

    但是樛木也是知道抹杀她太容易了,也从来没有想过和放任这种慢慢会堕落的想法,世界上哪里来什么如果?

    这个世界大概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可以掌控的力量了吧?修炼才是最要紧的事情,虽然也不急在这一时片刻的,但是如果养成了这个想法就是有点麻烦了,不知道会浪费多少时间。

    樛木想要一边修炼一边回忆一下,自己失去的那一段记忆到底是什么,不可能会彻底地失去的,虽然大多只有大多的鬼修大能才可以知道自己生前之事,毕竟只有到了凝体期渐渐有身体,才会开始恢复自己的记忆。

    但是造化诀的神奇也就是在这里,虽然跟本就不可以作死的破坏对应人修元婴期可以锻造身体这点,但是拥有身体后比起一些鬼修的样子货,是真的可以修炼灵气的。

    而这一点才初期就可以看见成效,他也没有一定要人忘记前缘的意思,所以樛木想想看看记录在她识海里造化诀真正本体,看见她之前发生的一切。

    樛木静静的闭目,呼吸吐纳之间却是马上就进入了修炼状态,安全是不用担心的,没有确认身份之前或者之后她都会有保护修炼的。

    前者有巫宸想要换取阴魂殿的好处,后者有阴魂殿的人看守,对于这些上位者对于他们这种面子货的处理方法,樛木也是有几分的透彻,至少是一个脸面问题。

    而结果也没有让她感觉失望,比其他前一任主任的傲娇来,这个造化诀的功法却是十分发配合,当然这是对于樛木而言才这样的吧?

    如果造化诀他真的一点也不傲娇,也是根本就轮不到几千年后的樛木来修炼了,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挑的。

    一幅以第三方视角的画面展开来,就像是身临其近一般,虽然感觉自己随时被监控着稍微有点毛骨悚然,但是这里的好处明显更加,樛木也是不会想不开的关闭。

    眼看着白饥馑才擦干净眼泪后,面色紧张的握着匕首不断地旋转换着感觉,然后突然一下子船头了自己的脖颈,樛木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有记忆了。

    她本来就魂体强大,隐隐约约的要生魂离体了,这样一来当然是刚刚离开就迫不及待的,被造化诀带去阴魂界,这本来就是一睁眼的功夫,没有任何痛苦却是因为白饥馑的技术好吧?

    回想最后看见的白饥馑,不再有点天真的神色,眼眸里彻骨的冷凝,樛木有些纠结的微微皱眉,她这样是不是真的不太好……

    但是可以提升灵根的办法,这样错过了就是真的可以了,最后从来不知道后悔为何物的樛木,还是感觉这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剩下都是太浪费了,这才是对不起白饥馑。

    ……

    巫宸在樛木开始修炼的时候,就发了一道紧急传讯符给宗主,这是一直以来的惯例,有资质实在是卓绝的鬼修出现在城镇里,就可以发传讯符给宗主,不管他接不接,也总算是露了一个脸了。

    作为阴魂殿这个阴魂界唯一宗门的宗主忧邅真君,他有点忧郁的看着属于自己界域,只感觉管理起来的越来越麻烦了,是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更阴魂殿唱反调,每年的供奉也是一点不少。

    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阴魂殿这么打一个组织的宗主,他是不会认为整个宗门有高层就足够了,那些在外面收集资源的低阶力量也很重要,但是他们却是越来越不珍惜自己的小命了……

    这点让忧邅真君真的很为难,这些底层可以随便使用,反正也是没有进阶资质,给阴魂界增加跟修仙界对话力量的鬼修少了,不就是要让不少本来可以静心修炼的人,却收集一些不要紧却不能够少的资源了吗?好刀用在刀刃上,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如今鬼修之中已经无人飞升将近几千年了,当然其他的种族也是一样的,但是一般而言谁都没有鬼修的麻烦大。

    他们本来就是逆转阴阳不容于世的存在,只要能够维持的魂体力量一散开就会魂飞魄散,除非已经有了可以再死一次的身体到了凝体期,但是这是对于高层而言,他们本来就珍惜自己命。

    飞升是虽有修士的最高目标,就算是低阶的鬼修也不例外,他们却是不会看到了凝体期就不用担心魂飞魄散,而只会看到底有没有鬼仙出世。

    现在都好几千年都没有了,不说低阶曾经看得到过鬼仙,就是高阶也是投胎的投胎去了,没有任何前进的指望,他们本来就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存在,这么一来就是不好管理,但是谁也没有变出一个鬼仙来啊。

    感觉自己要去造势一把,好让这些低阶鬼修安分下去的忧邅真君,却是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巫宸的传讯符,他无所谓的伸手接过,却是得到了一个让他想要笑的消息。

    “这下好了,也不需要弄虚作假,担心暴露了。”

    樛木突如其来的出现,简直就是如同及时雨一样,现在只需要确认身份,如果是真的被带到阴魂殿好好供着就是,如果不是杀鸡儆猴也是一样可以让人回忆起他们出过鬼仙的,虽然没有真的出了一个传人的效果好。

    忧邅真君突如其来的笑意驱散了这满室的阴冷,虽然这之前的阴气也是他情绪起伏之间引来的,不过到了他这个境界,有了轮回转生的退路,对于这种稍微还是会阻碍修炼的情绪,还是可以控制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