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阴魂殿
    樛木伸出另一个手指试探性的戳了戳它,混沌之炎却是很配合的来到了她的另一只手上。

    樛木抿紧的唇瓣微微一弯,透着就算是伪装也没有过的腼腆,这才是真实的她吧?之前的所有都是假的,原来的她可没有这股子狠劲和狡猾,她目光带着前所为有爱怜的看着它,就像是看着自己?

    感觉到主人的目光完全被老大给占据了,也有着不小灵智的焚心阴火不满了。

    这混沌之炎本来就是因为它的功法出现的,结果比它厉害不说,连主人的目光都完全的占据了,欺火太甚!

    焚心阴火在樛木的丹田里跳动着,就想要出来一起分享樛木的宠爱。

    但是樛木就算是被它在丹田里不安分的动静折磨的面色惨白,也没有让它出来。

    不为了什么……只是因为混沌之炎还在跟她撒娇呢~

    倒是十分懂事的混沌之炎感觉到了,和它性命相连之人的痛苦,十分主动的从樛木的指尖上回了丹田。

    混沌之炎一回到丹田,就暴揍了焚心阴火一顿,直接让它奄奄一息。

    樛木没有痛苦消失后的松了一口气,反倒是十分失落的看着自己已经空无一物的指尖。

    直到她摸了摸丹田的位置,感觉到神识里混沌之炎传来的活力,才把这些外露的情绪尽数收敛,恢复了一直以来的古井无波。

    ……

    等到了清和月,忧邅真君就迫不及待的亲自来了这个小城,原本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小城的小,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是真的小城。

    按照阴魂界的历史,历代宗主就算是为了彰显对于弟子的重视,亲自去小城去接弟子,也是轮不到这里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因此心思各异跟在忧邅真君身后的探子也是不少,忧邅真君对此知道的一清二楚,却也不是很在意。

    为了摆谱他是真的忍耐了很久了,如果不是担心作为无厄老祖后世弟子的人心气太高,他这样急冲冲的跑过去以后不好控制,忧邅真君是真的想要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赶过去是。

    宗主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尤其是跟修仙界天然对立的阴魂殿宗主,一些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事情,也是需要他时时刻刻关注的,门内明明有更进一步资质的弟子,因为一些小任务耽搁,他真的是不忍心啊……

    但是那些低阶弟子本身就是自己找死,他想要威胁他们好好干活不然杀了他们,也是没有一点的作用……甚至说不定起了叛逆的心思,还要更加的麻烦。

    忧邅真君因此是真的很着急,用这些看似是小事的事情,请一位活祖宗来似乎很不值得,但这也真的不是小事,所以樛木的出现还真的像是及时雨一样,解了燃眉之急。

    而已经打定主意,要在阴魂殿小心翼翼的樛木,却是不知道她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宗主看她不顺眼了。

    忧邅真君站在骨剑之上,有些嫌弃的看着这个小城,虽然他也是从普通的阴魂,一步步爬上阴魂殿宗主之位的,但是对于他而言这些落魄的记忆早就已经忘掉了,现在只有对于这里的嫌弃像是与生俱来一般的。

    “如果不是这些蝼蚁找麻烦……本君还真的是不会踏足这种地方。”

    身处于被忧邅真君万分嫌弃地方的樛木,感觉自己的耳朵有点热,这也真的是好久没有体验过的事情了,不过她不会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异常,樛木可以肯定这应该是有人在背后说她……

    与樛木虽然也还是在等待阴魂殿的人,但也不是很着急相比,巫宸就没有这么淡定了,甚至他刚刚到清和月就托人在周边的城镇监视动向,争取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阴魂殿的人,毕竟这可是关于他能不能离开阴魂界啊!

    但是就算是再怎么着急,对于去阴魂殿里监视,他却是想都不敢想的……即使整个阴魂界都是阴魂殿的人,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离开了阴魂殿就算是执行任务,也是不可以再打探阴魂殿的消息了。

    当然如果胆子够大也可以不听,反正被用来喂了鬼王的也是他们~

    所以即使是天大的事情,对于监视阴魂殿,也是不会有在阴魂殿外的弟子敢想。

    忧邅真君作为阴魂殿的宗主,对于这些虽然不会用在他身上的宗规,却还是一清二楚的,怀着不可告人的杀鸡儆猴的心思,他眼神十分危险的看着巫宸,直接把巫宸看着直打哆嗦。

    在生死危急下,就算是再傻的人,也会爆发出无疑伦比的潜力,更何况是本来就心思多的巫宸呢?

    巫宸冒着因为不是实体,所以一直以来都不怎么会流的汗水,脑子急速的旋转着最近做过的一切,然后就想起他可能是来的太早了,所以被惦记上了……

    这个突如其来对于自己是只“鸡”的觉悟,让巫宸心里惶惶的,也没有了对于自己及时迎接忧邅真君的欣喜了……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得争取一把不是吗?

    “宗主大人,弟子清和月前就随时关注周围城镇的动向,原来还是想着能够迎接长老就算是荣幸了,却没有想到会是您亲自来。”

    看着面前笑容讨好,简直是跟宗门内那些弟子一样笑容的巫宸,忧邅真君感觉有些腻味了,更何况真的只是探查周边?鬼话可以相信?

    “本宗主为什么来?难道不是你发的传讯符说有无厄老祖的后世弟子?”

    巫宸冷汗直冒,他竟然把这一茬给忘记了,在这种生死时刻,他简直想要给自己一巴掌!

    忧邅真君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手有些蠢蠢欲动的抬起,其实杀鸡儆猴重点还是在猴子身上不是吗?这只鸡是否有罪本来就不重要,要怪也只能够怪他不是猴子了~

    “没有想到你也还是有点用处的……”

    樛木原本还在床榻上打坐,感觉到丹田内焚心阴火的蠢蠢欲动,却是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她现在还不知道巫宸面临的生死危机,所以对于焚心阴火的异动更加的感兴趣。

    当然本来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他自己想要好处结果尾巴没有处理干净,跟樛木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