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低头
    但是既然怀着的是杀鸡儆猴的心思,忧邅真君因为樛木这位无厄老祖的传人没有到场,所以就算是再怎么蠢蠢欲动,还是没有现在就杀了巫宸,在确定身份后当着她的面强调宗规,再杀了巫宸才是最好的立威方式。

    巫宸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是来不及的了,一时间没有过脑子想要邀功的心思,竟然会被宗主给惦记上,让他也真的是始料未及……

    “你去请师妹出来。”

    忧邅真君踢了踢跪在他脚边请罪的巫宸,漫不经心的说道,对于那些老一辈的后世弟子,也就是在这一方面最让人感觉恼火了,明明压在他们前头的老不死,都已经死了个七七八八了,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东西,辈分却都硬硬生生的,要比他们这些现在真正的掌权者高。

    不过真正让人感觉麻烦的情况,却是要那些后世弟子身后有势力,这样他们就算是再怎么不情愿,也会尊称他们一声“师祖”,但是对于樛木这一类背后没有势力的,还真的是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分就行了。

    “是,宗主大人!”

    巫宸急急忙忙的应是,现在唯一一条生路,就摆在他的面前,他必须要好好的争取,他朝着樛木院子的方向急速跑去。

    忧邅真君嗤笑一声,感觉现在阴魂界的鬼修,还真的是一辈比不上一辈了,真的是没有出息。

    “师祖!师祖!”

    樛木讶异的微微一挑眉,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是在第二次发现同样的称呼后,却是发现其实没有听错,这是怎么回事?

    丹田内的焚心阴火,蠢蠢欲动的更加厉害了,厉害到又被混沌之炎给打了一顿……

    “清和月……阴魂殿,这次来的到底会是什么重量级,还承认我身份的人物?”

    樛木马上就想起了关键词,毕竟如果没有人承认,说不定巫宸对于叫她师姐,还会感觉憋屈呢。

    她也没有让巫宸等很久,在他想要去敲门的时候,就已经打开了房门。

    巫宸一见到樛木就连忙跪了下去,也没有了以往还带着些的矜持,“师祖!师祖!救命啊!”

    樛木歪了歪脑袋,这肯定是什么麻烦事,她刚刚到阴魂界,在这里的时间比他待的时间还要短,怎么救命?而且为什么要救?他们的关系应该就止步于互相利用吧?

    “我以为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自己没有处理好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巫宸看着幼童冷漠的就像是冰雪雕成精致的眉眼,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有些看清,原本樛木就没有打算隐藏,但是无数人因为她外表而忽视的真正内在……

    不是被以为的单纯,不是被以为的腼腆,而是真正事不关己的冷漠……

    巫宸到了这个地步才知道樛木也不是好忽悠的,这让他暗暗咬牙的同时,却是知道了到底应该怎么办,之前就算是求饶,但是还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被收敛了起来,真心实意道。

    “师祖,弟子身无长物,只有因缘际会下得到过炼器师的传承,弟子无缘开启,只希望今日献于师祖,师祖能够救弟子一命。”

    樛木只是歪着头盯着他看,直到巫宸额头上的冷汗都已经冒出来,才缓缓地点头,“传承不用现在给我,等一会你的命,真的可以保得住再说吧。”

    樛木无论如何,对于可能会是白得的东西,还是不稀罕的,如果她不能够保住巫宸的命,那么炼器师的传承,她也不会就这么要了。

    到了如今这一步,巫宸才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之前就要传承的话,他也是没有一点的办法,但是最后陷害拉一个人一把,他还是可以做到的,现在的结果对于两人来说都好。

    “多谢师祖。”

    忧邅真君都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弟子应该不会就这么跑了吧?还真的是麻烦……

    不过会这么想,也只是他等的迫不及待后的恼怒而已,如果巫宸真的敢逃跑,他反倒是要高看他一眼。

    毕竟在整个阴魂界都是阴魂殿的人的情况下,想要逃过惩罚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甚至想要逃去修仙界,也是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可能的,毕竟没有身体的话,一出去就会暴露无疑。

    樛木原本是一个很腼腆的人,但是现在却是下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的人了,既然已经打算保下巫宸的命,一见到忧邅真君她就唤道。

    “见过师兄……”

    在樛木看来面对忧邅真君的危险度,加上这个看似很有风险给巫宸求情的事情,也还是不会没有什么改变,毕竟不管是巫宸还是其他什么,总归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的。

    而无厄老祖的传承里,却只有修炼的功法,杀敌的阵法,画符这一类,高层修士必须学习的东西,虽然他学的很精深,但是对于炼器却是没有留下什么,而既然炼器他没有留下什么东西,那么想要学习的话,就要樛木自己去寻找了。

    阴魂界不是修仙界,炼器师、炼丹师都是一脉传承的,而且阴魂界师傅对于弟子的权利,也完全打消了樛木想要偷师的想法,她就算变的再怎么样,也不会突然有这么大一张脸,去偷学一些人经历无数苦难才可以学习的东西,所以巫宸送过来的传承还真的是像及时雨一般。

    忧邅真君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看见女子的身影,这让他忍不住心生警惕起来,隐匿的功夫竟如此了得……

    樛木没有生气,她只是秀眉微微一挑,然后往忧邅真君现在的目光所及之地一站,再一次恭敬的行礼叫道。

    “师兄。”

    忧邅真君在一路上想了很多,在宗门的两个月里,也想了很多,想着怎么控制这位无厄老祖的传人,甚至还想到了如果她是脑子不灵光的人的话,怎么保持距离的同时利用。

    但是这些都是基于樛木是个成年人的套路,她如果是个幼童的话,却套路好像也没有用处……无厄老祖的传人死这么早啊?!

    这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樛木体会过很多次了,但是她也是看得很开,不管是谁见到她,还不是要低下他这颗“高贵”的头颅吗?

    这种小豆丁的自我安慰,樛木却是很磊落的,当成了理所当然,这种自信也不是常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