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白骨成殿
    从忧邅真君有几分冷芒的眼神里,樛木知道他应该是真的对于一些长老憎恨的厉害了,所以都干脆到了时时刻刻都记挂的程度。

    不过樛木其实只是对于奉承的话感觉说不出口,其他的针对她不说是可以赢,但是绝对也不会是忧邅真君担心的那样会被吃牢。

    虽然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樛木最后也是没有说什么,不管怎么样说出来的话,是泼出去的水,还是尽量少说话的好。

    “知道了。”

    忧邅真君挥了挥衣袖,原地就出现了一座缩小的用皑皑白骨制成的宫殿,这是阴魂殿高层都拥有的集防御攻击为一体的空间灵器,“骨殿”。

    “师妹,这骨殿也是我们阴魂殿的特色,按照师妹的身份到了灵噬期也是可以开始着手炼制了。”

    忧邅真君也是开始在樛木面前画大饼了,想要完全的控制一个人,不付出任何心力是完全不可能的,只有有利可图才能够让人死心塌地。

    对于一些普通随时可以更替的棋子,忧邅真君是没有这份心力的,不听话就是给脸不要脸杀了就是,但是对于无厄老祖的传人,却是不可以闹得太难看了。

    樛木可以听得出忧邅真君想要她吃下他画的大饼,但是说实话……对于眼前不知道内部如何,但是外部却是由白骨环绕的宫殿,她真的是生不出任何觊觎之心,这份苦心应该是要白费了……

    其实也不是说阴魂殿真的只有骨殿了,连宗主的首选也是它,会这样也因为这是除了无厄老祖外,其他的上界鬼仙传承下来的炼制方法,就连阴魂鬼域难得的炼器师都不能够垄断,毕竟对于这件灵器差的不是广为流传的炼器方法而是材料。

    樛木逼迫自己直视这骨殿,这可是将来不知道要看多少年的阴魂界的常态,不习惯的话……

    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成了这皑皑白骨中的一份子了,不,这也不对,她又没有身体了,如果她适应不了,真的会成为也应该是阴魂幡或者阵盘中的一份子。

    一开始会有骨殿也是阴魂界是因为资源比不上外界,所以要靠着残害同类提升自己,后来资源能够利用的多了,这却是渐渐地变成了习以为常。

    樛木眼神稍微有点放空的看着白骨殿,不得不说,她在镇魔山待得久了,见惯了没有处理干净的白骨,这骨殿还真的称得上是干净,骨白色的骨殿没有一点的杂色,在微弱的阴魂界“太阳”的照耀下,就像是展览品。

    “主人。”

    就在忧邅真君带着满意的笑容,看着樛木有些空茫的看着骨殿的时候,骨殿里已经诞生了微弱的器灵,不怎么恭谨的声音敷衍的响起,显得很是有恃无恐。

    忧邅真君的脸色一下子很差,‘一个俩个的都跟本君作对!迟早要让你们匍匐在地!’

    但是虽然是这么想的,骨殿作为他手中难得灵器,他还是得好脾气的笑道。

    “骨灵,怎么了?”

    “呵,没事,提醒你应该上去了。”

    忧邅真君不满意他的态度,但是骨灵也不是傻子,他连名字都没有给他取,叫着骨殿器灵的通用名,还要想要他怎么真诚的待他。

    更何况骨殿的皑皑白骨从何而来,却是靠忧邅真君的杀戮而来,作为他仇敌尸骨制成的骨殿,对于忧邅真君有一种天然的恶意,只是碍于契约不能够做什么而已,但是态度却是仗着忧邅真君不能够拿他怎么样,也是有恃无恐的差。

    沉默是金,樛木就当没有看见这一幕,毕竟不管是谁都对于自己的黑历史被看见了都不会开心,更何况是忧邅真君呢?

    “师妹上去吧。”

    忧邅真君很勉强的,但是还是没有改变他笑面虎特色的说道。

    骨殿已经变回了原型,原本因为缩小也收敛的威压四散了开来,变回原形的他血煞之气肆无忌惮的外放着,把阴魂界原本就阴森的环境,映的就像是浮尸遍地、白骨成山……

    樛木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保持着不颤抖但是很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的登上骨殿。

    但是这种忐忑不安,在她真的踏上去后却是化为了苦笑,因为樛木发现她的内心其实非常的平静,忐忑这种情绪只是她在模仿曾经她会出现的反应而已。

    但是这种要跟正常人一样的保护机制,却不是她需要的,知道这点的樛木。真的是连假装是个普通人的资格都没有了……

    “师妹你看我这骨殿如何?”

    到底是被骨殿怼习惯的阴魂界人士,忧邅真君很快的就收拾好,他因为经常被作对所以不愉快的心情。

    樛木这次认真的看了片刻点头道,“白骨成殿,师兄在两界肯定是威名赫赫。”

    这个夸赞真的是很得忧邅真君的心,他其实也不是真的想要别人夸赞他的骨殿,这个经常怼他的骨殿有什么好夸奖的,还不是因为运气好遇上了他这么个好主人,才可以进化到灵器的程度,还真的是叫他得意上了!

    “哪里的话~按照师妹的天资卓绝,不需要几百年也是会如同本君一般。”

    樛木挂在嘴边对于忧邅真君习惯性的笑容完全僵住了,这对于他来说可能会是夸奖吧……

    但是对于樛木来说应该就是诅咒一般的话了。

    也会如同他一样,让两界尸山血海、白骨成殿……

    樛木对于这些是完全没有想过的,但是她却悲哀的发现,对于自己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她也真的是没有一点点能够做出的保证。

    一时心潮起伏的大话,她连在心里想都不会想,也幸好是刚刚到了阴魂界就有了焚心阴火,不然在这种情况下,死于进阶心炼期的心魔,让忧邅真君连利用的机会也没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阴魂界也不单单只有骨殿不是吗?为什么师兄会认为我一定会选择骨殿做第一件灵器?”

    听到樛木的话,忧邅真君没有怀疑她是不是适应阴魂界,而是认为骨灵的可恶,就连不是当事人的樛木都有了这种骨殿不好的感悟,一时间还真的是有些安慰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