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阴魂界的“热闹”
    但是在有了樛木也不喜欢态度不好的骨灵的安慰感后,忧邅真君的情绪却一下又不怎么好了,要是有的选他真的就是大出血也不会选择骨殿!好处是不少但是弊端也真的是太多了!

    单单就是骨殿会仇恨主人这点,一般而言就是阴魂界人士最不能够忍的!

    不过也是没有办法,阴魂界的炼器师骄傲惯了,是不会给低阶没有什么背景的鬼修炼器的,在修炼之初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到哪一步的忧邅真君,早在有能力收集骨殿材料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己炼制了,最后叫他放弃却是不可能的,这不是大出血而是否认了他的半生。

    “边回阴魂殿边跟师妹你说清缘由吧,不然这到了阴魂殿也是一件麻烦事。”

    忧邅真君的伤疤数量也着实不少,对于再一次想起自己落魄的过往也是没有什么感觉了。

    不过既然都已经想起来了,樛木现在也是宗主一脉的人,自然不可以放任她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得罪炼器师,所以也是给她解释了起来。

    忧邅真君驾驭着骨殿往阴魂界声势浩大的飞去,他就是要整个阴魂界都知道这是阴魂殿宗主的出行,迎接回飞升鬼仙的传人,可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既然樛木已经投入他的麾下,对于自己可以利用的力量,忧邅真君也是在不留余力的在不损害自己的情况下给她造势。

    眼见着忧邅真君在驾驶骨殿的同时,还设了一个隔绝结界才准备跟她讲清原由,樛木眼眸不由自主的闪了闪,‘还要提防自己的器灵吗?’

    樛木不能够理解忧邅真君为什么要提防跟自己有契约的器灵,毕竟无厄老祖当初元婴期的灵器也不是会跟主人作对的骨殿。

    但是在这里她却是知道了,不懂的事请不要问出来,慢慢观察才是正理。

    “哼。”

    骨殿的器灵骨灵感觉到结界的存在冷哼了一声,有本事给他脸色看,有本事就干脆放弃他啊!

    忧邅真君就当没有听到骨灵的冷哼,对默不作声看着他的樛木解释起阴魂界为什么通用骨殿。

    “其实也不是只能够选择骨殿,只是炼器师通常是不会给低阶的鬼修炼器,而本命可以升级的灵器,一般的鬼修却是在到你这个境界魂体稳固后,就收集炼器材料了,等到了灵噬期,就算是请的动炼器师,说真的还真的是会放不下准备了半生的灵材。”

    樛木默默的点头,原来是因为割舍不了,所以就干脆互相折磨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原来如此……多谢师兄提点。”樛木听完下意识的感谢道,不过隐晦的重点却还是没有说明,她疑惑的反问道,“炼器师?”

    忧邅真君叹了一口气,对于阴魂界师徒如同主仆一般的关系,他不好就这样把默认的规则明说,但是对于炼器师到底是什么地位,却是必须要提醒的,虽然他也是在炼器师手里吃了不少的闷亏。

    “炼器师啊……阴魂界到底是不如元洲大陆的修仙界,我们的一切都是一届一届的前辈们苦心经营传承下来的,炼丹和布阵我们的内门弟子是由资格学习,成不成功看天资,但是炼器……却是被垄断了。”

    “怪不得炼器师的地位这么高。”

    樛木了然道,不管在哪里只要是垄断的行业,地位都是要奇高无比,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忧邅真君那么忍骨殿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了。

    樛木也是知道忧邅真君不会无缘无故的跟她说这些当下就做出了保证。

    “师兄放心我到了阴魂殿不会口无遮拦的。”

    “如此便好。”

    忧邅真君看樛木也不是一些脑子弄不清的蠢货,见她做下保证后,也是开始给她说起阴魂殿内长老的情况。

    ……

    “宗主这是成何体统!一个不知道真假的传人,也值得他兴师动众的去接!”

    还看得出年轻时候艳丽绝伦容貌的中年女子,身穿着血红色的宫装,显得气势逼人,但现在急切的好像要遮掩什么的样子,却平添了几分的尖酸来,让她过人的气势都显得外强中干。

    “巩柳真君,宗主总归是不会失了阴魂殿的脸面,你大喊大叫的倒是无礼。”

    开口就毫不留情针对宫装女子和忧邅真君的年轻男子,马上就得到了巩柳真君的怒目而视。

    “东霜不要这么不懂礼数,本君先于你到了凝体期就是你的前辈!”

    东霜真君嗤笑一声,“晚辈都凝体期了,你还有什么好骄傲的?老妖婆,我们阴魂殿什么时候需要人修的规矩了?你跟妖修肯定很有共同话题。”

    “你!!!”

    巩柳真君不敢置信的惊叫出声,似乎不相信有人会这样跟她说话。

    “你什么你?巩柳真君你也不年轻了,现在阴魂殿的漂亮小姑娘多了去了,你可以醒醒了,真的当还是当年谁都要让着你?”

    在议事厅外听的暗爽不已的忧邅真君,在巩柳真君就要跟东霜真君打起来的时候,终于决定时候出现了。

    “东霜真君不得无礼,不管怎么样闹开了也不好看。”

    东霜真君听着这假模假样的劝说再次嗤笑一声,“虚伪。”

    忧邅真君听到这声嗤笑,只感觉自己真的是想不开才跟着这个疯子说话,像条疯狗逮谁咬谁。

    樛木藏在忧邅真君的身后,感觉就这么几个人,好像就可以看出得出以后在阴魂殿的全貌了……一定会很“热闹”。

    忧邅真君好不容易又把气给理顺畅了,巩柳真君就像是才看见他一样把目光投向他,但是这高傲的目光在看见樛木的时候却是凝住了,东霜真君戳她伤疤的话犹如还在耳畔,虽然樛木只是一个五六岁还看不出长开后样子的小姑娘,她也是有了浓烈的危机感。

    “忧邅这就是无厄老祖的传人?”

    听着巩柳真君的语气,东霜真君就可以知道这个老妖婆在想什么,也真的是不知道她是怎么爬到凝体期的,整天心里眼里就只有她这张脸。

    虽然眼前的小姑娘长得是不错,但是到底没有长开,她哪里来的危机感!

    “巩柳你也真的是丢作为前辈的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