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入局
    “闭嘴!”

    巩柳瞪了一眼还在说风凉话的东霜,对他的厌恶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般的深。

    但是跟死对头斗嘴仗却是一点意思也没有,还是对付自己可以轻易对付的小鬼修好。

    “你怎么还不像本君行礼?这可不像是忧邅领回来的人,他是最有礼不过的了!”

    不过真的会容易对付却是不可能的,根本就不需要樛木当出头鸟,把她领回来也不是为了现在就杀鸡取卵的忧邅,是不会让巩柳的前辈态度形成的,更何况巩柳还给他戴了高帽子。

    “话不可以这样说,樛木可是无厄老祖的传人,不是你巩柳可以随意欺压的晚辈,毕竟真的论起来,她的辈分比在场的人都高,现在也是因为修为不够所以是我辈的师妹。”

    巩柳只感觉今天真的是诸事不顺,她咬牙切齿不服输,也是为了不把利益放出去的说道。

    “规矩是人定的我现在是凝体期的真君,自然当得了她的前辈!”

    巩柳是不想多一个人分取了利益,但是忧邅却就是想要把这些利益重新分盘,他作为宗主真的是上位时间太晚了,所以曾经到现在都才会被这些人给吃牢!

    “呵,既然如此,我是宗主,地位为什么会不比你们高,因为修为相当?”

    忧邅似笑非笑的看着一下子被自己话里圈套圈住的巩柳。

    “本君说不过你,倒是不知道宗主你何时这么的牙尖嘴利了。”

    巩柳见周围没有一个人帮她,也知道是不适合在这里久待了,不然就真的要让他们的目的得逞了,想要压过他们至少得要等她把她曾经的入幕之宾们找来才可以。

    看着巩柳步伐急切的就像是逃走的似的,东霜眸光晦暗了一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忧邅真的敢立起来……谁给他的底气?眼前这个小姑娘吗?

    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对于大神打架小鬼遭殃这种剧情,已经熟悉万分的樛木,意识到她这是又被惦记上了……

    “师兄。”樛木淡定道。

    不能够再退步了,其实要不是无厄老祖在阴魂界的势力早就已经消失了,她也不需要投入忧邅麾下,地位也会处于上界鬼仙传人真正应该待的位置。

    但是既然早就已经没有了靠山,自然是要识相一些,不过退步却不是代表了她要对于所有人毕恭毕敬,她只是需要一个立场立足而已。

    “师妹?”

    东霜显然也是知道这些内情的,戏谑道,还真的是可怜啊~

    他敢一起得罪巩柳和忧邅是因为有恃无恐,不是像忧邅想的那样像条疯狗,既然他们都没有能力教训他,他为什么要客气?

    不过对于樛木他却是没有这种想要怼一怼的冲动,虽然她的身份如果不是背后应该存在的势力全部消失了,也不会成了“师妹”,但是对于魂丹期的小鬼修,他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去欺压。

    至于利益的重新分割要给她一份,高阶的修炼物资她还用不上,他从忧邅那里抢就是了,等到她能够使用了……

    呵呵,不需要他动手,忧邅和她就会翻盘,到时候渔翁得利就可以。

    “东霜,樛木师妹才回阴魂殿不久,如果没有事情就不跟你继续谈了。”

    现在的发展出乎忧邅意料的很不错,那个老妖婆被东霜给气走了,也不用担心她的胡搅蛮缠,以及曾经她那些入幕之宾的威胁。

    其实忧邅真的不是害怕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巩柳,而是她当初的传说太盛了,入幕之宾无数各个都是强者,从他继任宗主开始就被她给压着,现在都已经成习惯了。

    东霜似笑非笑的看着忧邅,到现在还没有给他说明怎么确定身份的,他是不想要现在就欺负一个小姑娘,不过忧邅真君你这是在拿我当巩柳糊弄吗?

    “忧邅……”东霜的语气有些感慨,他都没有料到可以压制一个宗主这么久,不过应该知道的却是不能够错漏的,“你是怎么确定师妹身份的。”

    ‘来了。’樛木心里一惊后,却是放松了下去,毕竟应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反正其实底牌有混沌之炎就可以了,焚心阴火单个的暴露,甚至还有些好处会让人对于她这个随时一个不慎,就会走火入魔被焚心阴火烧死的人放松警惕。

    至于她随时会死不需要对她怎么恭谨,却是不需要担心的,阴魂界的鬼修随时都会毙命,也没有见他们胆子有亡命之人一样大。

    比起樛木浑然不在意,甚至感觉有些优势的心思比起来,忧邅现在就不是很好了,他是想要把焚心阴火当成暗杀的底牌的,但是他现在却是发现还是想的太美好了,一个两个的……

    他目光黑沉沉的看着毫不示弱也放出威压的东霜,突然露出一抹饱含恶意的笑容,“东霜师弟,你真的想要知道?”

    东霜这个时候还没有感觉出忧邅真的是不想要忍耐他们了,只是被他的师弟恶心的够呛,“忧邅你少来你那一套恶心我!当初我成就凝体期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这一套对于我是没有用的!”

    樛木诡异的找到了一个被东霜暴露来的消息,‘忧邅真君喜欢用认师弟、师妹的办法拉拢人,而东霜却是感觉恶心,所以阴魂殿不流行师兄弟?’

    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整个阴魂界的鬼修都是阴魂殿的弟子,真的论起来的话,他们整天都在同门相残,而师叔侄的关系,即使别人想要硬拉,但是作为高阶鬼修却是不屑低阶鬼修的。

    “那么师妹你就给师弟看看证据。”

    忧邅不改脸上的笑容,被东霜鄙视了,他称呼也是没有改,你感觉这个称呼恶心,占了便宜的忧邅,却就是想要膈应他。

    樛木抿了抿唇,忧邅当初见到焚心阴火的反应她还记得,这是要得罪东霜了,不过既然是想要庇护才投入了他的麾下,她却不认为她不需要付出什么,得罪东霜也只是其中的一个代价而已。

    东霜只是撇了一眼不知道藏了什么心思的忧邅,就饶有兴致的看着缓步走来的樛木,对于从什么地方确定身份的,他是真的很感兴趣。

    是无厄老祖的道器?功法?还是其的血脉后人……

    但是想了这么多的东霜却是没有想到会是……

    “焚心阴火?!!”

    看见靠近自己只差一步就会碰到的焚心阴火,东霜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差,心里涌起汹涌澎湃的杀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