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苍沉峰
    东霜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焚心阴火,被猛然吓了一跳,连鬼修就算是到了凝体期,跟正常人比起来还是缓慢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焚心阴火……损人不利己就是它的代名词,对于自己传人传承的,竟然是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连转世都没有的焚心阴火,这真的是很无厄老祖。

    东霜目光暗沉的盯着樛木看,忧邅一开始见此也是没有说什么,但是等到他沉吟的时间久了,他却是跳了出来,嘴角勾起了一抹恶意的幅度笑道。

    “师弟,焚心阴火乃无厄老祖专属的异火总是不会错吧?”

    见忧邅挡在了他的面前,东霜也从杀意中回神,他闭了闭眼睛,有忧邅在,就算他不怕他,却也是不可能做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杀人的。

    更何况就算是焚心阴火又如何?只要距离她远一点就可以了,这样一想东霜的杀意,也是慢慢的弱化了下去,只是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丝印记留了下来。

    樛木看着一言不发,一开始死死盯着她充满杀意的东霜走了,心里不但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甚至压上了沉甸甸的包袱,到底是对她有了杀意,有机会的话是不会放过她的……

    樛木苦笑了一声,只是刚刚来了阴魂殿,没有想到就得罪了两位真君,看来就算是想要站在忧邅真君身边,也不会是很安全了,但这种还是最好的处境了……

    “师妹初到阴魂殿总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的,叫小弟子来我也是不放心,还是师妹先自己看着为好,先到主峰苍沉峰待上几月,再去早就准备好的副峰九沉峰吧。”

    看着面色不变,就像是刚才没有发生过什么的忧邅真君,樛木不知道作何感想,一开始这就已经安排好了吧,九沉峰?

    “一切都听师兄的安排。”

    其实在看见焚心阴火的时候,不需要东霜和巩柳之后的挑拨,他就已经对樛木起了警惕的心思。

    但是警惕归警惕,在她修为还低的时候,却是没有这个必要揭开的,不过还是从计划的让她以后一直待在苍沉峰变成了,教导些经验后自己独自一峰待在副峰九沉峰。

    ……

    阴魂殿作为阴魂界的核心,对于台面上的东西自然是要做到最好,既然阴森恐怖是阴魂界的主旋律,作为主峰的苍沉峰虽然从名字上听不出什么名堂来,但是就看外面的布局,却就不同于其他地方的任何一座峰。

    甚至比起作为长老的自由可以有些特色来,忧邅真君虽然是一门宗主,却是不可以任意的处理苍沉峰了,只能够按照原格局不变。

    虽然这里没有如同白骨成殿的骨殿那么的直白残酷,只是一座没有任何植被的冒着丝丝缕缕黑气的山峰,唯一的特点就像是要划破天空的高,但是其中苍凉中透露的远古气息,却是比起有些峰故意唬人似的夸张的恐怖,给人带来的震撼要大得多。

    “这就是苍沉峰……”

    樛木来到阴魂界的震撼,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深过,也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认清自己的身份,不是之前为了生存无可奈可的清醒,而是从这苍凉的气氛中得到的醒悟……

    忧邅朝着樛木得意的一笑,“其实也就是表面还跟曾经一样,但是在这种气氛中待久了,却是容易横深心魔,所以宫殿内却是跟外面不一样了,师妹不需要害怕。”

    被误解成害怕了,樛木也没有否认,毕竟有一点忧邅真君说得对,一时间的猛然看见苍沉峰可以让人醒悟过来,但是在这种环境待久了,生出心魔的几率也会大大的提高,既然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强行的想要维持宗主的形象了。

    “管事应柳见过宗主。”

    没有在苍沉峰的山脚独自代上多久,就有一个身穿不起眼灰袍的老妪跑了过来。

    樛木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忧邅,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小心眼到了这种地步。

    这好像是很好笑的事情,但是从小事看大,从这样的事情中,已经发现忧邅不敢跟巩柳、东霜闹翻的樛木却是知道了,他真的是会被后下黑手的那一种人……

    不过很快她就敛下了眼眸里的异色,更加减少存在感的跟在忧邅身后。

    “师妹,这是苍沉峰的管事应柳,以后就跟着师妹如何?”

    樛木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感觉一阵的发寒,巩柳真君如果知道了……

    她第一次怀疑起与虎谋皮,她能够走到那一步。

    不过就算是如此,也幸好她的脸色是一贯的毫无血色,也没有让她的异常暴露出来。

    越感觉身处于危险之中樛木就越发的冷静,她语气不改一如既往的拒绝道。

    “不用了师兄,我更加习惯一个人。”

    忧邅却是不在意樛木的拒绝,依旧劝说道。

    “师妹才刚刚到魂丹期魂体稳固不久,还是需要一名管事的。”

    樛木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不接受好像是要得罪忧邅真君,但是如果被巩柳真君知道了,比起现在的关系恶劣,真的会变成不死不休的,当然是她死的可能性更高。

    “师兄真的不需要,我不习惯周围有人,这会让我想起是怎么死的……真的好痛啊……”

    樛木半真半假的示弱道,只要能够避免一些麻烦,她根本就不在意要用什么手段,即使是她不屑的卖惨。

    当然只是简单的卖惨,对于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忧邅是没有用的,但是他一开始想要劝说樛木接受应柳的话,就是为了拉拢她,她都已经这么说了,还要强迫她接受的话,这幅看似友善的外皮就穿不上了。

    “你比我想的更聪明……既然是师妹第一次来苍沉峰,师妹的要求就当做见面礼之一吧。”

    忧邅目光深沉的看了樛木一眼,她无疑是很美丽的,比起可爱来说更加恰当的却是美丽,幼童小小的年纪像一个雪娃娃一般,或许这以后会是不错的武器以及阻碍。

    但是现在真正让忧邅感觉忌惮的,却是她真的是太懂得隐忍和知进退了。

    忧邅毕竟是凝体期的真君活了将近千年,看得懂樛木有些不适宜的骄傲,他自认为已经算是了解她了,现在看来却是被一个小孩给骗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