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广而告之
    樛木歪着头睁着黑沉沉的眼睛看着他,不解忧邅突如其来的感慨。

    “应柳改一个名字吧,总是不能够随便冲撞了巩柳真君。”

    忧邅没有给樛木发表疑问的机会,就对着刚才话题中心的老妪说道,虽然樛木其实也根本就不会去问……

    应柳一开始其实也不叫作应柳,只是她只是伺候忧邅真君的仆从,怎么样还是得随便他的,如今其实她也已经忘记自己曾经叫做什么了。

    这样猛然的叫她换一个名字,管事不知所措的一会,哑着沙哑的嗓音说道,“宗主和师叔以后叫我老妪就好。”

    死气沉沉的声音没有引起忧邅的丝毫注意力,他无所谓的点头,“随你。”

    “对了,去大殿领一下师妹的月例后,再功勋殿里给师妹加一千点的功勋值,至于理由就是上报修仙界大战的消息。”

    老妪没有做出什么诧异的反应来,还真的就像是个傀儡一般,没有任何的生气,只会对于命令做出回应。

    也是因此忧邅想起了现在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人都已经在他这里了,也是不需要担心其他的了,但是人族和妖族的交易,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必须要尽快才能够渔翁得利。

    他作为阴魂殿的宗主,其实还没有一件可以从历届的宗主里脱颖而出的功勋,这件可以让阴魂界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利益的事情,说不定可以让他的名声响彻阴魂鬼域!

    见忧邅再一次沉吟的有些久了,才刚刚禀告的事情,樛木也不会那么快的忘掉,就说道,“师兄我可以跟着老妪去大殿,然后再让她带我去洞府,师兄有什么事情先去处理吧。”

    造势已经结束了,她一来到阴魂殿去的议事大厅,现在即使跟着老妪去领取月例,其实也不影响什么。

    “好。”

    忧邅微微挑眉,感觉其实聪明一点也好,至少不需要靠骗,自己就可以明白,总要比跟一个蠢货有关联的好。

    对于忧邅一会变一个的想法,樛木是不知道的,不过其实也不怪东霜和巩柳看不起他,作为凝体期的真君,他真的是想的太多了,顾忌这么多干什么,无论如何等到樛木要自立山门,也至少要等上百年左右,到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看着忧邅真君渐行渐远的脚步,何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樛木,真的是有些无言以对,她有跟与虎谋皮被剥削干净,到最后什么都没有要靠着自己争取地位的觉悟,但是结果忧邅真君却是担心她太聪明以后会有反噬……而不敢太过分犹犹豫豫的。

    “师叔?老妪带您去大殿。”

    老妪在樛木耳中已经有点的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她马上回过头。

    见着恭敬的低着头说话的老妪,樛木在低声的说了句,“有劳了。”后,也不管她有些诧异的眼神,只是示意她可以走了。

    ——

    “宗主,你怎么来了,不去管无厄老祖的传人,你的小师妹了?”

    一道戏谑的声音从议事大厅响起,完全不给忧邅一点宗主的面子。

    但是对于这一位忧邅却是没有一点类似对东霜和巩柳的不满,毕竟这可是一位到了锻体期的大能鬼修,是最接近在元洲大陆最辉煌事情规定不出世条件的人。

    当然在如今的元洲大陆,如今的阴魂鬼域,锻体期已经是大能中的大能了,也是达到了不能够轻易出世的标准,但是这种意义终究还是不一样的,比如苦泽本人也很在意这事。

    “忧邅见过老祖。”

    “算了吧,无厄老祖的传人都出现了,我这个锻体期的普通鬼修,哪里可以被称之为老祖?”

    听到苦泽的话,忧邅额头上的汗都要冒出来了,明显是紧张了到了极致,毕竟作为鬼修即使已经到了凝体期,想要像正常人一样流汗也是很困难的,更何况就是作为修者本身也不是普通人呢?

    “看你害怕的,本尊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苦泽见忧邅汗如雨下的样子,一下子就被逗得哈哈大笑,眼睛里原本聚集的晦暗,也是一眨眼的功夫烟消云散。

    但是苦泽这么说了,忧邅却不会相信,这可是比起他来还要更加杀人如麻的存在,他的苦泽峰以他为名,是干脆的由皑皑白骨堆积而成,其中插满了阴魂幡,苦泽峰是阴魂鬼域真正的地狱,这种话是没有人否认的。

    不过就算是不相信苦泽说的话,还是想要好好活着的忧邅,却是不会明目张胆的把他的不相信表现出来,只敢选择赞同他的话。

    “忧邅无用,即使现在是阴魂殿的宗主,还是会摄于老祖的威压。”

    对于忧邅不留余力的奉承,苦泽嗤笑一声,他什么时候会把这些小心思放在对的地方上,也是不用再担心压不住那些个长老了。

    “不用跟我说这些鬼话,本尊也算是见着你们这一辈长起来的,鬼话连篇说的就是你。”

    忧邅见苦泽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苦泽是不会在意一个早就飞升的鬼仙的弟子,但是刚刚看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还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到底是过去了。

    苦泽没有显示自己小心眼的意思,他对于这些飞升的老祖,没有任何凭借的时候还是没当做没有这么一回事,但是真正看见了这嫉妒的心思却是也不会隐藏。

    他嘴角勾起一抹恶意满满的微笑,“妖尊和阙云宫的约定?这么大一个功劳,忧邅你可不能够独吞了。”

    忧邅脸上隐藏不住的惊愕成功的愉悦了苦泽,他不怀好意的把出卖自己主人的骨殿给说了出来,“忧邅,本尊都已经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本命灵器如果没有屏蔽的话,见到的一切都是会共享的。”

    敲打了忧邅一下,知道事情会按自己的想法来,让无厄老祖传人的大名传遍阴魂界,直接让元洲大陆修仙界知道,给她一个大麻烦的苦泽十分的开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