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阳奉阴违
    不管怎么样,修为其实还是决定一切的根本,不过这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苦泽因为自己修为不能够进阶的恶意,还是很要面子的没有针对一个魂丹期的意思,暗地里埋下的坑,没有人知道又怎么能够算是锻体期针对魂丹期呢?

    这边发生了什么会连修仙界注意到她的事情,樛木是不知道的,不过她却是可以感觉到,阴魂殿内弟子对于她隐而不发的恶意。

    阴魂殿内都是魂体稳固,魂丹期以上的鬼修,至于更加低阶的只是仆从而已,如同傀儡一般,连恶意的本能也不会产生。

    一路上或明或暗的目光打量着她,同阶的魂丹期还好,只是暗暗地盯了她一会就走了,高阶弟子心炼期本来就是最躁动的时期,根本就不顾忌欺负一个小孩子面子不好看,就带着不屑和嫉妒的看着她。

    如同目光可杀人,樛木早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不过他们到底还是忌惮属于管事一层的灵噬期老妪,不敢现在上前挑衅。

    其实樛木选择跟老妪出来是最正确的做法,不然按照原来的进程,她最后还是得自己出来看看阴魂殿到底是怎么样的。

    到时候一个魂丹期享受这么高的资源的鬼修独自出来,不被找麻烦才怪。

    有个“好师父”是有好处,她不需要像阴魂殿内其他的弟子一般,对着所有人都要行礼,还有可能熬不过师父这关,被师父给杀了……

    但是好处也是得到在修为高的时候才可以享全,现在……

    她是不用对着所有人都行礼,甚至就连苦泽也不敢,让无厄老祖的弟子行晚辈礼打脸无厄老祖。

    苦泽之所以不见樛木也有这一层的顾忌在,他可以让樛木称呼他什么呢?师兄?

    那么不就是要让樛木占便宜了,直接当忧邅这类凝体期真君的师祖了,一切也就得回归正统了,那么还是算了吧,我不见你!

    不过即使高层有这样的顾虑,最底层的鬼修也需要能够回忆起鬼仙传说的能够愚众的传人,但中层的鬼修却是对于她恶意最深的,因为他们既没有高层这样那样的顾虑,也不像低阶的鬼修一般。

    樛木这个突然出现不是靠实力力压他们的传人,他们真的是恶意满满,所以对于低阶修为成为师祖一辈的传人,行礼是要靠他们自觉的,毕竟就是他们挑衅去打一场,也不需要付出不敬师祖的代价。

    等到终于来了大殿,这些或明或暗的炙热的目光,才慢慢全部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毕竟这里还有一位灵噬期的管事。

    不要见老妪只是忧邅的管事,但是灵噬期和凝体期可是一道鸿沟,凝体期要凝练出新的肉身出现,不单单需要雄厚的修为支撑,就是天材地宝也不知道需要多少。

    而这些都得自己去获取,毕竟如果进阶凝体期失败了呢?只有真正天资卓绝的灵噬期,才不需要担心资源的问题,而老妪显然不属于这一类。

    灵噬期到凝体期的一步之差,就是天堑一般的距离……

    “宗主的份额小弟子会送过去的,管事怎么来了?”

    待在任务大殿的管事有些诧异的看着老妪,同为灵噬期的管事,作为管理宗主一峰的老妪,可是要比他整天待在任务大殿要清闲的多了。

    “师叔的身份令牌还没有治炼制好,我奉宗主之令,先替她领取份额,等以后令牌炼制好后了,也就不用来了。”老妪沙哑着嗓子回答道。

    原本任务大殿的管事其实也只是问一问,根本就没有指望她会回答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却没有料到是跟最近的中心人物有关系的。

    “是这样啊,即使是宗主的命令……师叔的那个份额也是太多了,还是等到下一回有了身份令牌,再跟宗主的份额一起送到苍沉峰吧?”

    对于管事的话,老妪没有任何的回应,既然当事人就在这里,当然轮不到她来说什么,更何况就算想一个活死人一般,老妪也是活人,这么可能没有一点自己的小心思,从这件事能够看清楚樛木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也不错。

    如果樛木这一次真的退步了,那么这些豺狼虎豹就不会再有任何的顾忌,而且阴魂殿最不顾忌的就是同门相残了,更何况只是抢资源呢?

    “师叔你怎么看?”

    老妪弯下腰不管管事诧异的眼神,咨询樛木的意见,也是为了决定以后应该怎么做,毕竟如果是一块可以轻易下口的肥肉,她不多截下一些资源也是对不起自己。

    “我人都已经在这里了,身份令牌?对于我和师兄而言,不是因为人不在,要人代为领取才需要的吗?”

    樛木语气淡淡的,甚至因为童声所以有几分真实的疑问的意思。

    但管事却是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了,原本如果没有巩柳的吩咐,管事在老妪来领资源的时候也就给她了,但是偏偏却有巩柳的吩咐……

    原本他的话是有点自找麻烦的意思,却也还算得上有道理,现在这个理由却是不管用了。

    任务大殿是有规定领取资源需要令牌,但是这是对低阶背后没有一点势力的普通弟子,或者代为领取的人来说的。

    像宗主、长老、二代们,却只需要刷一个脸就可以,毕竟管事记不住普通弟子的脸,对于这类人却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樛木是刚刚才来到阴魂殿,管事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是这可以当成借口说出来吗?不可能的。

    “师叔……这个。”

    管事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樛木就是抬着头像鬼童子一般盯着他看,或者是因为鬼修天生对于焚心阴火的惧怕,让他心里一颤的同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不过无论怎么样,最可怕的现在还是巩柳这个真君能够轻易的杀死他,因此管事还想要坚持一会。

    但是老妪却是不给这个机会,她是跟着樛木出来的,无数双眼睛都一路上盯着她,她刚刚咨询樛木的答案,让她做主,这是谁也看不出不对的试探,但她都已经给出答案了,作为苍沉峰服侍忧邅的管事,她就不能够再放任下去了。

    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阳奉阴违,在众目睽睽之下,真的做了什么,靠着嘴巴就可以传到应该知道的人耳中。

    被知道后,如果不计较是因为本来就是放任,但是作为了她却只能够等死了,老妪很惜命的不想死。

    毕竟虽然灵噬期跟凝体期是天堑,但作为灵噬期的管事,她也是站在千千万万人头上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