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考虑实际
    鬼魅会有什么好心吗?有时候他们的接近,都是别有居心的……

    樛木诡异的可以把别人的真心与否看的清清楚楚,毕竟当初在镇魔山能够发现地下通道的也不止一人,但唯有白饥馑被她接受了。

    这样清清楚楚的活着真的是很累,但是总是比糊里糊涂死了的强,樛木也没有抬头看弯下腰等她回话的老妪,只是微微挑眉后,没有耽搁什么时间就说。

    “好啊,师兄一会会叫我去测灵根,确实需要早点做准备,多谢老妪提醒了。”

    老妪的声音好像有一些惶恐的说道,“师叔哪里的话,能够为师叔做事是我的福分。”

    樛木不置可否的露出一个微笑来,听到尴尬的话时,除了微笑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之前没有耽搁多少时间,就回应了老妪的话,可不是她对于她的举动有多少的好感,而是如果做得太过分,被仇恨上了可就是麻烦了。

    樛木低低的叹息一口气,忧邅真君也真的是贼心不死啊……而且对付她一个小小的魂丹期鬼修,有必要这样吗?

    老妪是忧邅真君的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樛木知道她现在做出的好像是在讨好的表现,其实也就是忧邅真君示意的。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察言观色是天赋技能,樛木也不能够想明白忧邅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也没有如果……

    按照她表露出来的聪慧以及对于阴魂殿的不安,忧邅真君理所当然的认为,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若有似无的好像要效忠,让她自己去拉拢后,总是会让她投已信任的,这样安插一个间谍的目的也是达到了。

    不过樛木却是没有将计就计的准备,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这个时候为了一时的得失而引狼入室,将来想要摆脱可就不是一件的容易的事情了。

    老妪没有等到类似的请她进去坐坐的话,一时间竟然是有些愣神。

    忧邅真君收买人心和监视别人的手段实在是有些老套,而老妪也不知道和他配合了多少次了,几乎每一次接下来的发展都是会“请她坐坐”,结果这一次却不一样……

    而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樛木的年纪再一次让人起了误会,让老妪以为她是不知道人情世故。

    这样的情况也是没有经历过得老妪第一个反应,就是去问问宗主接下来要怎么办,当然就从她心里的想法来看,却是感觉没有必要了。

    “既然已经提醒过师叔了,老妪我还有很多事情就先走了。”

    其实作为一峰的管事,老妪的工作可是要比任务大殿的管事不知道要清闲多少倍,现在十有**就是要去启禀忧邅真君,不过虽然心里心知肚明,但樛木面上还是看不出任何异色的点头。

    ……

    “宗主大人。”

    忧邅看着谦卑的跪倒在地的老妪,脸上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他就是喜欢被所有人这么恭敬的对待!他作为阴魂殿的宗主,整个阴魂界的主人也确实有这个资格!他们都应该跪在地上看他!

    结果呢?这些个长老!现在还出来了一个时时刻刻提醒鬼仙存在的无厄老祖传人,如果不是为了有大局为重,他……

    想到这里忧邅还没有让老妪起来前,脸上原本满意的笑容却是消失了,语气冰冷的说道。

    “怎么了应柳?哦,是老妪,交代你的事情还顺利吗?我那个小师妹有没有拉拢你。”

    老妪对于忧邅的了解至少也是有几百年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份不够,忧邅也是严重重视身份地位的人,她真的是可以说是阴魂界内最了解他的人了。

    虽然忧邅没有叫她起来,按照常理来说她也是看不清他的脸色的,但是想要在阴魂殿内活下去,还过得不错,作为不是长老级别的鬼修,没有一两项看脸色的本事是不行的。

    忧邅一开始的笑容再变成冰冷,她真的是看的一清二楚,老妪心里有些惶恐不安,对于任务没有完成的处罚,她真的是连想都不敢想。

    也是因此老妪对樛木起了怨恨的心思,她不敢对忧邅真君起的怨恨,也是一并加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即使是这样对于忧邅真君的恐惧,也是让老妪没有胆子谎报什么,她实话实说道。

    “宗主,师叔她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意思。”

    忧邅稍微愣了愣后,也是意识到他真的是太着急了,苦泽老祖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那是有恐惧进而延伸出来的压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不要再轻易地动作了,去请师妹来吧。”

    ……

    樛木对于再一次看见到老妪没有感觉惊讶,甚至对于真的见到,笑眯眯的看着她的忧邅真君,也没有感觉意外的,毕竟忧邅真君最大的特点就是小心谨慎。

    忧邅有些狐疑的看着樛木,他真的不是很相信看上去这么聪明的丫头,真的没有听懂老妪话里投诚的意思。

    不过如果真的是要表演的话,樛木也是不会输给他的,毕竟轻视就是她可以获胜得最关键的一点。

    “师兄,叫我来不是来测试灵根的吗?我好像是木灵根还有必要再测试吗?”

    见到樛木懵懂的,就像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忧邅感觉自己真的是有些多此一举了,一个小孩子而已,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正常不过的吧?

    其实樛木根本就不想要把自己的懵懂表现的太过分,这样简直就是过犹不及了。

    但是一切也是要考虑实际因素的啊,加上她自己的年纪,如果表演的太有段落感,在忧邅真君之后回忆起来,才是会让他怀疑的,只记住她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忧邅真君只是犯了一个正常人都会犯的错误,虽然他都已经活了将千年,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了……

    不过……

    “师妹有测过灵根吗?鬼修可只有普通人死后才有机会转化而成的,修士的话只要一朝身死就会轮回转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