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某人登门
    咦?屋里这么破烂,没想到外面倒是别有洞天嘛!

    屋子外是一条长长的街道,很宽很宽的那种!大概近百米,并且还十分热闹!总有人奇装异服在路上行走,跟影视城似的。

    街道两侧很多这种安全屋,只不过有的看起来豪华点,有的看起来寒酸点,比如他自己这个就是寒酸派的。

    他走出屋子后又退了回来。打开论坛搜索门外的世界到底怎么样?

    结果全是这种...

    ‘新人还是不要随意出去了’

    ‘出门必带遮脸遮身道具!原价游戏点998现在只要98!你买不了吃亏卖不了......’

    ‘萌新跪求大佬带,么么哒(づ ̄ 3 ̄)づ’

    ‘中心广场有摆摊的,萌新淘货小心被骗!’

    ‘街道和广场是禁止打斗的,但是不要被别人记住脸,因为总有不禁止的打斗的地方!’

    .....

    貌似也不完全安全呢!

    可惜商城都是基础东西多,好东西可不多而且价格还十分昂贵,对于萌新来说可不太友好。算了算了,先回家看看。

    不知道谢衍是适应了这样来回穿梭,还是穿梭信号稳定了,总之回到家的过程中没在感受到不适。

    谢衍检查下伤口,发现伤口跟之前一样根本没好,他当时在安全屋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以为回到现实的时候会自动修复。但是事实不太喜人,那是不是说在游戏里面受的伤都不能好呢?

    他看了下手机时间,确实是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扔了手机仰躺在床上思考问题。

    时间这一点毫无疑问,下次进去就要好好探索别的了,别特么在游戏里面挂了,现实也挂了就行!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糟糕!!!

    肯定是程明哲那混蛋的电话!

    “喂,姓程的,什么事?”

    “不是你说要玩游戏的吗?我这好不容抽出时间结果放我鸽子?”

    谢衍心虚“额?我之前有点事...”

    “是么?!我下午过你那!”

    “喂!你来干嘛!”

    “呵...”

    ‘嘟、嘟、嘟’电话挂断。

    混蛋,程明哲这个大冰块又特么挂我电话。

    不行不行,我可不能跟这个冰块独处一室!会被冻死。不过好累啊,在游戏里折腾好几天,那地方床又硬又扎人,真是身心疲惫,就睡一会儿,一小会儿就好。

    下午两点,程明哲下了高铁,直接打了出租车过来。他和谢衍的城市中间隔了几个小城市,做高铁是最方便最快的,他在这边只认识谢衍,所以也不可能有人接他,就算有人接他也不会去叫的,若是朋友懒得麻烦,若是公司的人又不想让他们知道行踪。至于谢衍?他本身就不希望他来。

    谢衍的小区叫做亭台丽景,里面只有洋房和别墅,绿化很多算是不错的小区。

    谢衍住的是洋房,但是面积百平左右不大,用他的话说一个人住正好,房子太大空旷。

    门铃声一再的响起,谢衍迷迷糊糊的起床开门。直到看清是谁的时候才彻底清醒过来!

    “你天天那么忙,干嘛还折腾过来?”

    “你说呢?为了谁?”

    “......”额,大冰块明明气质那么冷,咋就这么会撩呢!阔怕!大概声音太魅惑吧...

    “才睡醒?”

    程明哲见谢衍头发凌乱,脸色粉红,衣领歪斜,莫名的感觉一阵暴躁,不舒服。

    “是没睡醒好吧!被你这夺命铃声吵起来的!”

    “那我赔你睡?”

    “谁要你陪?”

    “我说的是赔偿的赔”程明哲呵呵几声,愉悦的笑了。

    “哼,我说的也是赔偿的赔!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呵~你大人?哪里大?”

    “程明哲你不许污言秽语!”谢衍拽着门,想要把他关在外面。

    程明哲一手撑着门,一只腿挤进来正好挤到谢衍两腿之间。

    “生气了?”

    “......”谢衍瞪着程明哲不说话。‘一定要挺住,不然这家伙一定会得寸进尺的,自己会受不了他这个混蛋受不要脸大冰块诱-惑的!’

    “不是有意的,让我进来...”

    谢衍松开门,他真是服了他的,程明哲这家伙长得很帅,并且是那种同时具备禁欲和侵略性两种矛盾特别的气质。说实话,很难让人不动心。即便是他也逃不过。

    他自己小时候长得漂亮,他老妈就给他穿裙子跟个女孩似的,他和程明哲就是小时候认识的。可是没办法他家里是不可能同意他跟自己在一起的,而且这混蛋还有过女朋友!所以他也不确定这混蛋到底对自己怎么样!他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感情。

    这混蛋跟自己在一起就跟个色胚痞子一样!偶尔还会冷冰冰的吓人,大概是小时候就认识,所以他的种种恶习都对自己毫不掩饰??

    “想什么呢?还不让我进屋。”

    “你老实点,不然就滚回去!哼!”

    “我哪不老实了?”

    “......”谢衍不想跟他讨论这个问题。

    “说,你为什么过来啊?”

    “当然因为你很不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我看明明是你神经质!”谢衍不免心虚,说话的时候尽量让自己放松。

    “真没事?”程明哲皱着眉,有些不信。可他也没什么发现,

    “我能有什么事!我看你就是想什么新的坏点子了,来折腾我!”

    “折腾”是啊!是想好好折腾你。

    “不跟你说了,我要订外卖了!你中午吃了么,要不要也来一份。”

    “我吃过了!”

    见他说吃过了,谢衍就不在搭理他,拿起手机定了个酸辣粉,随后又看见披萨图片十分诱人,下单,烤串也不错,下单。

    程明哲见他电脑关着,问了句“还玩游戏吗?我陪你?”

    “不了,我要等食,其它不干!”

    看来真是饿坏了,不然哪里用得着他问早就自动玩上了。

    “你去洗把脸吧!”这样子太勾人犯罪了。

    “噢...”

    谢衍来到卫生间,把身上的衣服脱了,见胳膊上那道伤口已经结痂,那止痛膏效果还可以,伤口不大留个疤痕倒是无碍,可是以后伤口大的可怎么办?还不得让家人担心,刨根问底。

    冲了个热水澡,吹了个头发见外卖还没到,围着大浴巾出来,好在背对着程明哲这个家伙没让他看见伤口。

    程明哲还好奇他怎么洗个脸还没出来,没想到这家伙还打算洗澡,那只好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念清心咒。真是年纪大了,**越来越多快压不住了。

    见他出来下意识看过去差点流鼻血,紧实细腻的皮肤还带着点潮湿的水珠,修长匀称的小腿充满活力。这小家伙真是越长越标志了,也越来越会诱-惑人了。看着看着,脑子里像是住进了一个黑洞,深不进底的把你所有想法都吸进去,停止思考本能的跟了上去。

    直到起身时碰到茶几的边角才恍然醒过来。呵,也只有你能让我这样了。坐下后点了根烟,尿尿的烟雾掩饰内心的躁动。说起来,上次看见他洗澡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谢衍换了身衣服出来“程明哲你这个家伙竟然在我屋里吸烟!”

    程明哲听到后把烟掐灭。

    “我说你这家伙怎么还工作上了?这大好周末不休息多浪费时间。”谢衍见他抱着笔记本在那忙,幸灾乐祸道。

    “有什么做的?”程明哲抬头看他。

    “能做的多了好吧!”谢衍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切!工作狂。

    “比如你?说一个?”

    “喂,句子不是这么段的!哼!祝你永远找不到女朋友!”谢衍脸有点红只好背对他若无其事的往卫生间走。

    “呵...”程明哲见他那小模样轻笑了声,后又轻轻挑了挑眉,看着他的眼神十分深邃。

    “呵个屁的呵!”谢衍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见外卖骑手已经到了,“他一会上来,东西你接一下!我去把之前的衣服仍洗衣机里。”

    一声铃声响起“你好,我是送餐的,麻烦把楼下的门摁一下。”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程明哲在门口等了一会,电梯上上来个送餐的大叔。

    “砰”程明哲关上门,“东西买的还真多。”

    “多?我是怕你跟我抢才买这么多的!”谢衍漫不经心的往洗衣机里面到了点洗衣液,扣上盖子按了下洗衣机上的开始毽子后出来。

    “......”小家伙那么喜欢怼我...

    谢衍出来后迫不及待接过食品袋放在餐桌上,“可饿坏小爷了!”

    “小爷?”

    “怎么?有问题?像你这样俗称稳重的实际就是老,你可以自称老爷!哈哈...嗯,真酸辣粉不错,好吃!”

    “......”程明哲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

    ‘在他眼里我老?下意识扫了眼自己的衣着,是不是我穿的太暗沉了?明明只大了三岁...’

    程明哲把披萨切开递给他一块,“别总吃那酸辣粉,没什么营养。”

    “唯有美食不可辜负,管他是地边摊还是无上料理我都喜欢...”谢衍接过披萨咬了一口“嗯,这个披萨火有点大了,不过还行。”

    说着就见程明哲也掰开个筷子,果然买的多没错!“喂喂!你别把我的酸辣粉拿走啊!哎?你怎么还吃上了?是谁说没有营养的!”

    “看你吃的香,也想尝尝。”

    “什么你都想尝!幸亏明智买的多!”

    “呵...是呢,什么都想尝尝!”

    听了他的话,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了,“哼,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谢衍给肚子垫了点底,才有心情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

    “哈,吃串串怎么能不配点酒。”

    “有白的么?”

    “有啊!但是我不咋喝。”谢衍起身去了酒柜,酒柜里的酒就多了,但是特别贵的基本没有,挑了瓶茅台拿到桌上。“你喝我不喝,我喝白的易醉。”

    “在家里喝点怕什么?少来点陪陪我。下次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呢!”

    “好...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