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甘人后
    公坚传媒是一家不入流的十八线网媒,介于工作室资金不足(假不足,头儿拿下了不少封口费)因此,在抠神公坚昱别有用心地哭穷下,镇室之宝高辛瑾一个顶三,她的搭档卜世恩也同样的身兼数任。

    狗仔头儿叼着一根廉价香烟,坐在格外简陋小得像蒸笼一样的办公室软椅上吞云吐雾。渐渐地,烟雾弥漫,空气变得异常浑浊。

    吸尽二手烟的高辛瑾和搭档卜世恩并排站立,两人正在屏住呼吸强忍咳意地受训。公竖昱指着上个月的工作报表唧唧歪歪,对手底下的员工痛批不止。

    头儿压榨,高辛瑾和卜世恩怨声载道叫苦不迭,两人四处揽活,拼命是拼命,业绩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原本想着借某位米籍华商空降半岛,发起东北亚商业项目这条独家新闻打响工作室名号,谁知他们抖了粉色边角料,让权威媒体捷足先登。

    公坚昱喋喋不休,高辛瑾和搭档卜世恩表面垂头谨听教诲,其实内心各种不屑。

    头儿抠门抠成神,拖欠员工薪资迟迟不发放。这都月底了,高辛瑾和卜世恩捉襟见肘,两人合计敲响抠神办公室的门。讨薪的开场白还没说出口,公坚昱就先发制人,以业绩上不去为由,大演抵消或克扣的前奏。

    抠神训累了,十分“宽容”地给高辛瑾和卜世恩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当即甩下两张烫金邀请函,接着下达出勤指令。

    高辛瑾和搭档卜世恩,带上公坚昱不知从哪弄来的邀请函火速前往目的地。

    在恋月半岛,南门世家位居三大财团之首,会长七十大寿,政商各界人士纷纷到贺,此行可谓是宾客云集。

    南门世家眼界极高,不入流的十八线网媒压根就不在应邀采访的名单内。坦白讲,他们公坚传媒的头儿还是挺有门路的,这类渠道,他一捉一个准。

    南门会长包下半岛最享誉盛名的酒店用来宴客,好多佩戴工作证,架着摄像机的狗仔同仁被拒之门外,高辛瑾和卜世恩亮出邀请函,顺利通关。

    女狗仔和她的搭档平时追踪报导的都是一些娱乐圈的当红炸子鸡,他们有的爱摆架子,有的很随意,双方各司其职、尽力配合罢了。难得遇上大阵势,高辛瑾调整心态与卜世恩互相打气,两人瞬间干劲十足。

    酒店大厅,贵宾齐聚。寿星南门会长在无数镁光灯闪耀之下神采奕奕地现身。这位老人步伐稳健,轻点下巴冲媒体朋友打招呼,举手投足间,将一代商界霸主该有的风范表现得淋漓尽致。

    记者簇拥争相提问,会长笑容满面,应对自如。

    权威媒体大都围绕那位米籍华商发起的东北亚商业项目展开一系列话题。南门会长不显山不露水,字字铿锵,谈吐皆宜。

    “外界都在传您即将卸任,会长一职由大公子接棒是真的吗?请回答!”媒体开始旁敲侧击,另辟新的话题。

    “犬子资质尚浅,有待磨砺。”寿星摆手,面容祥和地回应。

    “会长,您对大公子岳父竞选下一届总统有何看法?”媒体朋友挤成包围圈,麦克风高举,踊跃发问。

    “商人不谈政治,顺其自然就好。”南门会长抿嘴,冷静作答。

    “您好,我是公坚传媒的高辛瑾,关于李东顺先生跳楼一事……”

    “不好意思各位媒体朋友,采访时间已到,请移步接待区稍做休息!”

    契机难寻,女狗仔不甘人后,当她发出犀利言辞,二公子适时截话,提问就此结束。

    台上,二公子即兴发挥,做了解释,恭敬又不失得体地扶着南门寿星离开。

    高辛瑾和卜世恩随着大军转移至宴会厅偏角,南门世家财大气粗,特意为到访的传媒工作者另开一席。

    抠神公坚昱临时指派,女狗仔和搭档风风火火赶到,折腾太久饿得前胸贴后背,两人见到美食狂吞唾液,拿起刀叉立马开动。

    南门会长庆寿,余下的两大财团主心骨哪有不到场祝贺的理?商海浮沉,不乏利益冲突尔虞我诈,同行之间貌合神离也都司空见惯。

    看穿不说穿,面子工程还是要顾好的。

    宴席上,光远集团、鲜于巨业两位商界大佬围着南门会长高谈阔论,气氛很是“融洽”。三只老狐狸三强鼎立,他们称霸半岛暗自较劲已多年。

    老一辈“相见甚欢”,年轻一代意气风发、“侃侃而谈”。

    米籍华商打造东北亚商业项目,恋月三大财团都想从中分一杯羹。

    财团之首的南门会长宴请,项目发起人给足颜面,势必要登门祝寿。光远集团与鲜于巨业见机不可失,卯足了劲狠掺一脚。

    都知道这个商业计划还在接洽,最终合伙人花落谁家尚未定夺,三大财团不动声色,积极备战。

    女狗仔高辛瑾端坐偏席吃得正欢,眼尾一扫,发现了自己的偶像。

    这位可是半岛最受欢迎女主播,身为她的粉丝,高辛瑾兴奋不已,想也不想掏出小本本冲进贵宾区索要签名,因太过莽撞,让安保人员给拦了下来。

    美女主播是二公子的女友,两人公开交往,毫不避嫌。

    “二公子在恋月是出了名的喜新厌旧,前任多到如过江之鲫,女神知性,集美貌智慧于一身,怎就落入花花公子的怀抱?”

    女狗仔见到这一幕很失落,暗自为偶像感到不值。

    索要签名受阻,高辛瑾神情沮丧。正要转身,美女主播竟微笑着朝她走来。偶像不愧为偶像,很会替自家粉丝着想。

    女主播大方地接过笔,纤纤玉手快速挥舞。高辛瑾乐坏了,嘴角翘弯,眉眼似新月。此时的她,不再是个不入流的十八线女狗仔,俨然成了一枚追星的小迷妹。

    这是高辛瑾入行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只因女神对她说加油!

    既已混进贵宾区,女狗仔想要挖掘猛料,提升业绩的那颗八卦之心瞬间燃起。李东顺“跳楼”一事绝不简单,她抛出问题,二公子急着打断,大有欲盖弥彰之嫌。

    这件案子很奇怪,李东顺好歹是南门世家的本部长。他“自/杀”,岛内大大小小近百家媒体没有一间踢爆,他们很默契,通通禁声。

    穿梭于达官贵人之中的高辛瑾,时刻不忘还有任务在身,头儿发话这趟寿宴之行绝不能白跑。

    女狗仔放眼观望,在名媛堆里停驻。

    美女主播貌似不招待见,名媛贵妇们连成一气排挤她,她们话里有话,嘲讽意味很明显。

    南门夫人携小女儿正忙着应酬,美女主播前来问候,这对母女不冷不热,存心要她下不来台。这不奇怪,二公子换女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她们没必要重视。

    女狗仔见不得偶像受半点委屈,义愤填膺的当下又怒其不争,若立场对调换成她,才不会接受花花公子的追求,更别提腆着脸亲近他身边的人了。

    美女主播在新闻界敢于发声,是高辛瑾最为崇拜的偶像。环境所限,女狗仔做过太多违背意愿的事,自愧不如的她对那份执着与良善,敬佩的同时却又望尘莫及。

    偶像走出银屏犹如变了个人,这令女狗仔很茫然。或许她看到的只是片面的假象,女神温暖而美好,依然是她内心向往的人。

    “又是你!”

    高辛瑾发愣,南门二公子撞见极为不爽,招手唤来安保,轰走的举动显而易见。

    “二公子,久仰大名。”

    安保人员齐上阵,女狗仔难堪,那位压轴而来的米籍华商伸出手,似有若无地解围。

    “唐先生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

    “哪里哪里,二公子客气了。”

    有贵客来贺,不对劲的八卦女狗仔二公子无暇顾及,安保人员罩子很亮,识趣地散开了。

    见到猛料事主,高辛瑾灰不溜秋闪到一边。商业计划的发起人出现在贵宾席,财团大佬们纷纷靠拢,摆出极大的热情与之攀谈。南门夫人和三小姐一改之前的那副冷淡嘴脸,变得殷勤热络起来。名媛贵妇们也没闲着,个个聊表诚意,进退有度,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高辛瑾可没忘记溜到这儿的目的,安保散尽,她大着胆子又开始乱窜。

    猛料事主的助手拦住了女狗仔的去路,替他家boss传话,问捅下的娄子要怎么算?

    还能怎么算?昨晚,高辛瑾满口胡掐,承诺得好好的,说什么回去了会重新发稿澄清始末。岂知第二天开工,繁琐的事太多给抛之脑后,加上讨薪不成遭狗仔头儿一顿痛骂,还没缓过来又往南门会长的寿宴上赶。好不容易挤开媒体同仁抛下问题,采访打住,无疾而终。

    高辛瑾明白,这个澄清稿不能发,狗仔爆完料又矢口否定无疑是自打嘴巴,往后在狗仔界,她没的混了。

    答应过要拨乱反正的高辛瑾,对上猛料事主远距离投射的锐利刀眼一下子怂了,没敢正面直视。

    猛料事主前呼后拥,财阀大佬们为争取到合作项目围着他畅谈。事主抽不开身,他的助手奉命向涉事女狗仔追问解决之道。

    不愿打脸,高辛瑾使出了拖延战术,仍旧昧着良心讲好话,企图蒙混过关。

    唐先生的助手比正主还凶,女狗仔感受到了来自对方深深的不信任。

    管他信任不信任,这里是公共场合还能动粗不成?高辛瑾仗着正主贵人事忙,心存侥幸。

    唐先生的助手看女狗仔不顺眼,她走到哪,他跟到哪。没法挖掘八卦,高辛瑾焉焉地回到传媒工作者席位,与搭档卜世恩会和。

    作者有话要说:  李东顺的死是抛砖引玉,引出三大财团,与猛料事主无关。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无关,无关,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