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小的我,哪都错
    南门会长庆寿各大媒体百家争鸣,头条新闻层出不穷。

    高辛瑾为了不被头儿克扣工资,再一次将小把戏搬上了互联网。

    女狗仔剑走偏锋,那位米籍华商发起的东北亚商业计划在她的夸大渲染下,南门世家抢得先机成为最终合伙人。

    此举一石激起千层浪,半岛大大小小近百家媒体秒速响应,全都跟风报导。

    光远集团、鲜于巨业两位财阀大佬顿时傻了眼,寿宴之上贵客到访,老对手端着明白装糊涂,巴结讨好半丢风声都不透。贵客也是绝,摆出一副万事好商量的姿态,这才一夜功夫就尘埃落定,他们有些招架不住。

    光远与鲜于乱了阵脚,南门会长倒是沉得住气。这个重磅消息媒体朋友前来求证,他不置可否,由着事态发展。

    会长没站出来表态,他膝下的两位公子与老父同声同气。此事,南门世家不予以回应,外界看成是默认了。

    女狗仔骚操作,公坚传媒业绩飙升,西津洞……风疾无影……高辛氏的名号一下子变响亮。

    立下“大功”的高辛瑾还未来得及嘚瑟就收到了匿名警告,深知个中隐情的她撇开搭档卜世恩,开着工作室提供的老旧款破车赶往猛料事主入住的酒店去“投案自首”。

    女狗仔自作聪明,认为这件事有周旋的余地,中途她一阵脑补,想凭借自个儿那三寸不烂之舌化解干戈。

    高辛瑾抵达那位事主下榻的酒店,在等电梯的空档,她信心满满,已想到“负荆请罪”过后对方宽大处理的情景。

    不懂是女狗仔运气好还是怎的,刚出电梯口就遇见了之前偷拍到的猛料女事主。

    女事主脚踩恨天高,卷发扎成丸子,穿着一身裁剪精良的小礼服 ,远远看着很有东方女人的妩媚。

    高辛瑾对女事主没有好感,也没恶感,只是单纯地觉得她一个有夫之妇大老远地甩下那位北米巨头,飞到半岛与巨头的老友私会就不怕传出不好的声音?

    听闻,密照事件在境外沸沸扬扬了一小会,让那位巨头以雷霆之势给扑灭了,绯闻刚刚摆平女事主就不安于室,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这里是酒店,女事主堂而皇之地找来,男事主仿佛有心灵感应,几秒不到快速开门。

    男女事主这会儿有的忙,隐在暗角偷窥的女狗仔,自认请罪请得不是时候。

    女狗仔正在纠结要不要闪退,那位北米巨头杀来了。

    高辛瑾眼睛蒙了灰,心一狠,亮出她的复古式微单相机。这类八卦新闻千载难逢,她都想好了,捉/奸/在/床/的“美”照能当护身符,捏手里,猛料事主想翻旧账可就要重新掂量掂量了。

    思及,女狗仔暗自得意,偷偷摸摸地藏好。潜伏作战的她露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诈笑。

    高辛瑾左等右等,酒店房门紧闭不开,她暗下嘀咕:“不对呀,捉个/奸/有必要耗那么久?”

    据说,那位北米巨头与女事主恩爱笃定,眼中更是容不下一粒沙,搞不好已经在里面上演全武行了。

    “嗯,耐心蹲守,好戏还在后头!”高辛瑾自顾自地认定。

    女狗仔蹲太久腿脚发麻,捏了两下,酒店房门忽然打开。只见那位巨头搂着女事主的腰,有说有笑地踏出,两人情到浓时吻得热火朝天。

    怎回事,说好的捉/奸/在/床/呢?

    难不成是她想歪,两人啥事也没有?

    他们没事,女狗仔事儿大了。

    高辛瑾正准备要撤,挨米籍华商的助手逮了个正着。女狗仔鬼鬼祟祟,一看就是来搞事情的,郭忆即恶言相向,她装傻,称刚好路过。

    郭忆即不吃女狗仔那一套,抢过她的微单相机,连拖带拽朝自家boss的房间走去。

    东北亚商业计划的发起人姓唐名晟,与先前的那位北米巨头是挚交好友。

    唐晟看似不计前嫌,指着沙发请高辛瑾入座。

    高辛瑾哪敢?事迹败露的她低着头故作反思。

    “那个,误会,都是误会。”女狗仔组织语言,试图辩解。

    “误会什么?”唐晟往高脚杯里倒酒,自斟自饮。

    boss摆手,郭忆即默从,退出门外。

    高辛瑾被问一时哑口,她以为认个错,鞠躬道歉就完事,看来并不乐观。

    “唐总,您大人有大量,这事儿就算了,我保证下不为例!”女狗仔自知理亏,求起情来驾轻就熟。

    “高辛小姐大概不知,我唐某人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哗众取宠的狗仔。”

    “是,是,是,唐总说的是!”

    唐boss心情不佳,举杯狂饮,高辛瑾假装狗腿,点头如捣蒜。

    “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知道!”私会到半惨遭撞破,十有**跟那位北米巨头友尽了,高辛瑾暗想。

    “高辛小姐不守信用,没节操无下限……”唐晟一杯接着一杯,意有所指地吐槽。

    “……”高辛瑾无言,自打嘴巴的事她不能做,狗仔这碗饭很难吃,有的选谁想?

    “看得出高辛小姐很想红,煽动风向,推波助澜。”酒杯放下,唐晟两手摊开,眼神微醺地抨击。

    “这件事对唐总并没有造成任何的损失,又何必与我这个不入流的十八线女狗仔一般见识?”

    “很机智,很会开脱,继续!”

    喝酒的缘故,唐晟感到闷热,伸手解掉颈边的第一颗纽扣。

    “唐总,您日理万机能静下心来听女狗仔我废言,真是三生有幸!”嗅到一丝转机,高辛瑾耍花腔,愈发狗腿,溜须拍马更是不在话下。

    “高辛小姐演技不行,好话听来反讽之意甚浓。”

    恭维的话唐晟听多了,成功引起不适。

    “嘿嘿,唐总您听岔了,小的不敢!”女狗仔埋头伏低,不露痕迹地狡辩。

    “不敢?你西津洞……风疾无影……高辛氏胆大妄为,都顶风作案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唐晟念出高辛瑾的名号,眉宇间饶有兴味。

    唐boss假发火,女狗仔心领神会,屁颠屁颠地上前替他倒酒。倒完顺带美言几句,那口条,贼溜!

    “很识相,是个巧言令色的女人!”唐晟靠向沙发,在闭目养神之前抛下讥讽的话语。

    “唐总,没什么事小的我告退了?”放假料没受到深究,高辛瑾大喜过望,急着闪人。

    “你坐下。”唐晟睁眼,就着旁边的空杯倒了些酒,下巴轻抬,要她喝。

    “……”女狗仔没喝,这个杯子指不定是猛料女事主动过的,与人共用不太卫生。

    “高辛小姐好大的架子!”高辛瑾不赏脸,唐晟恼怒。

    “……”得罪唐boss小心吃不完兜着走,女狗仔惹不起,斟酌再三,一口气闷了。

    “呵!”唐晟在笑,隐含冷意。

    “唐总,小的我先干为敬。”高辛瑾仰头,一饮而尽。

    “多大了?”唐晟抚额,没来由地问。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女狗仔也不例外。”高辛瑾不说,随口敷衍。

    “牙尖嘴利!”唐晟嘴角微扬,似夸似讽。

    “唐总谬赞,小的惶恐。”

    高辛瑾是故意的,还装模作样,抹了把压根就没冒出的冷汗。

    “噗!”唐晟没忍住,朗声发笑。

    “……”女狗仔也跟着笑,很假,一眼望穿。

    “小的,小的,高辛小姐恐怕是大中华宫廷剧看多了,言行像个阿谀奉承的女太监。”唐晟笑完秒变脸,话里透着刻薄。

    “太监很可怜的。”

    “高辛小姐好慈悲,简直菩萨心肠!”唐晟鼓掌,没好气地说。

    “言重了,小的据实以告。”

    女狗仔爱演,唐晟懒得理会,拿起郭忆即缴来的微单相机仔细翻看,八成在找不利于女事主的照片。

    高辛瑾设了隐藏,唐晟没找到,返回,随手放在茶几上,看样子是不打算物还原主了。

    “唐总,那个……我还要靠它吃饭,能不能……”女狗仔望着自己的拍照神器,顾左右而言。

    “不能。”

    唐boss阴晴不定脾气时好时坏,高辛瑾没底,愣着等下文。

    “你可以走了!”唐晟抬眸,冷漠地放行。

    “这……”没拿回微单相机,高辛瑾不走,僵在原地。

    吃饭神器挨扣留,头儿终于逮到名正言顺扣她薪资的良机了,想到以后要白干几个月的活,女狗仔肉疼。

    “杵着干嘛?还不快走!”唐晟催促,急于送客。

    “唐总,您海量,要不,小的我再给您添上一杯?”高辛瑾脸皮磨厚,赖着不走。

    “随便。”唐晟不耐。

    “……”可行,可不行,那就看着办了。

    女狗仔化身酒保,端茶倒水利索得很,唐晟满眼好奇 ,看她作戏。

    “唐总,相机放您这儿也没用,不如……”高辛瑾语带期盼,一双水眸骨碌碌打转。

    “有用。”

    “唐总,小的我老实交待,相机里还有别的照片;我,我,我……把那些照片都删了,您看行不?”女狗仔结巴,纤细的爪子急速抄向茶几。

    吃饭神器拿到手,女狗仔捣鼓,煞有介事,趁唐晟不备转身就跑。

    唐boss察觉,果断拦截。

    自称脚力业界无人能及的高辛瑾,碰上唐晟栽了跟头。

    “放开我!”女狗仔大呼,面色涨红。

    “别耍花样。”唐晟拽住,紧抓不放。

    “相机是我的,你没权力没收!”高辛瑾气极,出言不逊。

    “很好,狗急跳墙是吧?”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女狗仔两眼冒火,呲牙回敬。

    “胆子不小,由你好受的!”唐晟反剪,高辛瑾痛呼,一个不慎相机跌落。

    女狗仔炸毛愤力挣脱,爪子一捞,没捞着,扭头张口就咬。

    唐晟甩手,高辛瑾抬脚,朝他要害狠狠地踢。一个旋转,唐晟避开,女狗仔又补了一脚;唐晟闪躲,刺啦一声,她成了劈腿的。

    没练过舞蹈基本功,女狗仔那个痛呀,眼泪差点就飙了出来。唐boss高高在上,满是幸灾,高辛瑾爬起,像个斗士横冲直撞。

    “高辛小姐,这是在练铁头功吗?”唐晟嗤笑,一把摁住她的脑袋。

    高辛瑾退后,唐boss大掌按压,她动弹不得。

    “唐总,我错了,请您高抬贵手!”女狗仔不是唐晟的对手,当即服软,摇尾乞怜。

    “哦?错在哪?”唐boss暗爽,明知故问。

    “小的我,哪都错!”女狗仔示弱,降低防范。

    唐晟收掌,高辛瑾弹跳,欲赏他一记响亮的耳光,不料又被擒住了。

    女狗仔妄动,唐boss揪得更紧。

    “狡猾,诡计多端!”唐晟轻飘飘,吐出几个字。

    高辛瑾忍痛,眼眶蓄着泪,逞强不再求饶。两人僵持,不言不语,唐晟自觉过火,放开了她。

    这一放,高辛瑾拼尽吃奶的力气怒踩他脚背,唐晟木然不做反抗。

    女狗仔拾起微单相机,落跑前还不忘打击报复,提腿袭击对方的|命|根|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