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细细想来,这个世界的事件走向居然与前世有所不同,姜阮听着电视剧里男女的对白,思维发散着陷入了沉思。

    她还记得前世这个时候她已经结识傅璟年,被傅璟年抱回家成了他的人形宠物了。

    而在这一世,傅璟年似乎对自己不太感兴趣。

    姜阮想了想,偏差似乎就出在几天前的晚宴上。

    听许白跟她说,之前的晚宴是公司特地给她争取到的,参加这次晚宴的多是大老板大导演,本想着是趁着出道前多结交一些人,可没想到姜阮半道掉链子,中途人就溜了。

    再然后就是许白收到安秘书的通知,说是姜阮出车祸了……

    前世的时候,姜阮也参加过这么一个晚宴,只是回忆不大美好,那些所谓的大老板不住地灌自己酒,她自知不胜酒力,再待下去总要出事,半道就跌跌撞撞地逃了,一个人躲在地下车库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后来被同样参加晚宴但是提前离开的傅璟年捡走了。

    想想自己前世和傅璟年的”孽缘”,再看看这一世傅璟年连诺言都不兑现的现状,姜阮莫名觉得心里酸酸的。

    再看看一直没有回应的微信页面,姜阮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烦躁的情绪涌上心头,还带着浓浓的委屈和不安。

    说到底,傅璟年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傅璟年了,自己还是应该主动出击才是。

    姜阮是个果断的行动派,心里打定了主意要主动出击,迅速拾掇了一下自己,就冲着傅璟年的公司飞奔而去。

    华璟大厦位于b市市中心,这个地方的地皮堪称是寸土寸金,也只有华璟有这个雄厚的资金实力在这里盖那么一大栋专属自己公司的大楼。

    姜阮穿着一身黑色泡泡袖连衣裙,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出门出得急,所以脸上就简单地涂了个妆前乳,嘴唇上涂的是最近大火的斩男色口红,还戴了一副大大的墨镜,直接挡住了她的大半张小脸。

    脚上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踏踏踏”的响声,她的手上还拎了一个保温饭盒,那是来的路上她去傅璟年最喜欢的私厨饭店里买的。

    现在正是中午,她特地赶在这个时候来,傅璟年的习惯她一清二楚,最爱在办公室里休息那么一会再吃饭。

    算算时间,他现在肯定是刚要睡醒,准备去吃饭。姜阮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表情,她一定要让傅璟年看看自己是多么贤惠,哼哼,哈萨斯(傅璟年的狗)在世的时候能像她这样给他送饭吗?!

    想到这里,姜阮更加振奋了,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地加快,突然一个穿着职业装,盘着头发的女人拦住了她。

    ”不好意思小姐,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原来是公司前台。

    不得不说前世姜阮来这个公司从来就没跟公司前台打过招呼,毕竟每次不是安秘书下来迎,就是傅璟年本人亲自下来接她,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而自己也已经对这里熟门熟路了,根本不存在像现在这样被前台拦截不让上的情况。

    姜阮委屈地坐在公司大门口,刚才她跟前台说自己是来给傅璟年送饭的,她看到前台听自己说完之后,那种始终保持着笑容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又是一个企图上位的拜金女的鄙夷表情,然后就叫保安把自己赶出去了。

    姜阮简直要被气死了,现在保安连公司大门都不让进了,好在他们看在自己是个女孩子所以也没对自己动粗,反倒是劝自己脚踏实地一些,不要妄想攀附傅总,还说像她这样的,他们平时每天可以赶走十个。

    原来傅璟年这么吃香,姜阮心里又是吃醋又是骄傲地想着,她从前都不知道这些!

    好在上天是站在姜阮这边的,才坐了一会,就遇到了刚从外头回来的安秘书。

    安秘书手上拎着一个跟姜阮一样的保温饭盒,看来是给傅璟年买饭去了。

    ”小安安!”姜阮从地上蹦起来,跳到了安秘书面前,倒把没注意到她的安秘书吓了一跳。

    姜阮在前世其实跟安秘书关系还蛮不错的,毕竟安秘书是傅璟年的可靠臂膀嘛,很多时候傅璟年都会叫安秘书来照顾一下她。

    姜阮脸上挂着这真是太幸运的开心笑容,”小安安,能遇见你真的太好了!我本来还以为今天要无疾而终了呢!”

    安秘书一脸的黑线,说真的他一点也不喜欢小安安这个称呼,因为他真的一点也不小,他在心里怒吼着。

    表面却还是一派冷淡,”姜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我来给傅璟年送饭。”姜阮晃了晃手里的保温饭盒。

    看到姜阮手里饭盒的那一刻,不得不说安秘书的心里是惊诧了一下,原因很简单,一因为这家私房菜馆是十分小众并且地址偏僻的,如果不是有人介绍都没法找到,二则是这家菜馆如果不是特殊的熟客是不可能允许外带的,就安秘书所知,至今为止被允许外带的其实也只有傅璟年一个人。

    安秘书看着姜阮的眼神瞬间就复杂了许多,看来这个自来熟的女人跟老板的关系不一般啊,安秘书在心里想着,他已经认定这家私房菜馆就是傅璟年介绍给姜阮认识的了,并且极有可能还给了她一些特权,比如能够打包饭菜什么的。

    姜阮可不知道安秘书在看到饭盒的那一瞬间心里已经闪过了那么多戏,不过她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毕竟前世的确是傅璟年带她去的这家店。

    姜阮抱着一定要跟着安秘书上去的心思,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眼睛亮亮地尽是渴望,她对安秘书语焉不详,甚至算是有些暧昧地说道,”我没告诉爸…璟年我要来,这边前台说我没有预约,不让我上去,你能带我上去吗?再不上去饭菜都要凉了…”说完,她眨了眨眼,一副我很真诚,你带我上去吧,我绝对不会惹祸的表情。

    她的一系列表现让安秘书更加肯定心里的那个怀疑,再想想自家老板那些反常的举止,明明深度洁癖却还是摸了这个女人的脑袋,还答应要去看望她,甚至还把王全安导演的新电影女配角给了他。

    要知道自家老板可是一个商人,商人是什么,无利不起早的生物哎!能让他打破这么多原则……

    安秘书深深地看了一眼姜阮,长腿,细腰,大胸,锁骨,再加上一张漂亮的脸蛋,这根本就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款啊!

    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安秘书想着,点了点头,语气客套又疏远,”当然可以,姜小姐跟我上来吧。”

    ”小安安,谢谢你!”姜阮顿时笑开了怀。

    又叫老子小安安,安秘书的额角顿时爆出了一个井字,”没!关!系!”他一字一句地回应,带了一丝咬牙切齿。

    只可惜姜阮满心都放在终于可以去见傅璟年了,所以根本没察觉到他的不满就是了。

    姜阮跟着安秘书一路无阻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这可把前台和保安惊坏了,这难不成真是老板娘来送饭了?

    前台和保安简直心慌慌,只求老板娘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记仇啊!他们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记住老板娘的这张脸,以后可千万别拦了。

    也因为这一次的事件,导致了姜阮的脸在华璟的前台圈和保安圈广为流传,也托了这个福,使她之后再来华璟勾搭傅璟年的时候也没有人阻拦她要什么预约了。

    电梯很快就到了傅璟年的办公室所在的22层。

    傅璟年还在休息,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半倚在灰色的沙发上,眼睛上还带了一个黑色真丝眼罩。

    听见办公室门口传来脚步声,浅眠的傅璟年很快就清醒过来,他把眼罩摘下丢在一边,身姿正坐,眼神不自觉就瞟向了跟在安秘书身后的姜阮。

    ”你怎么来了?”傅璟年皱了皱眉问道,这皱眉也不是他对姜阮有什么不满纯粹是刚睡醒眼睛还不太舒坦。

    可姜阮不这么觉得啊。

    在看到傅璟年的一瞬间,姜阮心里的委屈立马就满上来了,她想告诉傅璟年自己好可怜,住院的时候等了他好久可是直到出院了他都没来,还有刚刚她想给他送饭却被他们公司的前台和保安赶出门……

    姜阮委屈极了,换做前世,谁不知道自己是傅璟年的人啊,可现在呢,要不是运气好遇见了安秘书,还不知道自己要在门口坐多久呢!

    现在,现在他居然还对自己皱眉!

    姜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一头傅璟年话音刚落,姜阮的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也马上就涌了上来,大大的眼睛汪汪的,嘴巴也忍不住瘪了瘪。

    ”你别哭!”早就见识过她的哭功的傅璟年一看情况不对,立即喊道,就怕她再冲上来黏自己一身鼻涕眼泪。

    ”你,你居然对我大声…”姜阮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对自己”大吼大叫”的男人就是那个最疼爱自己的傅璟年。

    此刻的她已经忘记了疼爱她的傅璟年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她”噔噔噔”小跑两步到傅璟年面前。

    傅璟年此时已经站了起来,穿着高跟鞋的姜阮在他面前也没有什么身高优势,不过将将到他的锁骨位置。

    姜阮仰着头死死地盯着傅璟年,只见她眼睛红红的,鼻子红红的,双手捏住了傅璟年的衬衫,嘴巴哆嗦了半天才问出了一句,”你这个大坏蛋,你对我吼,我再也不是你心头的小甜甜了,是不是?!”

    傅璟年一脸懵圈,无言以对,”……”

    他此刻无言的沉默在姜阮看来那就是默认,大滴的眼泪立刻就落了下来,”你这个笨蛋男人!我再也不要叫你爸爸了!”

    安秘书目瞪口呆地看着姜阮就这样转身哭着跑走,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敬佩,穿着高跟鞋都能跑得这么快,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傅璟年只觉得脑袋突突地疼,他坐回沙发上,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把她带来做什么?”他语气不太好地对安秘书说道。

    ”这…我是在楼下遇到的姜小姐。”安秘书敏锐地察觉到自家老板此刻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抱着千万不要送死的想法,他十分谨慎地回答道,”姜小姐似乎是来给您送饭的…”

    这就是安秘书的小心机了,明明人家傅璟年问的是他带她上来做什么,他却句句回答姜阮过来做什么。

    ”送饭?”傅璟年闻言一愣,安秘书连忙把姜阮落在一旁的保温饭盒递过去,”是您常去的那家饭店……”

    这是一个三层饭盒,傅璟年一一打开,上面两层饭盒被内里隔成两个空间,共放了四个菜,然后最下面一层是饭。

    保温饭盒很给力,虽然姜阮在楼下浪费了不少时间,但傅璟年打开的却还冒着热气。

    番茄炒蛋鸡蛋多,鱼香肉丝不放葱,红烧鱼块去了刺,还有一个不放酱油的排骨汤。

    全是傅璟年喜欢的菜,甚至连他挑剔的地方都处理好了。

    安秘书再次目瞪口呆,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他给自己老板带的菜跟姜阮准备的一模一样啊,不,有一点不同,他的饭菜可没处理到这个程度。

    傅璟年看着眼前的菜,陷入了沉默,他觉得自己的思绪有点乱,他想起了自己刚上高中的时候,学校的饭菜吃不惯,哈萨斯就是这样天天叼着这么个饭盒来给自己送饭的。

    恍惚间,傅璟年记忆中的哈萨斯常年湿漉漉的眼睛莫名就和姜阮那双红通通,泪汪汪的眼眸重合在了一起。

    傅璟年蓦然惊醒,突然他感受到一股由心而起的无力,他难得有些颓唐地倒在沙发上,脑袋仰着,看着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天花板好一阵子,直到眼睛都涩得几乎要流出泪水。

    他突然叹了一口气,像是认了命一般,他涣散的目光重新变得坚定,他坐起身来,看向安秘书,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妥协和无奈,”把姜阮的联系方式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