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1)
    当矿泉水瓶子和加油牌从观众席上飞上来时,那一刻,付秦歌知道自己完蛋了,他所有的努力,荣耀都会在这一刻起重归于零,或者打上负数。

    墙倒众人推,虚伪的皇冠落地。粉丝们寄存于他身上的希望,皆换来了成倍失望。

    常说,人的**如海水,越饮越渴。在尝到一次甜头后,未想,他终究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刀战》剑侠争霸赛决赛过后,第二日,新闻头条炸了。

    三连冠王者付秦歌,打假赛贿赂视频遭到曝光,一瞬间,所有知名首页全都被假赛的事件刷屏,各种负面谣言如海浪拍岸一般,接踵而至。

    “终生禁赛!!”

    “可不嘛……手也被现场粉丝打骨折了,听说以后在也不能拿鼠标了。”

    “真tm的活该!害得老子赌输了一万块!全压在这孙子身上了!”

    “听说……这小子以前还坐过牢呢!”

    “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犯罪证据都曝光了,听说啊……是杀人未遂!”

    当然,也有不愿意相信事实的真爱粉。

    “不会的,我才不相信秦歌会打假赛,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冤枉?sc老东家都把贿赂付秦歌的视频传出来了!”

    “说起来……那老东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掐准了点搞付秦歌,看来这小子真是得罪了不少人。”

    “付秦歌这人的口碑本来也不咋地,上次还传出殴打新人的新闻呢。”

    曾经蝉联《刀战》三年冠军的天之骄子,如今却因为一场假赛,就这样沦落到如此地步。总而言之,归理成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一月后:

    付秦歌瘫坐在沙发上,因右手被粉丝打成了粉碎性骨折,他只能用左手僵硬的拿着手机,因为不习惯,导致滑动屏幕的模样十分别扭。

    新闻越往下滑,他脸上的怒气就愈来愈重,久而久之,负面情绪一点一点积攒在心中,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他猛地将手机甩了出去,砸中了家中的鱼缸。

    只闻得一声“咣当”,鱼缸四分五裂开来,掉出来几只鲜红的鲤鱼,如他一样,在地板上垂死挣扎着,随着秒针滴滴答答的转动,最后因缺水而被渴死在了付秦歌眼前。

    气氛一瞬间压抑了下来。

    “秦歌?”听到动静的付青瑶瞬间放下了手中的活,绷紧了神经,提着菜刀就从厨房里赶了出来。

    客厅里一片狼藉,啤酒瓶,碎玻璃渣子洒了一地。而付秦歌正颓废的仰倒在了沙发里,似醉非醉,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秦歌?怎么了?是不是那些人又找来了?啊?”

    “别怕……姐姐去把他们打跑。”

    付青瑶嘀嘀咕咕的就提着菜刀往里屋走去,嘴上虽说着让付秦歌别怕,其实自己早已吓得双手都在发抖。

    “出,出来啊……”她故作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是无论她怎么装狠,始终抹不去她眉目间的温柔,反而让人觉得突兀。

    付青瑶把里里里外外翻找了一遍,确认没有其他人后,才如释负重的松了一口气。

    “呜——”一阵低低的呜咽声在客厅传来,付秦歌积压已久的情绪爆发,双手捂脸,坐在沙发上一阵一阵的抽泣。

    “我废了!我废了!啊——!”

    听到他的哭声,付青瑶鼻尖一酸,心上犹如被针扎一样疼。

    她轻轻的走了向付秦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脸上扯开了一个温柔笑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就如儿时一般,也是这样哄着他。

    儿时只要她一哄,付秦歌便不在哭泣。但如今,她却怎么也哄不好他了。

    她颤抖着苍白的嘴唇,生怕声音大了吓到他,硬生生把自己的降下了几个度,轻声细语地安慰道:“没事……有姐姐在。秦歌乖啊……”

    “滚……”男人低沉的声音似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十分沙哑。

    付青瑶以为自己听错了付秦歌的话,不可置信的眨了眨一双美眸,问:“秦歌你……刚刚说什么?”

    “别喊我的名字!”付秦歌突然暴喝了一声,付青瑶向来娇柔,出了名的温和的性子非常受人尊重。

    她如她的外表一般,似个美丽的瓷瓶,受不起惊吓,付秦歌这突如其来一声暴喝,当即让她受惊,脚底打滑,一个不稳的往后倒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她的右侧额头因撞到了茶几角,此时正婆娑的涌出大量鲜血,为了不让付秦歌担心,她只能侧着半边脸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付秦歌见她跌倒,心中一颤,有些懊恼的抱住了头。

    “都怪你们……”他将十指插进了发丝,终生禁赛,名利尽失,没有了快速的经济来源,导致他变得异常狂躁,脑子一热,终于忍不住爆发:“为什么我要出生在付家!为什么!我就是个生来为你们还债的提款机!”

    “秦歌啊……”付青瑶终于忍不住涌出热泪,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触碰付秦歌,却被他暴力的一把甩了开:“你别碰我!”

    付青瑶弱不经风的身子受不了重,再次被他推倒在地。她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了地上几张凌乱的纸巾擦拭着脸边的鲜血,泪眼婆娑的看着埋头抱怨的付秦歌。

    她张了张口,想说些安慰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原地站了一会,她强行扯开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对他道:“姐姐去给你做饭。”

    言罢,她就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去厨房,谁知,那让人心碎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走啊……”

    “秦歌……”

    “我说了给我滚!都他妈给我滚!”付秦歌一怒之下掀翻了茶几,吓得付青瑶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好……我马上出去。秦歌你别气坏了身体。”付青瑶颤抖着身体就想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身折了回来。

    付秦歌不耐烦的目光瞪了过去。

    当看到付青瑶脸上不停滚落的鲜血时,一瞬间,他所有的怒气又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腔悔恨。

    “你……你受伤了?”他红着眼问。

    “没事。伤得不重。”付青瑶破涕为笑,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而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十块钱放在了桌子上,微笑道:“姐姐去医院看一下妈妈……你记得叫份外卖,别饿着。”

    “姐姐……”付秦歌眨了眨眼,后悔不已的朝她伸出了手。付青瑶连忙摇了摇头,笑着退到了门口,道:“姐没事,真没事。你记得吃饭啊,姐姐下午就回来。”

    言罢,她跌跌撞撞的便出了门,生怕久留了会惹得付秦歌不高兴,将一头懊恼的付秦歌留在了家中。

    付秦歌盯着紧闭的门关久久回不过神,回过神时就气急败坏的甩了自己一耳光:他可真是个畜生!

    付青瑶是谁?

    是他发誓要一生要守护的人。

    如今,他却亲手伤害了她。

    正在付秦歌懊恼不已的时候,门铃声突然响起:“叮咚——叮咚——”一阵一阵,如死神来临,催促着生命的流逝。

    付秦歌以为是付青瑶,想到没想,便擦了擦眼角的泪,换上了一副和气的神情去开门迎接付青瑶。

    然而,门一打开,他迎接的并不是他的姐姐付琴瑶,而是一把冷冰冰的匕首,直径插入了他的小腹里,那人出刀的速度极快,快到几乎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在他眼前站着一个带着黑色连衣帽的男人,因他带了口罩,看不清他的面目,只能看见他一双笑得阴邪的眼睛。

    接着,一个清润的年轻嗓音响起:“哥哥……真是,好久不见啊……”

    “你……你是!”付秦歌话还未说完,那少年似乎觉得不够泄愤,又再次捅了了两刀,付秦歌呜咽了一声,当场倒地。

    那人将帽檐摘了下来,也取下了口罩,吊儿郎当的蹲在了他身旁朝他的门面吹了一口气。一对漆黑的双眸含着盈盈笑意,正在一点一点的目睹着付秦歌死亡的过程。

    付秦歌缓缓伸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揪住了他的衣领,将他往下拉来,咬牙道:“为什么?”

    “因为……”逐渐模糊的视线里,少年的嘴唇在一张一合,但是他后面的话付秦歌已经听不到了。

    他只觉脑内和两耳旁突然爆发出一阵嗡鸣声,接着眼前一黑,周围的一切又突然安静了下来,安静得仿佛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唯一能听见的声音,就是付青瑶爆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秦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