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3)
    “出……出院了?”付秦歌如被抽空了身体,背靠墙体蹲在了地上,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见他神情不太对劲,那医生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过,您也别太担心。病人是被一家私人医院接走的,走之前的身体状况还是很好的。”

    “私家医院?”付秦歌空洞的双眸陡然恢复清明,他支撑着墙体就站了起来,一米八高瘦的个子就立在了医生跟前,激动的问:“是哪家医院?”

    那医生被他突然激动的模样有些吓到,连忙摇了摇头:“抱歉,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一位姓沈的先生接走的。”

    “姓沈的?”付秦歌松开了压住那医生建行的手,喃喃自语:“谁是姓沈?”

    他的朋友寥寥无几,一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想了想,姓沈的还真没有,要说有,那也是个之前的一个老对手了。但是既然是对手了,那人就更没理由帮他了。

    那会是谁呢?

    天□□晚。

    付秦歌再次拿起了手机,蹲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拨打着付青瑶的电话号码,在经过无数次的拨打后,那边总算是通线了。

    许久,付青瑶才通了电,柔弱得让人怜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喂……”

    几乎是在她话音刚落的瞬间,付秦歌就略微激动的回应了:“喂……”

    电话那头的付青瑶愣了愣,问道:“请问你是?”

    “我……”付秦歌突然噎住了话语,沉默了片刻后,道:“我是付秦歌的朋友……”

    听到付秦歌的名字,付青瑶声音都颤抖了些,道:“秦歌的朋友?”

    “嗯……”

    “你……我是说……秦歌他……没有什么朋友。”

    “我是他国外认识的朋友。”付秦歌眨了眨逐渐刺红的眼睛,哽咽道:“抱歉,付秦歌死了一年多,我回国才知道消息。”

    “……”电话里突然沉默了。

    付秦歌又问了一句:“抱歉,我知道这么问可能会很突兀,但是,我还是想知道。请问……你现在过得还好么?”

    良久,电话那头才传来了声音:“谢谢你。你是第一个来慰问秦歌的。放心……我们过得很好。”

    付秦歌吸了吸鼻子,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瑶瑶?你在和谁说话?”电话内传来一个男人温润的嗓音,电话里的付青瑶听到这声音似乎吓了一大跳,连手机差点都握不稳了。

    “没谁。只是一个推销保险的。”她故作镇定地道。

    “奥?”男人显然不信,缓步走过来就要查看,付青瑶连忙挂断了电话,但手机还是被男人夺了去。

    “元阳……你把手机还给我!”付青瑶想抢回手机,却被男人毫不费力的扣在了怀里,接着他嘴角勾起一个邪气的笑意,拨通了通话记录拦里唯一那个已接来电。

    刚拨过去的瞬间,电话就被接通了起来,付秦歌担忧的声音在里头响起:“喂?你没事吧?”

    付青瑶脸色大变,许元阳眉梢微挑,将电话挂断了,指尖一松,就把手机扔在了地上。

    许元阳笑了笑,上一秒还温柔抱着她,下一秒那支抱着她的手就掐在了她的脖子上,力度越来越大,掐得付青瑶脸色都白了。

    许元阳把付青瑶摁在了沙发里,接着俯身压下,将薄唇凑到了付青瑶耳旁,声音虽然轻和,但是却带着丝丝怒意。“卖保险的?”

    他咬了一口付青瑶的耳垂,哑声道:“姐姐,你不乖啊……”

    付秦歌盯着手机良久,都没在等来付青瑶的回电,电话里那个男人是谁?难不成他死去这一年里,付青瑶嫁人了?

    不对。

    付青瑶不是那种轻易爱上的女人,最懂她的莫非就是他这个亲弟弟,他的死绝对能让付青瑶沉入在悲痛里几年走不出来,更何况会嫁人了。

    付秦歌烦躁的挠了挠头,不过,听到付青瑶过得好,他心中也安稳了许多。现在不能一直找她,不然太突兀,导致付青瑶觉得他图谋不轨就不好了。

    正这么想着,电话再次响了起来,他看都没看以为是付青瑶,就接过,唤了一声:“青瑶姐?”

    “姐啥玩意姐?我是你妈!”胡金华如打雷一般的大嗓门差点让付秦歌把手机都扔了出去,她道:“这都几点了?干哈玩意还在外头不回家!是不是想死外边?啊?!”

    “……”虽然并不是很想回去,但是他既然重生到这个少年身上了,必然也要为他的家庭负责,旋即他清了清嗓子,应了一声:“嗯……我马上回来。”

    九月一十六日,距离他死亡过了一年零三个月。

    付秦歌坐在公车上翻查着新闻,即使一年过去了骂他的人也不在少数,通通都在嘲讽他死有余辜。

    对这种训斥假赛的新闻他已然是见怪不怪,但是看到下面的新闻,他心中突然一滞,双眸陡然瞪大。

    蝉联三年冠军的《刀战》职业选手,顶不住网络舆论在家中自杀了!

    网友留言区:

    [死的好!这本来就该死的玩意!]

    [我决定放个炮庆祝一下,过年都没这么开心。这狗东西害我输了不少钱,家底子都堵在他身上了。妈的。]

    [逝者安息。]

    [什么叫网络舆论?他的死跟我们有几毛钱的关系?]

    [这下好,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怪起我们了。]

    自杀?

    付秦歌气笑了,他小腹上可是被足足捅了三四刀,再说了他家小区内、走廊、门口,可都是有摄像头的,怎么就成了自杀?

    往下滑去,又一条刺目的新闻印入他的眼帘。《刀战》sc战队成员首次发声,“公子元阳”表示很难过,希望大家不要在怪罪付秦歌了。

    付秦歌抽了抽眉梢,胸腔内憋着一股浊气,的打开了那个视频,视频内他以前的队友许元阳和曹先兵以及教练崔毅,从一辆黑色的车上走了下来。

    众多媒体记者如蜂狂涌朝他们围了上去,崔毅等人都是避着这些媒体的,显然不想过多回答什么。

    只有他许元阳假心假意的站了出来,原本无辜的眼睛,似哭过一宿,红肿不看,这个大家口中所谓的“国民弟弟”就用他死,赚了一波观众的同情心。

    而他付秦歌的生命,就是这个外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国民弟弟”亲手给终结的!

    “元阳元阳,对于付秦歌的死请问你怎么看?”记者们将他团团围住,许元阳被围在人群里有些不知所措,半久,才含着一滴眼泪,面相镜头,哽咽道:“秦歌已经走了。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在议论他了。”

    记者:“既然你希望大家不要在议论他了。那付秦歌打假赛,你怎么看?”

    “打假赛的事情,我跟教练还有先兵都是不知情的,秦歌的事情败露之后我们才知道。但是我相信秦歌他不是这种人,他一定有苦衷的。”

    视频到最后,他的嘴角划开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直勾勾的盯着镜头,仿佛穿过了屏幕直视着付秦歌本人,看似深情款款,实则只有他能看出许元阳眼里一闪而过的阴狠。

    “秦歌……谢谢你当初扶了我一把。黄泉路上,一路走好,我会永远念你的。”

    付秦歌一脸阴沉的关上了手机,半久,扯开一个带着怒意的微笑,喃喃道:“那可真是多谢你挂念了。老子回来了。”

    回到姜浩然家中时,以是晚上十点钟。姜浩然的母亲正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昏昏欲睡的等他回来。

    付秦歌自是不敢告诉她,其实他不是她儿子,他只是个占了他儿子身体的孤魂野鬼,怕这样说了,他可能就会被大大咧咧的胡金华给送去精神病医院。

    他在门关脱了鞋袜,轻声轻脚的走了进来,思虑了一阵后,还是清了清嗓子,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胡金华睁开了朦胧的睡眼,随手摁下遥控器把电视关了,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说:“饭在锅里,你自己给热一热。下次别回来这么晚了。”

    付秦歌愣了愣,乖巧的点了点头,应道:“我知道了。你累了就去睡吧。”

    “嘿……”胡金华失笑一声,瞥了他一眼,调侃道:“你小子居然还会关心你老娘了?怕不是明天的太阳升起不来了。”

    付秦歌:“……”

    “得了。我去睡觉了。”胡金华少有的没有在念叨他,只是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后,回了自己房间。

    付秦歌此时并没有胃口,同样也回了姜浩然的房间,在他房间里搜寻着身体原主人的信息,从而解姜浩然这个人。

    姜浩然的墙上贴了许许多多的照片还和海报,除了一些宅男必备的动漫美少女外,大部分都是付秦歌比赛时的宣传海报。

    并且,他居然还买了当初他最巅峰时,炒成了高价的刀客手办,以他的五官打造,被小心翼翼的框在一个玻璃展览柜里。

    付秦歌一瞬心中五味杂陈:没想到啊……原来这身体的主人还是他以前的粉丝。

    这算什么?

    算是缘分?

    那他与姜浩然可真是段孽缘。

    在姜浩然房间里转了一圈后,付秦歌翻出了他的身份证,坐在了电脑椅子上,趁着电脑开机的这段时间,盯着他的身份证查看。

    “姜浩然,男,1999年出生,沈阳人。”

    电脑开机完成。

    付秦歌将他的身份证重新放回了抽屉里,喃喃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你,在这里我得说声抱歉,占了你的身体和生命。不过,你的家人我会好好替你照顾。”

    话音刚落,一阵风吹来,吹起了电脑桌旁的窗帘,吹开了窗户,只是一瞬的功夫,风又逐渐停息了。

    付秦歌盯着那打开的窗户若有所思一阵,而后,将窗户关了上,道了一句:“兄弟,多谢。”

    半久,付秦歌目光落在了电脑上,移动着鼠标,打开了《刀战》的logo。

    《刀战》分有两个端,一个是电脑客户端,一个是全息端。玩得全息端的大部分都是有钱人,因为一个全息端的头盔需要好几十万的人民币。

    而玩不起全息端的,只能玩电脑端。其实这两个端对于付秦歌来说都相差不大,只是体验感全息端相对要好很多。

    姜浩然家庭也是北漂而来,自然是买不起全息端,不过,让付秦歌感动得是,明明那个被炒成天价的手办就值一个全息端,没想到姜浩然为了他居然放弃了全息端。

    《刀战》熟悉的全屏画面被打开,精致的场景印入了付秦歌微微闪烁眼眸里。

    他犹豫了几番,最后还是熟练的登陆上了自己以前曾经封神的账号。期间,畅通无阻,就连身份验证也诡异的消失了。

    付秦歌想了想,也对,他已经死去一年了,身份户口注销,那就等于中国在无付秦歌这人。

    他的满级刀客抱着双刀孤零零的坐在黑夜里的悬崖上,眺望着悬崖下绵延的万家灯火。

    似乎感知付秦歌来了,刀客微微侧过刚毅的脸,望了过来,接着扔来双刀,一闪到了屏幕前,又稳稳的接住了双刀。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付秦歌对这句话在熟悉不过,以前听着还觉得耳朵腻,未想,现在听着竟让他血液都躁动了几分。

    “许元阳……”付秦歌目光一沉,一箭头重击在了进入游戏的按钮上,紧接着屏幕一亮,刀客跳下了悬崖,朝着那万家灯火而去。

    他这一上线,整个《刀战》世界都炸开了锅,各种喇叭连续不断:“大家快去长安南城区!长歌——上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