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4 章(修)
    浑身挂彩的江淮不敢回家,在苟盛家蹭吃蹭喝三天,终于被他姐蒋欣欣揪着耳朵从苟盛家拎了回去。

    回家的时候家里只有保姆在做饭,蒋欣欣翘着二郎腿坐在大红的绒面沙发上,偶尔抬抬眼皮看着自己这个浑身挂彩,满头草地的弟弟。

    江淮小时候最怕他妈顾采晴女士,后来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顾采晴女士更恐怖的女人,就是他现在的姐姐蒋欣欣。要说他对蒋欣欣的恐惧程度,就是走在街头瞥见一眼第一反应就是拔腿就跑。

    江淮是重组家庭,江淮她妈在江淮他爸死后改嫁给了蒋欣欣他爸,蒋爸爸听说在政府机关里上班,具体什么职位江淮不清楚,但是显然是份闲职,蒋爸的兴趣爱好就是喝茶遛鸟,明明还没到退休的年纪,却已经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就差和小区里的那群老头老太饭后一起“动次打次动起来” !

    自从有了蒋欣欣这个得力助手后,江淮她妈不是在外头打麻将就是在外头逛街,在家的时候对江淮也不管不顾,完全的放养状态。

    换句话说,江淮他妈不像他亲妈,倒是和江淮没半点血缘关系的蒋欣欣像他亲姐。

    蒋欣欣见江淮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傻狗样,站起身,揉揉江淮柔软的头发,“可以啊江淮,当自己陈浩南呢。你啊,赶紧把这绿油油的乌□□给我染回去,像什么样子。”

    蒋欣欣伸手的时候,江淮以为她要扇他,静等蒋欣欣的霹雳掌,却不料对方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他双眼一眯,颇难以置信地观察着蒋欣欣的神色,道,“我和苟盛郑东抽乌龟输了,说好要留一个月的。”

    蒋欣欣看着自家傻弟弟的蠢样,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

    江淮发现,蒋欣欣今天心情似乎很好,竟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他。

    厨房里正在忙活的刘姨探出个脑袋,对着江淮的方向小声道,“恋爱了——”

    江淮若有所悟。

    江淮回房后,看见房内的电脑右下角闪了几下,“滴滴滴——”

    江淮点开对话框。

    狗子:怎样?欣欣姐有没有给你扒层皮?

    宇宙第一大帅比:你似乎相当兴奋啊。

    狗子:嘿嘿。

    宇宙第一大帅比:我姐好像谈恋爱了。

    苟盛那边好久没回复。

    宇宙第一大帅比:滴滴滴,你怎么不回复了二狗,,你是不是暗恋我姐,我就一直怀疑你暗恋她,没关系你勇敢的说出来,让我乐一下哈哈哈——

    狗子:我是在想,谁上辈子造了这么大的孽栽到了你姐手里。

    宇宙第一大帅比:呸,我姐好着呢,外强中干,笑里藏刀,装腔作势,指鹿为马,丧尽天良,人面兽心!

    狗子:你可真是在夸你姐呢。

    宇宙第一大帅比:[得意][得意]那是当然,这些成语是我毕生所学。

    狗子:真是辛苦教过你的语文老师了。

    江淮可不觉得苟盛这是在夸他,他发了个呸字,继续敲着键盘。

    宇宙第一大帅比:二狗,哥我要去五中了,你别太想我[大笑][大笑]

    这回那边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回复,要不是苟盛的头像还亮着,江淮还以为他下线了。

    江淮在电脑上玩了一会儿蜘蛛纸牌,屏幕上放烟花的时候,看见苟盛的对话框亮了一下。

    狗子:嗯。

    江淮也不回复了,只默默关掉了□□,将电脑关机,躺在床上,双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难得的安静。

    日子转眼过去大半个月,又到了一年一度开学的时刻,顾女士说要去做脸,蒋爸上班晚可以送他们家里有蒋欣欣在,夫妻俩很少操心江淮的事。

    蒋欣欣起了个早,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怎么样,美不美!”

    钢铁直男审美江淮同志,“你是不是昨天没睡好,怎么早上起来眼皮像是被人打了。”

    那是暗色的眼影。

    蒋欣欣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大清早起来要保持愉悦的心情。

    蒋欣欣皮笑肉不笑,上前恶狠狠的捏着江淮的脸,“今个姐姐心情好,就不揍你了啊~”她那一个啊字拉了长长的尾音,听的人浑身冒鸡皮疙瘩。

    上车之后,蒋爸在前头开车,蒋欣欣在副驾驶座上补妆,那香水味呛得江淮直咳气, “你这是送我去学校呢还是干嘛呢?”

    蒋欣欣撇撇嘴,“你知道什么。”

    和蒋欣欣说话很少过脑子的江淮皱着眉一脸嫌弃道,“都一把年纪了,你不会还想老牛吃嫩草吧。”

    蒋欣欣啪一下合上了手里头的粉饼,还未发言,车内的温度似乎低了好几度。

    蒋欣欣像是恐怖片里一帧一帧的镜头慢慢侧过脸,笑盈盈道,“你说我——老吗?”

    那一刻江淮同志直觉要是不好好回答这个问题,他可能会送命,他抿着唇,但是他又实在不太想昧着良心说话,一脸认真道,“还行。”

    抢在蒋欣欣发飙前的和平主义者蒋爸道,“嘘,安静,开车呢。”

    蒋欣欣小姐冷冷一笑,“爸,你上个月的私房钱藏得挺好啊。”

    蒋爸,“继续……”

    开学日的浔阳五中门口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校门口上挂着大大的红色横幅:新学期开学了!欢迎新老同学前来报到!让我们一起为五中创造辉煌的未来!

    蒋欣欣对这横幅嗤之以鼻,“什么玩意儿~”

    经过蒋欣欣魔手摧残的发型凌乱的不成模样的江淮对此不敢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拎着蒋欣欣小姐的包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像个小跟班。

    在蒋欣欣去给行政楼他办手续的时候,江淮就靠在不远处一处遮荫的墙面上。

    以无比酷炫的姿势靠在墙上,抱着双手,面容俊秀,这面宣传墙上头长了颗树,树影婆娑,点点光斑落在江淮身上,脸上那些擦伤淤痕好的差不多,忽略掉那几个有装逼嫌疑的ok绷,清风撩起他的发丝,整一幅油画。

    这时候,一个女同学红着脸走过来,小心道,“同学?”

    江淮心念,自己果然英姿逼人,这才多久,就有女生向他表现出好感了。

    他正要思索这回要表现的亲和一点,还是高冷一点,他一直起身,就听见那女同学说,“你背后有没干的油漆。”

    江淮几乎跳了起来,把他的白t往前一扯,真看到色彩斑斓的一角。

    他背转过身去,问道,“染上什么了?”

    女同学像在憋笑,“傻逼。”

    “你怎么骂人呢?”

    女同学连连摇手,“没有没有,真的是傻逼。”

    “……”

    而后江淮才看见,墙上那新写上去的字,的确是傻逼,但这是一句连贯的话:徐映阳大傻逼!

    现在变成了“徐映阳大”,傻逼和那个叹号被江淮沾到了身上。

    江淮无语凝咽,但是对于徐映阳傻逼这几个字还是感同身受的,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灵光一闪,“这字是你写的?你也讨厌徐映阳?”

    女同学微微点了点头,又飞速的摇了摇头。所以是还是不是?

    女同学看了看四周,小声道,“这是我们学校的表白墙,同学,我看你面善,你别告诉别人,其实我是喜欢徐映阳,只是学校里大家都喜欢他,都在这表白,我就想能不能写点什么不一样的引起他的注意。”

    “……”江淮一回头,就看见那墙面上果真七扭八歪的写着不少字,有一大半只有一截,另一截被粉上去的新石膏粉盖住,里面层层叠叠好几层,看来已经粉了不少次。

    而留下的字迹里画满了各色的爱心和文字:

    心心永远爱扬扬!

    2012我们约好的。

    爱你爱你好爱你宝贝~

    周瑾我喜欢你!

    徐映阳我超宣你!

    徐映阳你是我的偶像,是我生命里的光~

    其中出现频率最多的,是“徐映阳”三个字。

    江淮一言不发,就见那女生突然嗔道,“讨厌,别问了,也不准说出去!”然后手一甩,蹬蹬蹬的跑远了。

    “……”

    蒋欣欣这会正办完手续出来,见站在树底下的江淮,“站着干嘛,走啊。”

    江淮觉得手里这包越拎越重,“姐,你这包里是不是装手榴弹了,我什么时候能把这包卸了。”

    蒋欣欣张口就来,“可以啊江淮,都知道驴应该搭配卸这个动作了啊。”

    江淮前脚刚走,就听见蒋欣欣笑道,“江淮,你背后是什么啊,傻逼,说的没错,哈哈哈哈哈——”

    ……

    还不等他们俩走远,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老年人的怒吼,“又是谁在这写字!给我出来!缺心眼的用的还是油漆,又得刷墙了,哎——”

    罪魁祸首早就跑的没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