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6 章(修完)
    高二三班的江淮勇跳垃圾堆的壮举,在第二天就如飓风过境般传遍了整个高二年级。?

    课间做早操的时候,江淮站在最后一排,前面是站着庞勇,右面站着徐映阳。。

    因为班上男女比例不对称,为了队形的好看,江淮和庞勇被划到了女生一队。

    江淮本来百般不愿意,说凭什么不是徐映阳,负责早操列队的体育委员庞勇为难道,“帮个忙吧江淮同学。”

    江淮抱着胳膊冷冷一笑。

    最后还是鬼灵精的李灿伏在江淮耳边和他低声说了几句,江淮才乐呵呵的答应下来。

    庞勇问李灿,“你和江淮说什么了?他那么高兴?”

    李灿嘿嘿一笑,摇了摇头。

    为了保留一点面子,江淮选择排在庞勇后头,这样他就不是站在女生后边了,只是刚好和徐映阳对齐,江淮略感不爽。

    好不容易等到做操的时间,队伍都排齐了,江淮满怀春情的向左边一看,就见张静文站在自己左边,他顿时像是被喂了一口苍蝇屎。

    张静文惯性冷笑,看的江淮眼皮直跳。

    广播操解散的时候,江淮从人群中一把揪过李灿,要是他力气够大,他现在特想把李灿提起来。

    李灿也不慌,脸上挂着狗腿的笑容,“怎么样啊淮哥,我可没骗你,你旁边站着的真是二班班花。”

    江淮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张静文好不好看他会不知道吗?

    可是谁会对天天早上都要打照面,话少却刻薄,酷爱莫名其妙的冷笑,张嘴就能把他气吐血的女生感兴趣。

    但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江淮的广播操站位就此固定。

    早操是学校的固定团体活动,缺席,做的不好等等都会被学生会扣分。

    江淮上操场的时候,发现好多人都在暗暗打量自己,可是他一回望过去,那些人和对面的同伴说说笑笑,或是独自百无聊赖的发着呆,似乎刚刚那阵被注视的视线只是他的错觉。

    “哎,就是他,那个自己跳垃圾堆的傻子。”

    “跳垃圾堆,不是有病吧,我看他长得挺好看的,怎么脑子不太好。”

    “可不是,听说他们班数学周测,你们猜,他考了几分?”

    “六十?”

    “不是。”

    “五十?”

    “nonono~”那人摇摇头。

    “四十?”

    “不会吧,这么低?”

    “还不是,不会是二十分吧!”

    “接近了,我直说了吧,是这个数。”

    “我的天哪,十八分,他怎么考的,我闭着眼睛蒙选择题也比这高啊。”

    “我之前在办公室就听老师们讨论过,说这三班的江淮,脑子不行,不是读书的料。不过他们家应该有点关系,否则哪能带刀行凶还能转学来我们五中的。”

    “有道理。”

    那些人还在讨论,就见一片阴影盖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她们身侧停顿几秒,几人一抬头。

    “徐、徐映阳!”

    徐映阳居高临下的淡淡瞥她们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自己班级排队的场地。

    “好帅啊!真的好帅!近距离看更帅哎!”

    “怎么办,我好激动啊啊啊啊啊!”

    “可是刚刚徐映阳干嘛那么看我们啊?”

    “难不成他听到我们说的话了?”

    “不对啊,我听说徐映阳和那个叫江淮的关系一直不好。”

    “谁说不好的,昨天梅梅就看到是他们一起值得日。”

    就这样,一众女生们在江淮和徐映阳扑朔迷离的关系上八卦了半天,很快就把江淮跳垃圾堆的事情抛之脑后。

    江淮回教室之后,从李灿口中得知了这件事,他第一反应就是徐映阳这个叛徒说的!

    徐映阳刚落座,江淮就一把揪住他的领子,“说!是不是你传出去的!”

    李灿在旁边打圆场,“淮哥息怒,现场那么多人,谁知道哪个嘴没把门传出去的,更何况徐映阳同学不是那种会说三道四的人!”

    江淮余光一瞥,见刘恒正在暗暗看着自己,手放在桌面下不知道在干什么。

    过了一分钟,王启文的身影在窗口一闪而过。

    电光火石一瞬间,江淮立刻换了个表情,假意为徐映阳整理领子,笑呵呵道,“你看看你这领子,怎么都没翻好,来,我为你整理整理。”

    “……”

    围观群众一脸惊悚,李灿道出了大家的心声,“淮哥,你没吃药吧。”

    江淮眼光一扫,王启文向里看了一眼后就走了,他可算是松了口气。

    江淮的手还搭在徐映阳的领口,放松的契机不小心触到了徐映阳的锁骨,硬硬的,还有点凉。

    江淮的体温一直以来就和他的个性一样,温度高的能烧起来,用蒋欣欣的话来说,江淮这人天生肝火旺深,所以容易冲动,做起事来总是毛里毛躁的。

    上课铃声敲响,大家都回了座位。

    徐映阳看着江淮,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放手。”

    江淮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像是魔怔了,竟然还觉得徐映阳的体温挺舒服,还想再摸几把。

    他见鬼般的收回手,又开始神神叨叨的擦着手,“完了完了,手又要烂了手又要烂了。”

    “……”

    徐映阳已经习惯江淮不定时的神经质。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徐映阳在本子上写习题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边窸窸窣窣的乱窜,他一低头,就见江淮的左手在自己抽屉口乱摸。

    被抓包的江淮与徐映阳来了个对视,随即咧嘴一笑,笑容明媚的快要晃花徐映阳的脸。

    徐映阳还没反应过来,江淮已经收回了手,但是那节课里,徐映阳发现江淮又在暗中偷窥他,他心头疑惑更甚。

    那节课里,徐映阳伸手进抽屉拿东西,只听啪一声,手被什么咬住,天公不作美,老师刚好叫他起来回答问题。

    徐映阳抿紧了唇站起身,因为手还藏在抽屉里,所以微微弓着腰,老师面带不悦,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这道题应该套用反函数公式,再带入几个值就可以解出来。”

    他这次的回答相当简练,怕是连题目都没有审完,但是李老师也没有为难自己的爱徒,“坐下吧。”

    徐映阳一坐下,就见旁边的江淮在桌底下偷笑,像是只傻乐的猴子。

    徐映阳费了些力气才从抽屉里抽出手,和他原本猜的**不离十是一个会咬人的玩具鲨鱼,只是这鲨鱼的尾巴被江淮用小钉子摁住固定在了桌子里,难怪刚刚江淮的手伸过来动静那么大。

    下课铃声一响,江淮立刻原形毕露,笑的直在桌面上打滚。

    徐映阳看着这个自娱自乐的智障同桌,竟生不出一点气来。

    下午的时候有一节体育课,正好和五班撞车,两个班的体育老师约好了组织学生比一场。

    还有几个一起上体育课的班级也跑过来凑热闹,其中女生人数明显居多,都是来看徐映阳的。

    庞勇、徐映阳还有两个江淮暂时叫不出名字的男生已经换好了白色的队服。

    徐映阳的号码仍旧是十一号,手上戴着护腕,脚上绑着护膝,因为刘海过长,还用运动发带捋到了脑后,就那一个简单撩头发的动作就引得众人一阵惊叫。

    “我的妈好帅啊啊啊!”

    其中叫的最大声的,是一群手里拉着横幅的女生。

    这些都是闻风而来的护草队成员。

    人数不多,但战斗力能抵一个排。

    喊起口号来更是慷慨激昂,摇山动海,听说最近她们内部还出了一套口号,就等着再打比赛的时候给徐映阳一个惊喜。

    江淮一脸不耐的站在边上,虽说他个子高,身体素质好,但是无奈从未接触过篮球,压根不会打,虽说他在心里肖想了无数遍自己上场后如何光芒万丈,风姿过人压过了徐映阳,一众女生为他尖叫,但是事实上,江淮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江淮对庞勇软磨硬泡了半天,说他肯定是个隐藏的篮球天才,虽然没有学习过,但是他感受到了潜藏在自己身体里的神秘力量。

    庞勇没有点破他的中二病,给了他一个篮球,带他去球场试了试,考虑到江淮是个新人,他还特意为他示范了一次。

    江淮看着庞勇轻轻一跃,手一动球就进了框,心里暗想,这么简单的东西徐映阳居然还要练个七八年,简直智障!

    江淮站在篮筐底下,眼神突变,自信满满,纵身一跃,手中的球上抛。

    只闻“哎呀——”一声,上一秒脱手而出的球下一秒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江淮的脸上,瞬间鼻血直冒。

    江淮一点也不想看到徐映阳出风头,但是体育老师真是会给他找活干,说他个子高,长得帅,醒目,让他站在旁边翻牌计分。

    江淮一听老师夸他长得帅,得瑟的没边了,一下子就给应承下来。

    导致现在江淮为了堵鼻血,鼻子里塞着两团纸,这么毁形象的时候居然还走不开。

    上场前,李灿来到江淮这边招呼道,“淮哥,计分呢?”

    江淮看着一群女生对着徐映阳发花痴,气不打一出来,都没眼看李灿。

    李灿是个实打实的厚脸皮,仍旧笑嘻嘻的,“淮哥,刚刚你投球那下我看到了,跳的真高!”

    作者有话要说:  修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是连章,放心食用~

    球收球评~感谢关注~推基友文《冠军和你,我都要了》电竞小甜文,不甜不要钱!

    感谢“未见青山老”,灌溉营养液 7

    感谢“hellomira”,灌溉营养液 10

    感谢“八苦”,灌溉营养液 7

    感谢“簪饰荏”,灌溉营养液 3

    感谢“不能多吃了”,灌溉营养液 8

    感谢“三只小柯柯”,灌溉营养液 10

    感谢一筐橘子一只狗地雷x12

    感谢咚咚手榴弹x1 地雷x5

    感谢不能多吃了地雷x6

    感谢碧云西地雷x3

    感谢八苦扔了地雷x1

    感谢云梦泽地雷x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