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开刀山
    除此之外,另一个收获就是那罗刹给自己种下的的特殊小鬼烙印,这烙印颜色变得更加深邃黝黑,那监笼小鬼的形象愈发的狰狞恐怖,好像里头真的关押着一只恶毒小鬼似地!

    王莽眼带憧憬,曾经罗刹可是和自己说过了,倘若自己能够活着走出地狱,这烙印可称的上一份大机缘!

    能被那眼光甚高的罗刹所承认称赞的,这神秘烙印的功效恐怕真的会超乎自己的想象!

    “主人,咱们终于快走去这片刀山了!”狼五那双凶煞至极的眼眸中露出掩藏不住的喜悦兴奋,

    这两个多月,自己的血肉被划破割烂了数百次,全身上下已经见不到一块好肉了,往往是老伤还没愈合,新伤又增添数处!

    丑劫娇小的身躯凑在王莽脚边,蹲着身子微眯着眼睛,控制着体内的血液流经皮肤血肉中的血管筋脉,促进着伤口的愈合!

    当听到狼五的兴奋喊声后,丑劫无神的打了哈欠,抬起头看着不远处一片赤红的土地,眼中倒没露出多少惊喜之色,

    “狼五,莫要开心的太早,前方的苦难可依旧难熬!”丑劫幽幽叹了一声,他敏锐惊人的特殊感官告诉他,前方充满了难以承受的炽热!

    如果与刀山之前那几处灼热的空间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前方的热量至少是那几处空间的十倍!

    王莽闻言,微微点头,语气透出几分怅然,“丑劫说的没错,前方苦难难熬,但愿不要超过这刀山之殇吧!”

    两月有余的刀山之行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记,

    无休止的尖刀割肉,刮骨之痛,早已把自己脑中那些许坚定摧毁殆尽,之所以自己能够坚持到这里,无非就是为了那一丝希望罢了!

    “走吧!前方的坎坷苦难终要承受,何不坦荡相对呢?!”

    王莽大笑两声,蕴含着不加掩饰的豪放,脚底坚硬的虫铠没能抵挡尖刀的刺入,依旧顺势划破了王莽的脚底血肉,

    王莽神情豪放,看不出半丝难受,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胆魄气势,丑劫,狼五对视一眼,嘴角纷纷露出一抹微笑,转头紧紧跟在了王莽的身后,

    “刀山已经过了,不过这小子令我有些失望啊,我本以为他能一个月就通过的,没想到竟然用了两个多月!我真是高看他了!”

    幽砂叼着旱烟杆,靠在一张柔然舒适的沙发上,看着投影上王莽迈步向前的身影,略带失望的缓缓摇了摇头,

    “如此已经很好了,殊不知多少人死在这刀山之中?百里刀山,埋骨数十万啊!”

    罗刹抱着双臂回应了幽砂一句,王莽的表现在他心中也只勉强算的上合格,离优秀也差的挺远!

    “我有预感,我怕是骗不到这小子的钱了!”幽砂不舍的摩挲着口袋里的一枚储物戒,这里边成百上千的稀奇物品,可都不再属于自己了!

    “瞧你那点出息!”罗刹鄙视的撇了幽砂一眼,看着投影上王莽所走的方向,手指轻轻叩了叩沙发,那小子发现脑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