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5章 了然
    :

    “主人!这些妖兽现在该怎么处置?”

    较为沉稳的一队队长,望着广场上被坚韧钢索死死捆住的绿鳞妖兽,还是忍不住走到王莽身旁问了一声。

    王莽坐在一张坚实的木椅上,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广场边上围聚的众人兴奋的发出叽叽喳喳的喧闹声,

    他的目光看向那七八百头被钢索束缚住的绿鳞妖兽,不一会儿又移了移,转而看向另一边的简易兽圈!

    那面积不大的兽圈里熙熙攘攘的关押着那一只只未长出尖牙利齿的幼兽,

    它们仿佛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一个个不屈的用前肢攀抓着关押它们的木栅栏,王莽沉吟片刻,摩挲着下巴给出了答案,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明日正午,这群妖兽身上的麻醉应该就能缓解些了,

    虽说还不能让它们恢复行动,可清醒过来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卢土提出的办法你也是知道的,虽说残酷了点,可为了坐骑忍忍吧!”

    一队队长恭敬的拱了拱手,明白了王莽的吩咐,他转身朝着其余三个队长走去,等商量了一番之后,便把卢土请了过来,让他详细的给士兵讲解驯服时的种种注意事项,

    一边是如饥似渴,满怀坐骑憧憬的士兵,另一边是对驯服妖兽滔滔不绝的憨厚卢土,两者就好似火花碰上闪电,霎时间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共鸣!

    “这驯服妖兽啊,说起来也不难,就和养猫养狗一样,你只要真心待它,它就真心待你,

    可这次驯服不太一样,这次的妖兽性格凶悍嗜血,若不是从出生就开始驯养,就只能采取好似捷径的方法!”

    卢土说着,嘴巴有些干,一旁蹲在地上聚精会神听着演讲的黑甲士兵立刻就跑回营地,取了一壶茶递给卢土,

    卢土的脸上露出朴实憨厚的笑容,原本心中对妖兽幼崽的愧疚之情霎时淡了许多,

    他抿了口茶,接着说道:“这捷径方法比较血腥,可确实是有着奇效的!为何要给妖兽灌下幼崽鲜血?就是为了让它们深刻的记住这个味道!

    你们饮下鲜血和把幼崽之血涂抹在身上也都是为了这一点!”

    “它之所以愤怒就是因为你们伤害了它,伤害了它的幼崽,可当这种情绪达到极致的时候,理智会奔溃,

    它们不太聪明的大脑会把这种深刻的愤怒转化掉,当它愤怒消失之后,记忆中只会剩下幼崽的味道,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特殊感应,

    可以这么说,驯服坐骑就是让它们对你们产生信任,依赖感,这捷径的目的就是如此!”

    卢土说完,轻轻的饮了一口茶,砸了咂嘴,心中也是对这妖兽特殊的大脑感到一丝神奇,

    它们有智慧,可这智慧却十分低级,恰好这一点,完全可以被人类所用,他有预感,以后用这一点驯养妖兽的人类会越来越多!

    坐在木椅上的王莽听着卢土滔滔不绝的诉说,心中也是涌现出一丝明悟,别人不知道这看似不合理的捷径有何妙处,可他却是了然于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