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章 冲撞太岁,有血光之灾
    :

    声音看起来颇为年轻,但却带着一丝古怪的腔调。

    青年抬起头,打量了蓑衣人一眼,神情有些犹豫,他早已经察觉到这伙人不好惹。

    最终还是沉声道。“这猎物乃是为温泉镇的田夫人六十大寿所准备的贺礼,不卖!”

    火堆旁边,闻言林家几人神色对视一眼,眼眸微妙。

    田家在文昌县周围的十数个城镇中,并非籍籍无名,田家是温泉镇首屈一指的大户。

    文昌县有三个大户极其有名,这三个大户不仅仅生意做得极大,而且乐善好施,颇有善名!

    田家是其一,田家那位老夫人是周围有名的大善人,很得周围的百姓拥戴。

    “你可知道拒绝我的下场……!”蓑衣人声音平淡,却充斥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邪异,察觉到不对,青年猎户已经警惕起来,一只手持着背后的强弓,蓑衣人正要上前,一只手摁住了他,旁边另外一位蓑衣人对着他轻轻摇摇头。

    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一伙人悄然在神像的另外一边生了一堆火。

    林渊并未抬头,但强大的灵觉就像是第三只眼睛,清晰的能够感觉到,这伙人目光在望着林家诸人,带着冰冷的恶意。

    不对那青年猎户下手,大约是不想节外生枝,想要先行解决其他麻烦之后,才好动手!

    尤其是还对他身边那姿色上乘的丫鬟心怀不轨。

    这些左道术士餐风露宿,修行左道异术,通常性情十分古怪,极其危险。

    老管家神色戒备,林渊倒是并不担心,他正想见识一下这些左道术士的能力。

    镇魔将军庙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四堆火焰,气氛静谧的人让人不安,明亮的火光又仿佛是将庙宇内的幽静与外面的倾盆大雨,暴雷如注隔绝为两个世界。

    等到后半夜的时候,众人熬不住困意,开始靠着墙壁,或者干脆蜷缩在草堆中眯眼小憩!

    火堆旁,林渊盘膝而坐,一只手撑着鬓发,仿佛熟睡,灵觉才扩大了极限,只听角落里的几个身影已经悄然起身。

    其中一道身影身上骤然从腰间的葫芦里摇出一面漆黑色的小幡,这道小幡轻轻一摇,哪怕是已经有所察觉的老管家,以及另外一对父女,被黑光一迷,瞬间昏了过去。

    包括那假寐中的青年猎户!

    “四师兄,成了,这些人全部被阴魂幡给压制住了!”

    那道身影目光又落在靠在柱子上的林渊身上。

    “除了这个书生,这书生有功名在身,有文气,龙气护体,我的阴魂幡无法压制,恐怕需要十一师弟施展傀儡定魂术!”

    其他四人对此并不在意,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要对付确实需要另外的手段,不过麻烦一些而已。

    “对付此子只是雕虫小技尔,不过诸位师兄,那只香狐狸谁都不能和我抢,我的七宝阴神只差了三头异兽精元,就能够孕育而成!”

    之前开口的蓑衣人目光炽热的望着青年猎户身边的兽笼,旋即又望向林渊身边的如容,阴柔的脸上闪烁着淫邪之色。

    “还有此女,此女也是姿容难得,小弟正好缺一房妾侍!”

    其他四人闻言,眼神各异,心头暗自不满,难得碰上一件好事,好处都让这位师弟一人独占了。

    只是这位师弟背景非同一般,在麻衣教中,还另有靠山,远不是众人身份,地位所能及。

    纵然心中有不满,也不敢怠慢。

    说着,蓑衣人摘下头上的斗篷,是个尖嘴猴腮的阴鸷青年,他从腰间葫芦里一拍,跳出一个血腥味道浓郁的诡异娃娃。

    这诡异娃娃双目漆黑无比,散发着血光,能摄人灵魂。

    其他几道身影见此目露异色,带着丝丝羡慕,嫉恨。

    傀儡定魂术是麻衣教中极厉害的一种法门之一,修炼到高深处,哪怕是隔的再远,也能以此法压制对方魂魄。

    无论是那几乎是能够仗之化为第二条性命的七宝阴神,还是傀儡定魂术,若非这位十一师弟背后仗着那位长老,岂有资格接触!

    天地何其不公啊!

    见几位师兄弟神色复杂,阴鸷青年心底嘿嘿冷笑。

    眼底闪烁着如视蝼蚁之色,目光望向容貌英俊的林渊,在林渊脸上目光逡巡数个刹那,眼中闪过嫉恨,恶毒,狠毒之色。

    “要怪就怪你命不好,遇到了我!”

    随手一抓取来地上青年一缕气机,融入血色傀儡中,这诡异的娃娃肉眼可见,便化作一个澜衫士子的模样!

    阴鸷青年嘴角轻轻一挑,掌心上浮现出一枚漆黑色的银针,如同闪电刺入娃娃眉心。

    一缕黑光通涌入!

    无数黑红色的血丝自银针扎入之处,弥漫开来,阴鸷青年脸上已经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但这一丝得意之色骤然一滞,眼中流露出一丝极度骇然之色。

    在刹那,他仿佛看到了无量的金光!

    浩瀚的金光形成了一道功德轮!

    砰!

    瞬息之间,整个诡异的血色娃娃骤然爆炸开来,阴鸷青年一口鲜血喷出,瞬间如迟暮的老人。

    “不好,道术被破了!”

    另外一位握着黑色小幡的斗笠身影同样脸色一变,几乎是下意识想将掌心上的小幡甩出,却未曾想在霎时,他掌心之上的那面千辛万苦才炼制的阴魂幡随之炸裂,数个手指被炸断!

    旁边,其他三人看到这等动静,一个个吓了一跳,神色骇然。

    这位十一师弟的傀儡定魂术竟然被破了?

    “十一师弟,你看到了什么?”看阴鸷青年一副呆滞的模样,其中一道身影忍不住开口询问。

    轰隆隆!!

    古庙之外,一道浩荡的雷霆轰然坠落在庙宇之前。

    阴鸷青年一个机灵,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抱住其中一道身影。

    “五师兄,七师兄,救我,救我!”

    阴鸷青年几乎是一脸恐惧,崩溃之色。

    其他几人见此,面色有些愣神,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跋扈霸道的师弟如此恐惧,崩溃。

    其中一人忍不住沉声询问。“十一师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那四师兄神色煞白,张张嘴道。

    “对方身具大功德,十一师弟冲撞太岁,命星黯淡,有血光之灾……!”

    闻言,霎时几人如避蛇蝎,那被抱住大腿的五师兄更是勃然色变,大怒道。

    “滚开!”

    本能就要甩掉那十一师弟。

    但已经晚了!

    话音落下!

    轰!

    一声巨响,一道贯穿长空的惊雷,轰然落在阴鸷青年身上,将阴鸷青年,连带的被他抱住大腿的一位左道术士轰然化作一堆焦炭!

    “十一,我……!”

    众人呆若木鸡,只剩下那位五师兄临死之前的破口大骂响彻在寂静的庙宇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