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章 焉敢与我斗
    :

    片刻之后,林渊神色淡淡,一缕淡金色雷光轰然从地上两人头顶轰入,将之击毙。

    同时,一缕功德之力度入,包裹着两道灵魂凭空消失。

    “三位已经能够御使法器的上玄境三层修士,就这么死了!”

    这会儿其他数双目光望着这一幕,仍然有些心悸。

    修行者的实力划分很直白,分为三大境界,上玄境,玉玄境,太玄境。

    上玄境十二层,只有第三层之后才能够驾驭法器,七层之后能够飞天,成就了道基,大圆满十二层,凝练出一粒性命元丹。

    到了玉玄境,便是宗门法脉中的一方高手了,凝练出阴神,被尊为真人。

    然而修炼到上玄第三层并不容易,需要十数年苦苦打熬法力。

    麻衣教还占据了几处地龙宝地,能够借助地穴中吹动的阴煞,熬炼经脉,磨洗法力,等闲散修,短短十数年间,哪里有这等道行。

    眼前这个年轻公子简直可怕,能够御使这样的雷法,难道是第七层以上的修行者?

    若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许多宗门法脉中那些根骨上乘的弟子也不过如此。

    数道目光带着畏惧之意。

    随手送两道灵魂进入轮回,林渊神情有些凝重,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麻衣教,上玄境十二层!

    实际上林渊也不知道自身处于哪个层次!

    因为他修炼的乃是浊煞神魔之道!

    目前还未曾获得玄门仙道真传!

    不过应该肯定不止第七层!

    随着他的根基彻底逆转,成就先天生灵--“还有,侍郎坟中的那部天书,无论如何必须拿到手中!”

    林渊心中暗忖。

    擒拿了三位麻衣教的左道术士,有关于侍郎村的一切已经拨开了云雾。

    正如他猜测的一般,神秘的侍郎坟确实出现了线索,传闻这一次那部天书的有缘人即将出现。

    消息吸引了不少修行者前来一试机缘!

    骤然,林渊神色一动。

    “杨妙真,仙缘,刘陵,一对神仙眷侣吗?”

    这个念头闪现出来,林渊心底某些事情顿时串成了一条线,眼底闪过一丝浓郁的冷笑。

    这么说来,他这位正牌的未婚夫,可能就是对方的一枚踏脚石!

    “谁是谁的磨刀石,未到最后关头,谁又知道呢?”

    眼底一丝异样笑容闪烁,林渊目光落在两道焦黑的左道术士身上。

    杀敌之后,接下来就是传统的摸尸环节。

    上前几步,搜索片刻,林渊只摸出了两个麻黄色的葫芦。

    这是麻衣教的炼尸葫芦。

    内里能够储存一部分死物。

    几乎是每一位麻衣教的教徒都会祭炼,是本命宝物。

    这炼尸葫芦还会随着祭炼者法力的提升,产生种种神妙的能力!

    林渊目光扫了一眼旁边,另外三具死尸旁,还有三个炼尸葫芦!

    五个炼尸葫芦,林渊一一打开!

    令林渊颇为失望的是,大部分教徒都无甚好物,除了一部分金银之外,还有两件法器。

    分别是那五师兄的乌金环,还有就是七师兄的黑狗钉,都是一些邪门法器,沾染血腥,业障慎重,林渊根本看不上这种以旁门左道手法祭炼而成的法器。

    林渊看了一眼地上的几具“焦炭”,以及散落的一部分法器,索性运转辟邪金雷,数道金光之后悉数化为齑粉。

    转瞬又走到青年猎户旁边,看着笼子里,抱着大尾巴,略为惊恐无助的白色小狐,又望了一眼古庙外。

    此时庙宇外的那双眼睛已经变成了担忧之色,那道淡淡妖气有些焦躁不安。

    法眼中看着白色小狐身上纯白如雪的灵光,林渊微微一笑,这白色小狐并无任何血腥煞气。

    “走吧!”

    林渊随手斩开兽笼,白色小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瞧了瞧林渊,迟疑了片刻,悄然蹦出兽笼,几步窜入庙外。

    庙外,一道白色一闪,幻化为一位儒服深袖的老者,它身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灰白色尾巴垂落,朝着林渊恭敬的行了一礼,转眼消失不见。

    狐妖?

    这一幕若是让普通人看到,只怕会是神情大骇。

    林渊却并不在意,目光最后落在角落里那昏睡过去的一对父女身上。

    这对父女身上身上因果业力不少,显然非是善类,但这对父女并非是旁门左道,也不是修行者,大概是武林中的武林好手,那老者看似佝偻,实力完全已经超越了超一流武林侠客。

    这对父女大约是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匆匆赶来。

    林渊向来是性子懒散,只要不是这些人惹到了头上来,也不会动雷霆之怒。

    林渊返回火堆旁,重新盘膝坐下,那边俏丽的大丫鬟熟睡中大约是感觉到了火堆火焰的收缩,下意识的朝着身边温暖的地方紧靠,几乎是半边身子趴在林渊的胸口上。

    温软在怀,暗香浮动,林渊轻轻一笑,当即取出一件衣服盖在这娇憨的大丫鬟身上。

    如同作为他房里的贴身丫鬟,按照惯例,未来必然是他的妾侍。

    只是林渊还能感觉到,另有一双眼睛若有若无笼罩住整个镇魔将军庙,但林渊对于这双眼睛,并没有在意。

    此时居中的神像中,一道金光身影神色感叹。“也不知道是那个法脉的弟子,当真厉害的紧!”

    旋即悄然收敛神光!

    ……

    “何人杀我爱儿,真真痛煞我也!”

    此时,就在庙宇中十一师弟被天雷劈死之际,一座道观中,一个颔下蓄着小胡子的麻衣道人暴跳如雷。

    周围一片片阴黑色的长幡猎猎飞舞,无数的冤魂在黑翻中浮沉,恐怖至极。

    周围一尊尊狰狞的诡异石像镇压着这些冤魂厉鬼之力。

    小胡子道人发了一阵子雷霆大怒,狰狞着面孔,不顾仪表,盘膝坐在蒲团上,以秘法推算爱子死因。

    推演之术,许多玉玄境的阴神真人都有参悟。

    但瞬间这道人赤着双目,神色一怔。

    他竟是推算不出来,越是推算,天机越发晦涩,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挠着他的推算,他心灵中翻江倒海,无比烦躁。

    “难怪敢杀我爱儿,不过竖子焉敢与我斗!”

    脑海中执念涌上来,道人当即动用全力,从葫芦中倒出一片碧翠如玉的龟甲,龟甲上灵光致致,十分不凡。

    道人凶戾眼眸中闪过一丝爱惜之色,片刻狠狠一锤胸膛,喷出一口精血笼罩住这片龟甲。

    轰隆!

    霎时,道人抬起头,面色狂变,头顶仿佛一声沉闷的巨响,如同一道惊雷激射而下,翠绿如玉的龟甲霎时四分五裂,同时雷光缭绕他全身。

    一股焦黑另外带着烤肉的香味弥漫开来,道人神色呆呆的,瞬间心头一口逆血吐出,发髻披散,眼眸中尽数是惊骇之色。

    一大片的功德金光!

    他看到了一片的功德金光。

    他脸色坐蜡,如此之多的功德之力,类似于他这种杀孽无数的左道高人,哪里敢轻易招惹这种大麻烦。

    “除非……”他神色沉默,眼角闪过一丝阴鸷之色,片刻身形一闪,身后黑幡冲霄而起,身形随之消失在道观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