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章 灯花朵朵,妙用无穷
    :

    山坳中,煞气弥漫。

    云相氏的狩猎修士已经躺了一地,包括之前那位赶回来报信的狩猎队队长黑角,一个个生死不知。

    赤松子立足在这些修士周围,面色血红,手中一枚鹅卵大小的珠子勉力绽放着炽热的赤光,护住众人,额头滴汗如雨,面上隐隐还还有着一层黑光。

    “赤松子,你在云相氏部落还有些名声,只不过看起来修为也不过如此,待本巫杀了你,你云相氏迟早也是本巫手中的囊中之物!”

    “蛊山,你太卑鄙了,竟然以灵根为陷阱,谋害我们云相氏部落的男儿!”

    远远的两个声音传来,赤松子声音中带着一丝难言的愤怒。

    林渊能够想象,赤松子带着满腔热忱,眼巴巴的跑过去,竟然掉进了其他部落的陷阱里,是何等恼火。

    那阴沉的声音从山峦之上传来。

    “赤松子,少说没有用的,怪只能怪你们这些蝼蚁没有自知之明,每年老老实实向我们上供,供我们驱使不是很好吗,竟然敢私下里扩张!”

    “待本巫杀了你,不会让你孤单的,正好拿你们部落阖族性命,祭祀巫神!”

    山峦之上传来阵阵戏谑笑声,霎时片刻之后,呼啸之间,头顶有成百上前道箭雨飞落。

    漆黑的箭雨中,带着各种各样的腥臭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赤松子色变,这是巫族部落的毒蛊箭。

    乃是被恶毒的巫术淬炼过!

    再扛几轮箭雨,他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霎时,一团淡淡火光如同漆黑的黑暗世界被破开了一线光明。

    “大言不惭!”

    一抹冷冽的金袍身影凭空出现在山坳之上,与此同时山坳旁边出现了一位位全副武装云相部落修士。

    “林渊道兄?”

    看到这道身影,赤松子面色微变,神色反而流露出一丝苦涩之意。

    林渊神色望了一眼周围,嘴角微微流露出一丝莫名神色,半空中淡红火光变化,已经是化出一盏神妙无双的功德金灯。

    口中默诵道德真言,半空中那盏功德金灯骤然幻化出无数淡红色火光,化作一张大网牢牢护住众人。

    咻咻咻!!

    山峦上,成百上千道幽蓝色箭雨触及那淡红色火网在霎时被焚烧一空。

    “云相部落的二长老林渊,你果然来了!”

    “倒是没有想到,你竟然炼化了一缕燧火!”

    “不过,今日也保不了你们两人的性命!”

    对于另外的出现,动手的另外的巫族部落强者看起来早有预料。

    那道目光如同实质,林渊的灵觉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一道阴冷,恶毒至极的气机。

    那是一位巫师。

    骨刃的身上与之有着相同的气机,不过气机远远逊色于这位巫师!

    眼看着众多箭雨黯灭,赤松子脸上并没有任何一丝喜色,只是望着林渊,苦笑着摇摇头道。“林渊道兄,你不该来的!”

    “这个时候后悔了,已经来不及了,都留下吧!”

    “只是没有想到,区区小计,竟然抓住了两条大鱼,你们云相部落比想象中还要蠢!”

    蛊山居高临下,神色间尽数是笑意。

    笑声中充斥着一丝得意。

    林渊已经看到,在山峦之上,一道容貌奇特的身影出现在山岩之上,身形俊朗,目光往下,不可一世。

    在这道身影周围的山峦树林中,还分布着上百道影影绰绰的身影!

    这些身影皆是面色古怪,双眸泛着诡异的红色,身上带着令人作呕的甜腥味道!

    百毒部落的人?

    林渊缓缓开口。“看来,百毒部落早就对云相氏虎视眈眈!”

    “你们竟敢创立克制我们百毒部落秘术的恶毒法门,你们早就应该想到这一天!”

    “不过你们放心,你们的医道尚且有几分玄妙,我们百毒部落会替你们发扬光大!”

    这道身影冷笑着望着赤松子,林渊两人,俨然两人已经是死人。

    他是谁,他是百毒部落最年轻的一位大巫师,此时身上还有大杀器,他眼中闪烁着猩红狰狞之色。

    祭祀了整个云相氏部落,讨的百毒巫神欢心,说不定这一次还有高层次的巫术降下。

    林渊闻言,神色不变。

    旁边的赤松子脸色则是露出一丝后悔之色。

    毒和医不分家,百毒部落向来是以恐怖的巫毒横行与这一带,威势无两,云相氏诞生医道,百毒部落如何能忍。

    实际上云相氏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林渊曾经上次提醒过,云相部落虽然戒备,但并没有太过在意,认为两方是井水不犯河水。

    却未曾想到对方早已经磨刀霍霍!

    “动手!”

    一声令下,周围一道道身影浮现,总共十八人,分别站在山坳的各处,这些身影宛若失去灵智的傀儡,一个个脸色木然,手中持着一面古怪黑色长幡。

    那是百毒部落最强的巫术,百毒降神幡。

    每一面巫毒翻都承载着一头巫毒魔头。

    那是以中了巫毒的修士互相残杀产生的巫毒怨灵混合百毒部落秘法炼制而成的一套巫器,能够封锁大地!

    十八头巫毒魔头凶残至极,不但携带有恐怖巫毒,而且能够制造重重幻术,折磨元灵。

    “不好,是百毒部落的百毒降神幡!”

    “他们竟然将这套可怕的巫器也带了过来?”

    赤松子已经面色大变,口中喃喃,脸色已经是惨白一片。

    见到赤松子神色,那山峦之上蛊山阴沉笑声落下。“赤松子,林渊,你们应该感到荣幸,能够有幸死在我百毒部落的百毒降神幡中的生灵可不多!”

    林渊自始至终,神色未曾变化,区区一些巫毒罢了,莫说尚未练成功德金灯,光是凭借着恐怖的先天雷法,便是足以让这些巫毒魔头望风逃窜!

    林渊伸出一只手掌,半空中的功德金灯化作一道金光霎时落在掌心之上,体内先天法力涌出!

    “去!”

    轻喝一声,刹那之间山坳中有金霞生出,红焰千重,通体功德金光弥漫,在赤松子,以及那蛊山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飞往山脊,宝光横扫,那万千魔头尚未来得及飞出,霎时被朵朵灯花笼罩。

    灯花朵朵,往生幽冥。

    那无数恶魂厉鬼炼制而成的十八头巫毒魔头悉数被炼化,林渊能够清晰的感知到,丝随着众多恶魂厉鬼解放,被功德金灯中的道德真言度化,丝丝缕缕功德落下,反哺这座功德金灯,令功德金灯威能瞬间增强了至少三分有余。

    再见那山峦之上,一道道身影震骇的目光望着这一幕。

    林渊摇摇头,功德金灯乃是一等一的炼魔秘宝,加入功德炼制之后,更是妙用无穷,等闲魔头,元神哪里敢出现在功德金灯之前。

    林渊手中不慢,功德灯花光芒笼罩住山峦之上一群修士,刹那之间接二连三的哀嚎响彻山峦,包括那为首的一尊俊朗青年。

    那尊巫族青年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旁边,赤松子面色大骇的望着林渊,那尊巫族青年实力完全不逊色于他,甚至还在他之前,竟然在林渊的手中也是毫无反抗之力。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置身燧火中,这尊巫族青年尤自挣扎不休,色厉内荏。

    “别闹了,我还等着补课呢,哪里有时间接待你!”林渊摇摇头,但转瞬目光一动,一丝冰冷浮现,功德金灯上一道法力卷起,将已经烧得半死不活的巫族青年扔到旁边的一条小河中。

    小河中,在霎时一张血盆大口跃起,骤然将巫族青年一口吞没,那是一头凶残的荒兽,吞下巫族青年之后,当即摇头摆尾沉入水中,往下游飞去而去。

    “杀!”

    趁此时机,林渊吩咐隐藏在暗中的云相氏部落趁势冲出,冲入旁边的树林,追杀漏网之鱼,开始打扫战场。

    一场原本看似没有破绽的圈套,在霎时被粉碎的一干二净。

    赤松子尤自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望着旁边手持一盏金灯的林渊,尤在梦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