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章 劫数临头
    此时在云屏山,两位中年人正从山顶上俯视着林家老宅里的情形,见到那一溜剑光破空而来,其中一人便要出手。

    另外一位道人拦住了。

    “师兄,这是为何,文昌道院好歹也是我们法脉的下属道院之一,岂能任由这些旁门修士欺凌?”

    “继续看着便是,我观此子可是厉害的很,且看他手段如何?”见旁边的中年道人皱着眉头,这位大腹便便的道人摇摇头道。

    “若是他抵挡不住,我等再出手也不迟!”

    林家宅院中。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林渊点燃香火走到祠堂中央的大鼎旁,正要插入。

    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的剑光从上飞来。

    凄厉的剑光映照着的族祠中,许多林氏族人面色骇然色变!

    “是飞剑!”

    有看到这一道剑光的修道之人几乎是豁然面色大变。

    飞剑是法宝!

    且飞剑极其罕见,哪怕是质地最差的杂色剑光飞剑,也不是一般的修道者所能够抵御!

    法宝极其罕见,飞剑更是罕见!

    “逆天而行,该诛!”

    冰冷的声音,如同煌煌天道。

    “闪开,那是飞剑!”旁边的余道人已经面色大变,大声提醒,脸上带上了一丝惊怒。

    林渊就算是身负功德,但到底还未曾踏入修行。

    若是有人豁出性命,林渊同样性命难保!

    林渊立足在那黑灰色交织的凌厉剑光下,自始至终神色未曾变化,摇摇头道。“何为逆天,天数有无数可能,最大的一支称之为大势,大势中有定数,其他旁支却是变数!”

    “变数只要拥有一丝可能同样能够取代变数!”

    林渊伸出一只手来,掌心之上一缕红光已经浮现,望着这缕红光,不远处余道人骤然抬起头吃惊的望着林渊。

    林渊目光下一刻转厉。

    “尔等不过是旁门左道,也敢妄言天数,实在可笑,遇上了我,已是劫数临头,自寻死路不自知!”

    金霞红焰散发着浓烈宝光。

    那飞来的一道剑光霎时被定住。

    “那是一件法宝?”

    众多目光霎时一变。

    林渊并没有在意,望着头顶的那柄飞剑。

    每日为先天雷法所洗练,林渊可以肯定,自身浊煞神魔道身,必然玄妙无比,绝不是一般的杂色剑光所能近身。

    但玄门仙道也另有玄妙。

    玉玄境第四层就能够炼化出阴神,第七层成就阳神。

    一念清灵,魂识未散,如梦如影,其类乎鬼,此阴神也!

    脱胎换骨,身外有身,聚则成形,散则成气,此乃阳神。

    玉玄第十二层更能炼就赤子真婴,后天元胎。

    这与先天神魔道身修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若是他能够成就后天,先天雷神元胎,彻悟其中之玄妙,林渊试想他的潜力必然会远超过一般的先天神魔。

    半空中,那道身影法力御剑,端的不凡!

    脑海中念头闪动,林渊伸手一点。

    一点玄色法力出现。

    第032章 劫数临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点玄色法力出现。

    玄元法力!

    那是独属于《上微玄元诀》修炼而出的法力!

    余道人抬起头,神色微怔。

    林渊接触《上微玄元诀》才堪堪不过一天,显露出的法力完全不在他之下,而且看起来比他更加精纯,雄浑。

    一点精纯法力飞入功德金灯中。

    千重金霞,万重红焰,在众多修道之人震撼目光中,飞过夜空,霎时定住半里开外,山峦之上一道身影。

    那是一位青年。

    “给我开!”

    那道灰袍身影发出凄厉的怒啸,但是阴神被宝光定住,却是动弹不得,全身无力,一团红焰飞落,霎时身形干枯,已是直接被燧火炼死。

    “此宝专门克制元神,无形魔头?”

    不少修道之人面色凛然。

    “好一桩玄门至宝!”

    玉屏山上,两位玄门法脉的道人目光惊讶,对视一眼,脸上还有一丝笑容。

    此等弟子落入玄门法脉,只需稍微用心调教,必然是一位代表法脉脸面的玄门真种子!

    文昌道院这一次是走了大运!

    在灭杀了左道剑修之后,功德金灯化作一道金光飞回体内,那一炷香火已经落入大鼎中。

    林渊手中再次一挥,功德金光化作一道金光穿破幽冥。

    混杂着功德之力的燧火冲刷着业力,彻底炼去附着在族运中的业力。

    这般行径看的数位玄门道人直摇头,他们就算积有功德,也不敢这么轻易挥霍。

    人说崽卖爷田不心疼,这可能就是挥霍累世积累的功德,不心疼!

    不过这位不惜血本的干,这位雀云子可就下场凄惨了!

    族祠中,随着功德金灯以功德之火全力炼化那漆黑的业力,一位位鬼神开始复苏,浩瀚的金光弥漫地下的林氏红宅,那扩充的景象,哪怕是文昌周围的城隍,地祗都忍不住侧目。

    这般威势下,那林氏众鬼神威势大涨啊,那散发的浩瀚金光,就算是城隍,地祗日后都要避让三分。

    阳世间!

    族祠中,为数不少的灵牌中,一道道灵光虚影在灵牌之上浮现,化为一尊尊虚幻虚影,目光望向阳世间,皆是目光含笑,带着期许之色。

    众多林氏族人,尤其是数位耄耋之年的族老,见到其中数位熟悉的身影,泣不成声!

    “爹!”

    “大哥!”

    数位而立之年的族叔族伯更是率先跪下!

    柳氏在几个族老搀扶下,红着一双眼睛望着中央一座灵牌之上一道人形虚影!

    “老家伙,看来你在九泉之下,也是风风光光的,你看到了吗,我柳云娘没有辜负你的临终嘱托,带大了几个孩子!”

    “第三代的四个孩儿,第四代的三个孩儿,都有出息了!”

    那道人形虚影隐隐与林承宗,以及上一代的另外几个兄弟,有几分相似。

    闻言,那道身影扫了一眼林府众人,最后落在林渊身上。

    “云娘,辛苦你了!”

    淡淡炎夏如同烟火,悄然消散。

    轰隆隆!

    在林府之上业力被炼化的瞬间,城南。

    法坛中,雀云子霎时惨叫一声,整个身形变得无比枯槁,头发,皮肤变得油腻,枯黄,身上霎时出现了一个个恐怖的腥臭脓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