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 借刀杀人
    “不,云驿小畜生害我!!”

    雀云子摸着周身的变化,脸色恐惧,发出一声凄厉不甘的怒吼,他身上迅速窜慢了死气,寿元瞬间已经进入倒计时。

    直到这个时候雀云子才隐约想起,他可能中了云驿的计了!

    “快,快给为师将那异兽取出来!”

    法坛之上,雀云子几乎是对着两个道童嘶声厉吼。

    两个道童早已经慌了神,吓得六神无主,闻言,下意识跑到其中一个房间里,各自拿着一面令牌,役使着两个巨大的土黄色人偶从房间里抬出一个巨大的铁笼。

    那两个巨大的土黄色人偶是雀云子千辛万苦修炼而成的五行力士!

    这五行力士能够在大地中穿行,力大无穷,也正是靠着这两个五行力士才从林府轻而易举的偷来了数十万里库银。

    “师尊,你……?”

    两个道童才出现,顿时骇然的发现,雀云子已经白发苍苍,脸上爬满了枯树一般的老树皮,眼神泛着死意!

    雀云子昏黄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他现在天人五衰,连一丝气力都没有,连阴神出窍夺舍都没法做到。

    “快,劈开我的头颅!”

    两个道童闻言,慌慌张张从旁边拾起宝剑,霎时面色一变。

    一缕鲜红血光骤然从两个道童额头弥漫。

    “徒儿!”

    雀云子目眦欲裂!

    血腥味充斥,两个道童无声无息倒地,已经毙命!

    一道白衣身影飘然出现在法坛周围。

    “是你!”云雀子挣扎着双眸,仇恨的望着来人。

    “劈开头颅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帮你吧!”白衣少年好整以暇,不疾不徐从手中掏出两张法符,法符飞出化作两团火焰霎时将两个道童尸体包括,烧成飞灰。

    他上前几步,轻灵的从地上拾起一柄长剑。

    雀云子已经知道今日恐怕难以幸免,双眸凶狠眼前之人。“你杀了我,珞珈山一定会……!”

    “他们一定会找林渊报仇的,本公子替你说!”

    “借刀杀人,好一个一石数鸟之计!”雀云子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冷笑声中,森寒剑光一闪,雀云子身首分离,一道阴风随之席卷而出,欲要逃窜。

    隐约可见雀云子如烟雾一般扭曲的面孔!

    那是雀云子苦修数百年的阴神。

    “还想跑,跑得掉吗,正好借你的阴魂炼一件宝贝!”

    他手一抓,要将一道奇特的口袋飞出,卷起天空中飞出的阴风收入口袋中,手持着口袋,白衣少年看着旁边的库房,眼中闪烁着一丝冷笑。

    到头来,无论是林渊,还是雀云子,最终都是输家,他才是真正的赢家!

    正要施法将院子里的一切卷起,就在霎时面色一变,腰间另外一只口袋里,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伸出小脑袋,焦急的扯着他的衣袖。

    “来的可真快啊!”口中喃喃,白衣少年哼哼的看了一眼库房,再望了一眼旁边的铁笼,眼眸中阴毒之色闪过,一颗黑色雷珠化作一道流光没入黑布笼罩的铁笼中。

    轰隆一声闷响,带着一丝沉闷的哀鸣惨叫,白衣少年嘴角勾起了一丝阴冷,身形一闪在原地消失无踪。

    “林渊,哼哼,我们很就会再见面的!”

    ……

    林家老宅,击杀那阴神剑修之后,随手取了那柄黑灰色的飞剑,林渊和林承宗招呼一声,当即运转土遁之术,急速朝着城南的方向赶来。

    第033章 借刀杀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林家老宅,击杀那阴神剑修之后,随手取了那柄黑灰色的飞剑,林渊和林承宗招呼一声,当即运转土遁之术,急速朝着城南的方向赶来。

    淡金色光芒一闪,林渊身形出现在院子里,院子里的狼藉悉数收入眼下。

    “来晚了一步?”

    林渊心下叹了一口气,随手掀开旁边的铁笼。

    里面是一头巨大的异兽,一头铁蟒。

    已经被恐怖的太乙神雷珠扎成了一团肉糜,只剩下一个完好的蛇尾。

    看起来是那施法之人天人五衰之后,意图夺舍,但最终失败了,被赶来的第三人给杀了。

    林渊目光扫过这座院子周围,眼眸冷笑,那第三人气息隐藏的极好,似乎还用了收敛气息的法门,但可惜林渊拥有着灵根本质,现场残留的一丝一毫气息都逃不过他灵敏的灵觉。

    根据现场残留的气机推演,林渊猜测,可能是有人趁火打劫。

    或者干脆是就是那人设计的,只不过是杀人灭口。

    林渊沉吟,你闻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无论是哪种情况,只要那人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林渊定然能够找出此人。

    转瞬,林渊目光望向旁边的厢房,几步上前打开厢房,林府丢失的库银全部在这些厢房中,一箱箱堆满了房间。

    只是半个时辰之后,林府很快收到消息,林承宗带着林府众多护院家丁举着火把,匆匆赶到。

    见到厢房中丢失的库银,无论是林承宗,还是其他族老都是彻底松了一口气,一场破家大祸终究消弭。

    大祸虽然消弭,但这个夜晚仍不平静。

    林府发生的一切,即将出世的至宝,让许多修道之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凌冽的寒意。

    林府老宅中,整夜灯火通明,许多仆人丫鬟都在众多管事的差遣下,四下忙碌。

    林渊刚刚返回林府不久,便是收到消息,余道人要见他,林渊摆了摆手,直接让管家带余道人进来。

    “林师弟,你修成了《上微玄元诀》第几层?”见到林渊的第一句话,余道人便是忍不住询问。

    林渊心说这位直性子的师兄果然是忍不住跑过来前来询问。

    林渊不好直说,担心有些吓到这位师兄。

    “我也不知道是第几层,直觉一股法力涌上心头,如同明月大江,十分惊人!”

    “难道是第四层?”听着林渊的描述,余道人目光诧异,旋即想起了林渊手中那一盏古怪的金灯。

    那张恐怖的金灯,在他看来,非同一般法宝,至起码堪比天府奇珍。

    或许就是因为这盏恐怖的金灯,才令林渊拥有那种恐怖的表现。

    不过在短短一天之内,就修成了《上微玄元诀》第四层,那也是十分惊人,身上恐怕怀有不只一块道骨,甚至还可能拥有仙根!

    “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修成《上微玄元诀》第四层,师弟看来是用了一些功夫!”

    余道人觉得自己说出的话,都有些泛酸。

    这不得不令人嫉妒啊,这种修炼速度完全可以和玄门法脉众多宗门中那些根骨奇佳的弟子相提并论了。

    人比人气死人!

    林渊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余道人,眨了眨眼睛。

    第四层?

    旋即有些明白过来,这位师兄恐怕是想错了什么,索性林渊也不解释,余道人又说道。

    “你运气不错,傍晚的时候道院的人已经提前到了,林师弟你准备一下,明天咱们准备前往城中道观,和这一次道院收录的其他弟子,先行测试根骨,然后准备正式入门!”

    林渊神色一怔。“不是说半个月吗?”

    余道人摇摇头说道。“你不知道,这文昌县最近另有一桩大事,也算是因缘际会,掌院以及众多师叔亲自驾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