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章 河伯就位(一)
    林渊诧异的望着这道飞来的金光。

    那是一枚滴溜溜小巧无比的金印。

    其上流转的气息,林渊颇为熟悉。

    那是属于浊煞神魔的法力气息,神力!

    而且这一缕神力气息,隐隐约约与灵江河相连,这让林渊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天上掉馅饼了?”

    林渊有些怪异的看着这件宝物,身形变化,十数丈的神魔道身逐渐变化,重新幻化为一位风光霁月的金袍少年。

    林渊随手朝着那枚金印一抓,那枚金印之上灵光一闪,如同游鱼一般,悄然闪过林渊的双手。

    金光围绕着林渊,四下游走,片刻化作一道金光落入林渊怀中。

    林渊目光一动,一缕气机交感,霎时便是明白这宝贝是什么东西了。

    随手把握着这枚小小的金印,感受着它与灵江河一般无二的脉络,林渊眼眸中闪过一古怪。

    他原本并不想趟灵江河中这趟浑水,但显然既然是宝贝已经送上门了,自己的东西当然是没有任何道理白送给其他人。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件小事!

    随手一道金光将之宝印收入体内,一点淡红色光芒在肩膀上出现,功德金灯浮现,林渊伸出右手,目光含着冷冽之色,一道天蓝色无形剑光延伸而出。

    天蓝色光芒乍现,剑芒奇寒无比,冻绝汪洋,它像是一道天蓝色匹练,直直锁定一处小巷中。

    此时小巷子里,火灵宫的几位凶徒,眼见着林渊三两招就报销了江南道赫赫有名的几个凶人,早已经吓得腿肚子哆嗦,拖着几位文昌道院掳来的弟子,就要跑路,霎时却见一缕剑光飞来,面色大变,绝望中连惨叫都来来不及叫出,已经是被穿心而过,紧紧余下为首的一位披着轻纱,露出肚兜的艳女。

    那艳女已经吓得失禁,地上已经滴滴答答。

    “莫非今日终于还是难逃一死?”萧红姑战战兢兢的,心中更是又悲又惧,暗道自己红颜薄命。

    萧红姑在被火灵老祖掳上山之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大户人家的小姐,固然上山之后修得了一二神通,平素里仗着火灵老祖的威风,在一些弟子面前能够扬武扬威,哪里见过这等恐怖的阵势。

    只是一道剑光,平素里宫里几个实力相当不错的弟子,就被斩为几节。

    她近乎于筛糠一般看着这一幕。

    但古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柄剑光并未将她斩杀,萧红姑有些胡思乱想,对方莫非是相中了她的姿色,想要就地成全好事。

    对于自身的一身媚骨,萧红姑颇有信心,但转瞬望着自己修长白皙双腿上冰冷液体流淌的模样,萧红姑便是又从淫荡中清醒了过来。

    那人就算是要和她成全了好事,也没必要将她吓成这般模样。

    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爱好?

    心头胡思乱想,萧红姑在巷子里一点都不敢动弹,片刻之后砰地一声,一道古怪的声音在她身前响起,似乎有什么人被扔了过来,又有一个难分男女的声音在小巷子里森寒声音响起。

    “其他人留下,他你带走,今日之事不要外传,否则你知道你的下场如何!!”

    一道冰冷的剑光横扫,萧红姑恐惧的发现,那一缕剑光贴着鬓发一掠而过,丝丝寒气在肌肤上留下点点血斑,还有几率发丝被卷走,萧红姑心中竟惊且惧,跟着火灵老祖十数年,她是清楚的知道有许多法门可以直接通过身体媒介,进行操控。

    只是对方看起来无意杀她,这令她胆气一壮,也不哆嗦了,睁开双眸,目光四下里望向周围,只见一道身影被扔到了脚下。

    第046章 河伯就位(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只是对方看起来无意杀她,这令她胆气一壮,也不哆嗦了,睁开双眸,目光四下里望向周围,只见一道身影被扔到了脚下。

    这道身影正好滚落在其他文昌道院对子的旁边,一身白衣,令萧红姑诧异的是,这白衣少年长得异常俊俏,气质也是十分不错。

    再仔细看及长相,萧红姑热不住又惊又喜,心中暗道。“这莫非是那云氏美玉?”

    萧红姑早就听说江南道云氏家族出了一位根骨上乘的弟子,还曾见过其画像,不过真人比画像上似乎更加俊朗。

    此子一人便是足以比得上十数位其他文昌道院的弟子,有了此子,哪怕是其他文昌道院的弟子全部丢了,也足以交差了。

    这艳女看着白衣少年俊美的容颜,百看不厌,越看越喜。

    再思及方才那道身影的意思,艳女已然心有所悟,心中大是欢喜,忍不住上上下下摸了几把,俏脸红润的滴出水来,霎时卷起云驿化作一道流光,已经是迫不及待将其带走,准备找个地方尝个鲜,再带回去!

    ……

    半空中,林渊神色冷笑,冷眼撇了一眼欢天喜地,卷起云驿离开的火灵宫妖女。

    林渊自持不愿意轻易运用这般毒计,不过是今日却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只等云驿被采了元阳,看他还有什么脸面在诸多玄门法脉立足,这比直接杀了此人,可痛快的多。

    杀了此人还得想办法掩饰,也必然会引来上面玄门法脉高人的探查,既麻烦,又危险,而被艳女掳掠,失了元阳,可不关他的事情。

    想来也无人愿意为这丑事大动干戈!

    脸上冰冷一笑,林渊转瞬手上浅浅握住那冰蓝色的天河葵水剑,身形化作一道流光飞向灵江河畔。

    此时烈焰焚仙阵中,众多火灵宫门徒在全力炼化河下水府。

    林渊赶到之际,一眼便是看到汹涌雄浑的灵江河下一座奢华气派的水府周围遍布红光,正在承受着一道恐怖法力的侵蚀,这般气机再结合灵江河上那巨大异象,林渊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林渊持着天河葵水剑,肩上功德金灯却是变化,一层火光化为一枚纯粹的火种掩护住宝贝的本来面目。

    “又有人闯阵了?”

    在林渊进入烈焰焚仙阵中之时,阵眼高台上,火灵老祖睁开双眸。

    他双目看的分明,那是一位金袍身影,身上朦胧闪烁着看不穿的清冽元神宝光。

    那是一位元神大真人!

    “自取灭亡!”

    口中冰冷,眼中闪过一丝冷冽,这座凶阵内涵地道玄妙,内涵火绝,变化多端,涵盖四方,即是那龙族地仙也无法在短时间之内突破,更不用说区区一位元神大真人。

    十数个呼吸之后,火灵老祖神色阴沉的抬起头,只见远方的天空中数道纯色流星从天际飞来,带着一道道浩瀚的气机,有玄门法脉的老一辈大修士到了!!

    “这确实麻烦了!”火灵老祖心中暗恨,但霎时勃然一变,举目望去,只见烈焰焚仙阵中已生变化。

    那位元神大真人落入阵法中非但没有给困住,反而如视阵法众多玄妙与无物,似乎对烈焰焚仙阵异常熟悉,长驱直入,剑光横扫,躲藏在暗中的火灵宫弟子悉数被斩杀。

    只是数个呼吸便是到了近前。

    “烈焰焚仙阵直接给破了?”火灵老祖豁然从高台之上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