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 道经难修?不存在的
    “说,把你身上所有的秘密说出来!”

    “嘎嘎,狠狠的打,直到他把小时候尿了几次床都给招供出来为止!”

    那红尘炼心图中,数个奇形怪状的凶残左道术士诸般法门都使了出来,一番逼供,王盘和云不凡两人已经是连连哀求,但是诸般哀求都不管用。

    “……”

    一干散修高人,玄门修行者无言的看着这一幕。

    这就是王盘一心想让众人看的一幕?

    众人暗自哗然。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位天河宗的王师兄难道是喜欢自虐?”有一位女性散修捂着眼红小嘴,十分惊讶。

    “什么自虐,恐怕是人给暗算了,或者有什么前辈看不过眼,在其中使了绊子!”有散修高人撇了一眼,目光中暗自有些异样,余光在场中其他散修高人,乃至于几位玄门长老身上扫视。

    至于其他几位散修高人,以及玄门长老只管暗中冷笑,冷眼旁观这处闹剧。

    那边云不凡到底不比修士,已经扛不住了,开始吐露出许多秘密,从小时候偷鸡摸狗,偷窥族嫂洗澡,再到云家中的诸般龌龊,看到的秘密,倒豆子一般。

    连带的巧取豪夺,暗害林家,意图谋夺林家产业。

    乃至于今日设宴的目的,乃是为了借助众玄门弟子的力量对付林渊,一五一十清清楚楚说了个清楚。

    许多陪坐的士绅,官吏是听得面色变了又变,原来这位官声极佳的县太爷,是个这么个东西。

    不少本地的士绅心底里暗自不齿。

    但是听着后面一些云府的秘密,却一个个仿佛是火烧屁股一般,再也坐不住,匆匆起身离开,生怕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修道世家奥秘。

    旁边不少云府妻妾花容失色,尤其是许多属于云家的绝密,这岂是能够胡言乱语。

    其中两位夫人踉踉跄跄从座位上起身,上前大哭哀求几位玄门长老。

    “长老,这法术我们不看了,还请几位长老施法,将我家夫郎放回来!”

    “是啊,诸位上真,还请看在我云家一些玄门弟子的面子上,网开一面!”

    几位玄门长老脸色阴郁,尤其是云不凡公开吐出,宴请几人完全是为了利用众人,借刀杀人时,心头更是难看,哪里愿意再搭理几女。

    最后还是挨不过几个女子的温言软语,指着旁边发呆的一位天河宗道人道。

    “此事你还得去求谢师侄?”

    那天河宗的谢守忠道人见此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

    “几位夫人找在下也是无用,此宝乃是我师叔手中的炼魔法宝,只因此行不放心我那王盘师弟,借与水府取宝之时,护体之用,我也是无法!”

    见几位云府妻妾一脸悲切模样,谢守忠微微迟疑,又道。

    “正如王盘师弟先前所说,这至宝实则以锻造道心慧根为主,或许经历诸般红尘炼心……”

    谢守忠又看了一眼那正在被诸般酷刑折磨的两人,脸色古怪,又道。

    “只等炼心完毕,想来会放出来!”

    几位云府妻妾闻言,只觉天旋地转。

    完了!

    这回是彻底完了!

    谢守忠目光望向另外一边的王盘,王盘也快撑不住了。

    第052章 道经难修?不存在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谢守忠目光望向另外一边的王盘,王盘也快撑不住了。

    谢守忠心中暗叹,这是何苦?

    王盘之前的如意算盘,谢守忠心头也很清楚。

    借助这件至宝,逼问出林渊身上的一切隐秘,哪怕是林渊身上有任何污点,王盘都可以借此发难,以林渊德行不足为由,要求代管林渊身上的至宝。

    试问,哪怕是好人身上都可能曾经做了错事,一个人如何完美无瑕,到时候夺取宝物,便是水到渠成。

    场中众多散修高人,玄门长老哪怕是心中有些看法,也会看在天河宗的面子上,不会轻易为难。

    哪里想到出现了这种事情。

    那位林府的少爷没有拘来,把自己和云不凡给拘进去了。

    这下子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从红尘炼心图中走出来,只怕是一条小命去掉了大半条,指不定会直接炼成白痴!

    云府这一场宴会变成了一场闹剧。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暗中动了手脚?

    不仅仅是谢守忠,在场的许多玄门弟子,散修高人,一部分宗门长老目光皆是四下里张望,暗自惊疑不定。

    也不知道,是什么高人能够无声无息令王盘吃个大亏。

    要知道那云不凡虽然为人不齿,但好歹是个官身,有龙气护体,按理说哪怕是红尘炼心图也不可能轻易将其拘进去。

    必然是有高人暂时弹压住了龙气。

    ……

    林府宅院中,十八杆落魄幡上黑光缭绕,隐隐约约有一团淡金色的龙气千方百计试图从云府上空落下,但是皆被十八杆落魄幡散发着凶煞黑光死死拦住。

    林渊睁开双目,感受着那落魄幡上散发着的足以磨灭龙气的凶煞力量,眼眸中略为感叹。

    那股力量当真不可思议,龙气霸道无比,诸神退散,但这股凶煞气机却足以磨灭,阻拦龙气力量。

    难以想象,若是参悟了真正的落魄阵,会有何等威能。

    林渊望了一眼云府的方向,借助着那红尘炼心图的玄妙,云不凡已经不需要他动手了,以云不凡的心性十有**会被那件重宝变成白痴,就连王盘恐怕也会要被自己炼废了!

    林府算是彻底没了后顾之忧。

    接下来数天,林渊将目光落在那《河洛元景金书》之上。

    《河洛元景金书》繁复异常,根据留下道书的那位上古水仙所言,最为聪慧的修行者,至起码也需要研究十数年的河洛之道才能入门。

    而若想大成,至起码也需要百年时间。

    然而林渊却发觉,他不到半天便是已经将《河洛元景金书》给参悟到大成,连带的将内里的诸般河洛秘法,消化彻底。

    这种事情说出去,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连带的融合《河洛元景金书》的玄妙进入《太霄道明经》中,也不需要多少时间,只是短短数天,林渊已经修成了癸水雷法,壬水道法也见端倪。

    两天之后,林渊受到了一条消息,拥有先天道体的他被东岳州十二法脉中上三脉的元阳法脉麾下宗派,承渊仙派给录入门墙。

    他即将离开文昌,真正的进入宗门,而且还是那真传如林的上三脉。

    前来接他的法舟当天下午已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