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四个人里的不是很远,烈晨偶尔能听见少梓和少宇那边细细的谈话声虽然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但是声音一直没断过就是了。而自己和谢舒还是一样,没有一句话,都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地上看着什么,眼神,视线,胡乱的扫射。

    这样沉默的,安静无声的时间久了,有久久没有什么发现,烈晨不由生出一丝困倦。

    “你和影大哥,是什么关系?”良久的沉默之后,谢舒突然出了声,“你,好像对我有敌意?“

    烈晨歪着头看向谢舒,但对方没有看他,仍然仔仔细细的眼神四处搜索着,好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烈晨看了一眼之后也就收回了视线,声音淡淡的,“我们是爱人。”

    “嗯?”谢舒停住了脚步,看着烈晨的样子有些惊讶,“爱人?你们两个?不是……你们……“

    “怎么,接受不了,这样的爱情?“烈晨看了一眼呆住的谢舒,心里的那种敌意倒是少了不少,看来,对自己家的爱人没什么别的心思,这很好。

    “这倒不是,这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影大哥,你,好像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嗯,也不能这么说,应该是,你们两个,他应该不是愿意服软的性格,不会甘居人下吧……”谢舒得这番话说的吞吞吐吐,但是烈晨立刻就懂了谢舒的意思,也明白那句“甘居人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烈晨微微笑了笑,“这要分人,如果是我,我想他不会拒绝,而且,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我不介意让他在上面,这对我来说无所谓。”话里话外,都是幸福。

    谢舒跟上烈晨的脚步,拿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烈晨,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没注意到脚下,却突然被什么绊了一跤,踉跄着向前冲了几步,才慢慢地稳住身体,站直。

    “唉,我的话有那么惊世骇俗嘛,你这反应也太大了一点吧。”

    这边儿的动静儿也引起了少梓和少宇两个人的关注,小跑几步凑过来询问,“怎么了?”

    烈晨一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而谢舒直直的看着地上,然后上前几步蹲下身,用手扒拉开地上的草,隐隐的,一点点白色的东西显现出来。

    三个人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弯着腰,低着头去看,“这是什么东西,挖出来看看吗?”

    谢舒用手刨开了周围的泥土,慢慢的这个白色的东西露出了真面目,虽然还有一大半仍然埋在土里,但几个人都是不约而同地眉头一挑,这个东西还真的是眼熟啊,不正是几个人要找的嘛,白骨,这一次的这个,看上去可不象是什么雕刻艺术品,自然也不是动物骨头,因为这很明显的是一块,头盖骨。

    “咱们这是找到了?不过,这不会又是你们之前留下来的吧?”看到眼前的东西,少宇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但是又很快沉寂下去,挽起袖子,蹲下身,准备动手把这块骨头整个挖出来。但是还没等他动手,后衣领就被扯住,回头一看,站在身后的少梓神手紧紧的拽住自己。

    少宇吐了吐舌头,一下子就懂了少梓眼睛里的警告,撇撇嘴站起来。

    “既然有发现了,就在在附近仔细看一看,如果没找错地方,就肯定不止这个。“

    四个人再次分散开来,在附近搜索着,不一会儿的功夫,终于,同时驻足了,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置信,就像是穿越到了古时候的战场一样。

    眼前,是一个直径并不十分大,但是却足够深的坑,里面堆积了很多,多到甚至看不出来的白骨,白花花的一片看上去,十分的渗人,古时候,战争之后,往往会死伤很多的人,那个时候的沙场,横尸遍地,血流成河,也会有这样一种肃杀的悲凉感。

    而现在,这里也一样,虽然没有鲜红的血,可是,当白骨堆积成山,那种感觉仍然令人不寒而栗。四个人站在坑边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的感受,无法言语,这到底是要死去多少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效果,才会让白骨堆满一个深坑。

    “如果这真的都是风渊的杰作,那么,我想,我现在更加坚定了想要杀了他的**。“少宇此时此刻的声音,冰冷的犹如极低冰雪,整个人看上去浑身紧绷着,双手握拳,指甲深深地刺痛着手心的皮肤,才不断的提醒自己冷静,才让脑中的那根神经没有没有绷断。

    少梓站在少宇身边,轻轻的松开少于紧握的手,然后紧紧地握在手里,无声的安慰,但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冷静下来。烈晨和谢舒得表情看上去要比这两个人强得多,没什么动容,甚至连眼神都是毫无波动,只是定定地看着,但也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在那些白骨上,能看到一些黑色,也有很多已经破损,应该是焚烧之后的结果,但是,人的骨头,不经过长时间的焚烧,其实也是没有办法迅速成灰的,处理这些的人,时间应该仅仅足够他们将**毁灭,然后将骨头藏在这个地方,至于为什么不埋起来,或许,是因为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不是一个临时的决定,每一次都埋得话,或许不如一起烧毁来的简单。

    “看来我们真的找对地方了,不过,有点远啊,如果晚上要再过来的话,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烈晨迅速的从这样的冲击中缓过来,直接曲腿在坑上坐下,”不如,我们留一个或两个人在这儿,另外的回去,等晚上的时候好带路,免得来来回回消耗体力,而且,兴许等待的过程中会有意外惊喜什么的。“仰着头,看向少梓询问意见。

    对烈晨的想法,少梓其实找不出什么绝对的理由反驳,因为这个人既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往往就不会再改变了,都这样说了,而且看姿势,他也是打算留下来。那既然这样,少梓也没必要去重申什么安全问题,对这个想法点了点头,“你想谁和你一起留下?“

    烈晨扫了一眼眼前的三个人,一歪头,“我好像也没得选择吧,谢舒肯定不能留下啊,那你留下,让少宇跟着谢舒回去,肯定不会放心对吧?所以咯,那不就只能让少宇留下来陪我咯。”

    “切,什么语气啊,我留下来你好像并不是很开心啊,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啊,我还想跟着哥呢,那你既然这么不愿意和我一起,就和谢舒一起回去呗。”少宇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一会儿缓过劲儿来,就开始和烈晨吵吵闹闹,小孩子脾气。

    两个人也没说几句,因为就像是烈晨说的那样,少梓不放心少宇跟着谢舒,虽然烈晨看上去不太靠谱的样子,但终归遇到什么突发事件,肯定不会害少宇就对了,所以放在身边,还是心里安心一下,随机就这样决定了。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子后,少梓和谢舒开始往回走。

    少宇看着少梓的背影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之后,才到烈晨身边坐下,看着眼前的这些堆积如山的白骨,“你说这得多少人啊,死在风渊手下的人,或许真的不必一个怪物要少,最起码,那些怪物,不会为他们的恶性,留下这些触目惊心的痕迹,让我们来发现。”

    “无论死多少人和我没关系,只要死的不是我亲近的人就好了,而且,对于风渊,我一直挺好奇的,他看上去好像不是那种经常出现在小说或者电影里面的变态教授,但是他的行为,如今看来的确很变态啊,真不知道,那一次能真正和他碰上面,想好好研究一下他。”

    少宇莫名其妙地看了身边的人一眼,感觉这人根本就没有在听自己说话,牛头不对马嘴的,“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这样的日子只要结束不了,总有一天,我们和风渊的矛盾就会成为比那些怪物更要威胁到生存的东西。”少宇对于烈晨的态度有一点点的不理解。

    “这有什么的,就算这个世界要结束了,我们和他之间的矛盾不也存在嘛。”烈晨倒是无所谓,晃着腿,坐在坑边上,眼神不知道落在了哪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是,如果我们能结束这一切,或许这些矛盾就不用摆到明面上来了,我们或许可以不用打一架,选择用一些其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可是你刚刚还说你想要杀了他,现在又开始思考其他的方式了?”烈晨和少宇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或许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少宇虽然好像有一段很凄惨地身世,可实际上,少梓把他保护的很好,所以总是带着善意来看这个世界,也希望善待他人。

    可是烈晨不一样,烈晨从小生活在孤儿院,即使这期间不缺少陪伴,但是唯一的陪伴伙伴,确是一直在心底对自己怀有恨意,甚至于最后根本就把自己当作是敌人,所以,心早就封闭了,除了已经被放进去的那么几个人之外,好像就什么都与之无关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