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听到时轩的声音,烈晨才反应过来自己回到了现实,显示看了一眼身边的少梓,看着他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松开自己抓着他的手,对着时轩笑了笑,“没事儿,我还好,但是少梓哥和少宇估计要休息一会儿才能醒过来,所以我们想来要在这里等一会儿了。“

    “这也没办法,等吧,等他们醒过来再说,估计再一会儿,杰诺就要过来了,到时候就直接搬到车上去吧,现在,就只能先这样呆一会儿了。“时轩看了看现在睡得沉沉的少梓和少宇,又注意到了另外一边,”你也休息一会儿,然后,还有几个人我们要想办法处理一下呢。“

    烈晨也瞬间就明白了时轩说的那几个人是谁,转头,正对上那边树底下,被绑成一个圈儿的几个人都围着脑袋看着这边,视线直直地,盯着自己四个人,目光说不上有多么的不友善,而是有一些呆傻的样子,痴痴的。

    “时轩哥,你看他们几个的样子,是不是也有点儿问题啊,看上去一个一个的像傻子一样。“

    时轩一开始没仔细看,把肩膀上的少宇再一次转回了少梓的肩膀上,然后转身看着那几个人,就从眼神来看,还真的有几分痴傻,眼睛无光,双眼无神,虽然好像是在看着这边,但是沿著好像都不会转,没有焦距一样,对外界的一切事物变化,没有任何感知。

    时轩走近几步,随着自己的举动,对面的几个人,好像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可是这也像是一种错觉,因为,现在时轩都已经蹲到他们几个人面前了,几个人的眼神里都根本没有时轩的影子,是真的,没有焦点,这样的状况,倒是和慕析有一点点像,像是失明了是的。

    烈晨也凑了过来,仔细地盯着他们的眼睛看,这几个人虽然都睁着眼睛,但是好像根本就是死了一样,伸手在眼前晃,没有反应。伸手抬他们的眼皮,还是没有反应,如果不是他们还有呼吸,烈晨和时轩真的都要怀疑这几个人是已经死掉了。

    “烈晨,他们是不是也收到了什么精神攻击,或者说有人之前对他们下了什么精神控制,然后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他们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于这个说法,烈晨是有一点点赞同的,但是具体是不是这么回事,自己还真不清楚,最后还是去要去请教一下耀。

    “你还好吗?”从刚才的事情结束之后,要就一直没再说话了,烈晨也没感受到他有什么动静,现在自己再和他说话,也还是没什么反应,一点回应都没给自己。有一点点担心,虽然耀自己说做那一点事情不会影响什么,但是这样连着也还是会累的吧,“耀,你没事儿吧,没事儿吱一声儿,告诉我一下,嗯?听到了吗?”

    等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烈晨再一次打算开口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了耀的存在,慢腾腾的开始说话,“嗯——别喊了,我没事儿,只不过想了一会儿而已,你又怎么了?”

    “你确定没事儿?”听着耀的声音还真不像没事儿的样子,“算了,你继续睡吧,不打扰你了。”放弃了再让耀帮忙的打算,看着眼前几个目光呆滞的人,转头又对上时轩的目光,视线里的探究,让烈晨愣了一愣,眨了眨眼睛,有一瞬间的尴尬。

    “这几个人没办法就先放着吧,等杰诺来了再说,烈晨,我能先和你聊一聊吗?”时轩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注意着烈晨的一举一动,面无表情,目光无神,有如老僧入定,或者有的时候会闭上眼睛,那个时候的他,对外界的一切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和被绑在哪儿的几个人一样。但是时轩知道,烈晨这不是受到什么精神攻击,或者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应该是在和那个之前见过一面的耀,交流。想到此,突然觉得,关于这件事,应该好好聊一聊。

    烈晨其实也大概知道时轩大只要和自己说什么,乖乖地站起身,跟在时轩身后,默默地不说一句话,等着时轩先开口问自己。

    走到另外一边,回到少梓和少宇身边,稍稍隔了一个人的距离,然后坐下,“坐下吧,在这儿等他们两个醒过来,也等杰诺过来,然后这段时间里,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解释一下关于那位,耀,的事情?”看着烈晨脸上略显为难的样子,“没关系,我不逼你,你觉得什么是可以说给我听的,就说什么,或许只是最基本的一些东西,就可以。”

    “呃——这个,不是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只是我也不知道给从哪里说起。”烈晨对时轩还是足够信任的,毕竟,这人也陪着自己走过了很多年,而且在生活中其实也充当了大哥哥的角色。在自己还没有长大的时候给了自己依赖感,所以,信任,肯定是有的,就算是真的要刨根问底,烈晨也不会抗拒,肯定也还是乖乖的实话实说,但是,现在……

    “嗯?不知道从哪里说,那就先说说这件事情的最一开始是什么?”时轩起了个头,然后看着烈晨,准备听着,但是烈晨还是表情有些尴尬,“怎么了,这个不能说?”

    “不是啦,不是说不能说,是真的,我对这件事情究竟什么时候开始的,有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真的不知道,我第一次意识到他的存在就是在西北任务的那个时候,第一次感知到我的身体之内还有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灵魂,我那个时候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了,可是后来,我意识到有一些不对劲,这个人,不是我的另一个人格,而是一个全新的人。”

    “你是怎么意识到的,他是一个全新的人,而不是你分裂出来的一个人格?”

    听到时轩这么问,再看看时轩的表情,烈晨条件反射地问,“不是吧,哥,你真的到现在都以为他是我分裂出来的一个人格?”时轩不说话,但是那表情,烈晨一看就明白了,忍不住想翻白眼儿,“哥,你上次不是见过他一次嘛,你觉得那能是我的另一个人格?我们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而且,就单单是从他对你们的态度,和我对你们的态度,也能感觉出来,这明显是两个人吧,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时轩看着烈晨,尽管烈晨的眼睛里面都是对自己的这样的怀疑感到不可思议,但是,自己心里面的怀疑还是不能打消,这件事不是说像武侠小说或者玄幻小说里面的世界,一个灵魂住进自己的身体里面,这怎么听怎么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时轩宁愿怀疑这是一种人格分裂,只不过是烈晨自己不知道这种情况,一直产生了那样的一种错觉罢了。

    “虽然你自己觉得那是一个全新的人,可是,这样的事情无论谁听都没有办法接受吧,这不是小说里面的世界,虽然现在的世界本身就有一些玄幻,可是世界本身的事情还是在循着科学来发展,但是这件事情,已经远超出了科学的范畴,我想,我还是觉得不能接受。“

    “嗯,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很不可思议,而且我也找不出什么具体的理由让你们真的去相信,可是,这到底是我自己的身体内部出了问题,我自己还是能有一个判断的,人格分裂的具体表现是什么样的,我不清楚,但是现在的他和怎么样的相处方式,我还是清楚的知道的,这绝对不是人格分裂。“烈晨最后也只能做出这样的解释,”哥,先不说你相信不相信吧,但是你只要知道,这件事情,对我的身体是没有任何伤害的,不会威胁到我的安全就好。“

    时轩还想说什么,但最后烈晨都这样说了,拿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呢,就像他说的,那是他身体内部的问题,肯定是自己最清楚,既然确定不会伤害生命安全,那原因也就不再追究罢了。

    “你这样说,我也没什么在和你争执的,你没事儿就好,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其实能感觉得出来,他是一个和你完全不同的性格,所以,就当讲故事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和我讲讲有关于他的事呗。“

    烈晨点了点头,开始讲一些关于耀的事情,“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他的具体来历,但是他好像懂很多的事情,而且实力也是真的很强大,虽然有的时候感觉有一些弱鸡,但关键时候还是靠得住的,很多时候都帮了很大的忙。“

    絮絮叨叨的,烈晨在讲,时轩也听的认真,偶尔还会问一些问题,给出一些回应这段时间里,两个人都偶尔会注意一下另外一边相互靠着睡着的少梓和少宇的情况,也偶尔会看一眼那边被绑在一起的几个傻愣愣的人。天已经到了深夜,尽管知道附近可能会有危险,但是烈晨还是点了一小堆火在面前,明艳的火光不时地晃着两个人的眼睛。

    


    


    尹佳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